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
Joe
看更多
0追蹤者 0追蹤中

參與議題

先不說認不認同觀後感,這劇情細節怎麼和我十分鐘前在Disney+看完的《五星饗魘》不同?不知作者是隔了多久才開始撰文,是不是腦補或重組了很多劇情?
在菸害防制法修正草案游移不定的此時,這篇文章值得推廣。
文章通篇引用他人意見,作者自身觀點卻寥寥數字,實乃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 這種如同「雅婷智慧新聞」的文章放在付費區,是否有愧TNL+宣稱的「獨家付費內容,涵蓋國際脈動、政經時事、藝文教育等各領域深度分析」?
若果真如此,為何其他台灣參與度更高的國際賽事(無論團體或個人),卻沒有造成國內全民風潮呢?我認為作者的論點並不是世足熱的主因。而世足熱中存在的嘲諷行為,應與各種興趣圈裡歧視新手的常態有關,過去被嘲諷的人也可能嘲諷他人,簡單說就是老鳥歧視菜鳥。
本來期待會看到一篇精闢入理的電動車勸敗文,沒想到越看越覺得鬼扯。 作者否定「續航里程焦慮」居然是靠「事先規劃行程的超級充電站之旅」,這種異常行程就像開車只逛加油站一樣違背現實,完全不考慮食宿便利性、其他目標遠近、人因風險,亦忽略焦慮的本質實來源於旅途中的不確定性,用這種特例中的特例來測試,其結論之參考價值值得商榷,充其量只能算是官方數據考證。 而如果買電動車的目的,如文中所述「日常行程大多只是通勤使用亦或是市區行駛,偶而才會進行長途旅程」,那麼我認為搭計程車和偶爾租車才是真的能夠替你省下不少油錢以及保養費用,無法理解作者的省錢邏輯。 此外不知道您是否看過自己轉貼的影片?影片中Joeman的部分結論是「強烈建議各位,如果要買電車的話,家裡一定還是要有慢充充電樁,不要想說三五天蹭一個超充,太累了」,與本文所說「家中無充電樁的設置,仍然是可以考慮購買電動車」自相矛盾,讓我覺得本文內容完全雜亂無章、漏洞百出。 我相信稍有興趣的人都知道,性能從來就不是特斯拉的爭議點,內裝舒適度、保養維修流程、社會觀感等都有被拿出來討論,而其中充電樁普及度更是目前最大的問題!作者說經濟部「希望」在2025年前於全台灣建置7800個充電樁,那麼何不乾脆等到2025年再來考慮呢?畢竟他也說了,對比多年前現今的電動車主可以說是相當幸福,那麼我相信未來的電動車主一定更加幸福。
《民法》與《刑法》的不同調也是我投下同意票的原因之一,反之若修法把刑法的成年定義調高到20歲,對我來說亦無不可。當然這與「18歲公民權修憲案」的部分內涵是相違背的。這篇文章談的是作者個人經驗,那麼我也來說說我的經驗。所謂「好玩就好」的選舉思維是如何慢慢養成的? 早期班內選舉,選出來的各種幹部本質上就是值日生,其工作更像是班導助理或班級義工,當選者有責無權,若非有加分和榮譽感當作誘因,本就很難長期維持,如同作者所說,這其實就是人性。 而到了中期的全校模範生選舉,展現的是導師的帶班KPI。各班候選人產生方式不一,有些依班內選舉、有些靠導師徵召,班導更會強力要求「全班投票、票投本班」。而即便一開始沒有注意,學生後來也會發現到,無論誰當選模範生,對自身利害幾乎毫無影響,就算是自班推舉的人選上,所謂榮譽或升學紅利也只屬於班導和當選者。那麼何不隨心所欲的選?有些人票投本班、有些人投給校花校草、有些人為了唱反調故意投別班。 要等到高中,才能真正體會到自治組織的力量,班聯會幹部負責社團聯展、校慶舞會、院線片放映、校服&紀念品等等,間或向校方反應學生意見(髮禁、服儀、設備更新),其優劣亦同時被上下屆比較。直到此時,選前政見才真正有價值,而在那之前,各種校內選舉本來就像是場慶典,而慶典中最重要的當然是「好玩」! 回想當年,有位全校模範生候選人提出了「廣設飲水機、增設籃球架、取消第八節」的政見,先不說選模範生為什麼要提政見,他們班倒是展現了絕佳凝聚力,每天在走廊遊行,且投票前每節下課在教室門口集結喊口號,最後果然高票當選,而政見也毫無意外地全部跳票,接下來水照喝、球照打、課照上,隔年再重複一次。這整個過程難道不像一場慶典嗎? 學生不會比大人笨,經過各種密集大小選舉訓練,他們早已分得出每場選舉投票的「真正本質」是什麼,是選值日生、人氣王、抑或是團隊領袖?這場選舉的結果校方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其對於適才適所的認知極佳,選什麼當然就要像什麼。
@張耀聰 謝謝您的回應。 華人圈的狀況,只能期待有社會學家提出系統性研究了,畢竟同溫層之壁是很難打破的。人一生中認識的所有人,大概只佔不到萬分之一的華人。個人經驗的參考價值是薄弱的,可能比證據等級「最低」的「專家意見」還低,因為多數人甚至不是專家。
已看過新聞來源,整體來說是美國專家根據美國統計做出的研究,再由外媒記者總匯成科普文章,其結論對於東亞文化圈的讀者,參考價值尚不明,切忌全盤接受。
在迪士尼動畫的票房每況愈下的同時,中國和日本的動畫電影,其數量和票房卻節節上升。 在2019年之前,日本有辦法超過百億日圓票房的動畫電影只有5部宮崎駿以及2部新海誠的作品。但2020年至今,《鬼滅之刃 無限列車篇》404億、《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102億、《劇場版咒術迴戰0》138億、《航海王劇場版:紅髮歌姬》183億、《名偵探柯南:萬聖節的新娘》97億,以及累積中的《鈴芽的門鎖》41億,每部動畫電影都締造了青出於藍的票房。日本評論家数土直志甚至為此做出解釋,告訴大家為什麼動畫電影在日本越來越熱門,其認為大眾化、社群媒體傳播、戲院結構的改變是造成票房屢創新高的三大原因。 而中國的動畫電影扣除近年大範圍的彈指消失,也從2013年《喜羊羊与灰太狼》票房1.33億人民幣開始緩步上升,《熊出没1:夺宝熊兵》2.47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9.56億,到了2019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甚至達到驚人的50.36億,而最新的《熊出没8:重返地球》則是回到9.78億。 或許本文過於言重,不是現在的人不再走進電影院看動畫,僅僅是大家不想去電影院看迪士尼電影,已有很多評論家針對此事提出不同的觀點和詳盡的分析。而我最在意的是它在「政治正確」的路上弄丟了說好故事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