S
Sotw Yang
看更多
0追蹤者 0追蹤中

參與議題

@Ho Kwong Li 反思美的基礎定義是:在擁有同樣的知識基礎下,沒有任何目的、沒有功利關係的兩人都能體會到一件事物的箇中趣味。並不是「AI需不需要有反思」的問題,而是「AI能不能夠描述現實世界」的問題。AI的「學習」是把人類所製造的一手藝術,進行歸納演算,拼貼製造成各式各樣的二手藝術,並不是真的考慮到時代背景。當然,許多人類繪師也只是模仿其他人的畫作,或因為生計的需求不得已需要創造大量的「反應性藝術」來滿足消費者。但考量到他們在工作以外的時間仍是確確實實地體驗著世界的「人」,會不經反思地創造具有反思趣味的作品,因而還是具有更高的真實性,與人工智能做出了本質上的區別。 現代藝術不需要貼出解釋,也不需要刻意學習,因為解釋洽在你的身旁。你是這世界的一部分,恰如這世界是你的一部分(海德格中毒)。生活在這個時代,你對這個藝術創作的背景本來就有前反思式的領會。除非你把AI裝到和人類一樣的軀殼裡,保證它的智力成長曲線與人類小孩完全一樣,讓它從小活到大,不然無論AI分析多少作品,做出跟真人多象的畫,只要沒有投入操作者的意象,終究只能是沒有真實性的「擬象」藝術,而不是眼見為憑的「模擬物」。 從「假設反思沒有真假之分」的說法,能看出您的視野比較偏向於後端分析。我認為,拿反應美、反思美、與真實性這些已經被釘死的名詞做假設意義並不大,它們就只是哲學上的基礎概念。如果認為這些概念的解釋例不夠,不能完美描述你所觀察到的現象(Ex. 難以辨別反思趣味的真假),那我們該做的應該是提出新的理論去加強或反駁,研究美學的理論家還有好多好多,推薦給您這個網站 https://iep.utm.edu/aesthetic-taste/
@kuoting_lien 深有同感.....用AI算精細的手指動作跟拿道具根本是惡夢,最近那個吃拉麵的真的笑死。我認為AI可能輔助到繪師的部分,是委託者用來展示自己大概想要怎麼樣的形式,給繪師參考,就像以前的徵委託用紙娃娃一樣,避免甲乙方意見斷檔,徒增不必要的交易成本。
@Winx Van 很縝密的觀點。以人當出發點,將AI當作新形態的畫具是現代繪師必須克服的難關。現代的真人繪師大多數也是賺錢維生,藝術其次。如果委託方不解釋要呈現怎麼樣的故事,只是丟Prompt給繪師,繪師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畫什麼「內容」,而只是跟AI一樣照搬「形式」。我認為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濫用,AI繪圖效率實在太高,用同一組簡單的關鍵字跟參考圖就能生成數以萬計的圖片,添加了操作者根本沒有想到的額外素材跟精緻度,這讓那些想惡意破壞藝術的人(前陣子的雷電將軍直播抄襲案)有辦法得逞,才會在繪圈引發這麼大的恐慌。 我也在繪圖委託社團徵過數十張的圖片作為小說配圖,必須說,您提到的「繪師不就是擁有血肉的 AI?」有點簡略。如同文中提到的真實性問題,人類繪師擁有的是對真實世界的經歷,而非AI對於既有作品的形式進行模仿。不能說AI作畫完全沒有真實性,但比起電繪手繪就減少了一些門檻與下限。除非操作者把每個細節都精密設定,否則AI自主添加的更多是主流的元素(長髮女角好做,短髮女角難做)(浪漫主義水彩好做,超現實主義素描難做),而非任何意志的展現。非常認同你的結語,AI肯定會對死板的藝術家造成初次衝擊,但蛻變而來的就是能夠應用AI作為武器,更優秀的藝術家。
展開最近 10 則觀點
@Ho Kwong Li 感謝您的回覆!這裡針對您的兩個論點做個簡單的釋疑。 1. 關於反思美 反思美是由人與真實世界不斷打交道而得來的,從定義上就無法被純粹的人工智能仿製,而非「科技水準未到」。就像艾倫的AI畫作,它當然具有反思美。艾倫並非甚麼美術大師,但他賦予了作品「AI浪潮來襲時,藝術圈感到不安」的生動意象,光是這點就足夠代表一段歷史、一段耐人尋味的故事。反應美就像是鬆軟的米飯,反思美則像是有彈性的米飯,雖然外表上誰都分不出來,但只要細心咀嚼,願意瞭解一個作品背後所蘊含的故事,藉由藝術家的背景、你的背景、所見所聞、運用歷史知識來欣賞作品與「它所代表的、它所給予的」,任何人都能輕易地進行反思式的審美喔。 如果有關於「科技水準未到」所以AI才無法生成反思美的論證請您提出,我非常期待學習新知。 2. 關於權威 我也認為,將藝術性與作者本身的「權威」做連結是相當有害的行為。然而,賦予繪畫價值的並不是簡單的「人」或「作品」本身,而是由「1藝術家」、「2他所刻劃的世界」、「3觀眾」、與「4觀眾所體會到的世界」四者交織而成。如上述,艾倫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遊戲設計師,但也因為如此,他描繪世界的角度與方法才更具有反思性,這次的藝術實驗因而更加發人深思。《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能夠出名與權威完全無關。並不是因為「他叫作艾倫」才廣受關注,而是因為「他身為艾倫」,有著與眾藝術家不同的視野。試想看看,如果艾倫沒有自爆是使用AI繪圖,他就只是一個小小的科羅拉多博覽會數位類首獎,而不是掀起AI vs 真人藝術辯駁的始祖。 若如你所說,審美只需要執著於作品本身,可以忽略作者與作品背後的故事,我們或許永遠無法深掘藝術品的第二層涵義,而是卡在反應美的階段。只能欣賞的了由消費藝術主導、紛繁蕪雜的慾望藝術。有使用過AI作畫的朋友們都會知道,若完全不輸入媒材、藝術主義、或特定畫家的風格,我們得到的大都是最主流的ACG畫風白皮膚女角,不然就是浪漫主義的風景水彩畫。這些是很美沒錯,但沒有經過藝術家(也可以是AI使用者)的巧手改造,搭配一段小事、小文、小世界來進行詮釋,不經大腦巨量生成的AI作品似乎只會壓縮到繪師市場,拖緩藝術更迭的進度,就像近期發生的雷電將軍抄襲案件。還是說,在後現代主義結束後,我們想要的是一個「AI主義」的超同質新范式? 到頭來,過度在意所謂「權威性」藝術的似乎不是我。因為我在文中完全沒有提到「要看了作家才有結論」之類的論述。我相信,如果今天艾倫選擇匿名投稿也可以掀起一樣的波瀾。請保持心胸開闊,在一個嶄新的時代,用開放的角度感知世界,世界才會給予你更多有趣的事物。 AI繪圖的出現在我看來,就是次有趣、值得深入咀嚼的革新,若社會有著對人文價值的保護,AI就不會是什麼藝術殺手,而是新興藝術的幫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