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
Sean
TNL編輯
重度閱讀和寫字的人,喜歡的運動是重訓,想培養的興趣是攝影。關注多元性別與高齡領域,目前任職於媒體。
看更多
1追蹤者 0追蹤中

參與議題

去(2021)年專訪台大醫院COVID-19專責病房的護理師,她也有提到類似的事。 「潘玫燕表示,在疫情嚴峻的時刻,護理工作在這方面無法做到非常好,只能讓家屬透過視訊看到病患,或是向家屬說明『護理人員會代替家人,陪伴確診病人走完最後一程』。潘玫燕表示,他們希望能夠將確診者的臨終照護SOP建立起來,讓確診者在往生時能夠更有尊嚴。」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59589
不論是馬克宏或是勒龐誰當選,都會各自寫下一個紀錄。也不論是誰當選,都得面臨短期間難以緩和的歐洲局勢,以及振興國內經濟的壓力。
緊急應變都是用QR Code的形式呈現,政府還是得思考如何透過其他管道,向不善於操作手機的族群傳遞訊息。畢竟真的發生戰爭時,不見得人人都能順利操作QR Code,也有可能身旁沒有會操作QR Code的人。
清大在臉書粉專貼出這消息時,網路上的反應看起來是一面倒地不看好,後續很好奇這套防弊系統的命運與發展會是如何。
小標「為何沒有放入更多『素養導向的理想』?」此段裡的內容滿有意思的,讓我也會想知道其他領域的教材,是否也有遇到類似的問題?
這部片的配樂也深得我心,查了資料後才知道是由貝爾法斯特土生土長的音樂人范莫里森(Van Morrison)製作的。
三個國家的試行如果成功,Netflix後續應該就會慢慢在全球實施。但我相信,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這事件的後續,師生雙方都表達願意溝通,老師也願意道歉,但我在思考:如果學生在課堂結束後想表達對音樂老師的不滿(不論是對教學方式或處理態度),除了將錄影的影片上網之外,還有什麼方式是他們覺得合適,又能表達意見的? 總覺得如今我們所看到的這方式,不見得是最理想的管道之一。尤其事件經過媒體報導,以及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之後,延伸出來的討論方向,也許是雙方始料未及的。
這篇文章裡的配圖很有意思,搭配作者的分析一起閱讀,對「經期教育」如何隨時代與醫療知識演進,會有更深的感受。
烏克蘭總統近日也將俄軍的入侵比喻為新病毒,凸顯烏克蘭情勢之危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