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レット
看更多
0追蹤者 0追蹤中

參與議題

@Sotw Yang 其實我有按你讚,我認為你有些精神是不錯, 只是我覺得台灣對人工智慧的認知可能要加速一下,要不然可能不知道一些現實狀況。 其實你描述的反思美,我只要把兩個以上不同神經網路的領域串再一起,並做好程式自動互動就可以做到, 台灣AI發展太晚了,別人都是端出成品,台灣普遍軟體工程師還都沒有AI概念,例如大多數工程師可能都還在一兩年前的VAE或GAN舊概念, 又比如兩年前還在比較AI寫AI程式方法,現在已經有公司進入比較實作,所以才會有開始做low- code的動作,但我發現台灣大多工程師都在嘲笑low-code,我只能搖頭,不過連軟體工程師都這樣,台灣未來競爭力是很讓人擔憂, AI突破性已經慢慢超越人類,人類應該要基於此,以合作的角度去突破自己生物思考的缺陷與極限。
@Winx Van 我覺得你說得不錯,人類還保有一種創新與創意的特質,只是我的見解不同。 如果是小圈圈的藝術偏好,人們還是有一定優勢,可以指導AI, 但因為整體市場審美觀是找大家最大共識值,而創意也不能過度無理頭,這時候AI優勢就比較明顯。 我的團隊,所有人都具備藝術與繪圖經歷,同時又能寫程式,就知道要克服這點不難,大家也用了一陣子,是沒什麼大問題,而且多數人確實更偏好大數據下的產物,很多AI推理出的創意真的能讓他們眼睛為之一亮。 Google已經做到AI自己寫AI,而且還能給機器人用,我所屬的美商公司僅做到人還要改動AI程式,讓AI自己找尋大眾偏好,但台灣救我認知,要不是OpenAI的diffusion model出來帶來一堆顯眼變動,台灣多半還是手工製作,手工就藝術層面是好事,但對於經營下去是壞事,久而久之台灣藝術影響力,可能會慢慢被淹沒掉。
手工業傳承永遠不會死,然而AI繪圖其實這是一個階級變動的時刻,而且是藝術要大躍進的階段, 如果你知道怎麼解決一些缺點,你能很快的塑造一個新的藝術境界, 諸如元宇宙的應用,你的創作不會再侷限於手工業的速度限制, 真正該擔心的,是你的想像力是否充足,你的藝術造詣是否足夠, 如果你的創作是一下子就能模仿或被忽視,那就該檢討你自己的問題,而不是時代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