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o Yang
Mario Yang
The News Lens
內容長
我是馬力歐~
看更多
4追蹤者 1追蹤中

參與議題

梅克爾的功過真的相當複雜,從中德關係或德國經濟發展來看,的確如此篇文章所述,但以處理難民問題來看,又可以說梅克爾關心人權的一面。不過或者也可以說,跟中國在經濟發展的關係對這十幾年的德國實在太重要了,最終也無法對新疆和香港的人權問題表達太多在意了。
同意,將各產業的分類和定義做的更清楚,相信對多數從業者和一般民眾也都是件好事。
其實我在讀的時候覺得蠻有趣的,時刻讓我想著,恩,有一群人的思考脈絡是這樣。原來這個事件可以用這樣的方式描述......。
讀完這篇文章的人,我個人非常推薦閱讀《刻意練習》,是之前流傳的「一萬小時練習成專家」的真正原始概念說明。搭配討論應該會很有幫助。
星期天晚上也做了台灣關於疫苗猶豫者的相關報導,很值得一聽喔~ https://www.thenewslens.com/feature/before-monday/155433
這篇文章真的有夠長。但我讀起來覺得很有意思。 讀書所為何事,我大部分的時候都認為「讀書本身就是一種樂趣」,我近期在一些訪談中常講上面那個想法。後來多想想,主要應該是瞭解更多知識這件事情本身就很有趣。前幾週有人問我為什麼最近開始做菜,好玩嗎? 為什麼開始當然可以談,但好玩嗎?我覺得那個好玩的原因,好像跟讀書有點類似,就是多瞭解了一些知識,而且還有具體呈現,是好玩的。 或許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讀書之後,也會想要寫點什麼? 不過沒人帶,要讀經典,恐怕還真是不容易多打幾個大呵欠啊(笑)
Hi Markscat(抱歉我們還沒有@功能,讓我先用這樣方式回覆) 我可能這一句太短了,沒解釋清楚。我想我是理解這篇文章的意思(我後來也有回覆多一點在下方),但是我有些想法和觀點還是無法認同(也有說明在下方)。 理解但不認同,在很多討論中尤其是爭議中是很常見的,多數是一種價值/優先選擇。舉例而言,我理解核電使用與否的相關觀點,但我可能會偏向認同某一方,原因是某一方的價值我比較認同。 所以以Jennifer的文章而言,我覺得他分析和提出來的說明都很有邏輯,但我不見得一定需要認同,因為可能另外一方的某個價值觀和意見是我更認同的。 另外,對我來說,認同是有可能因為經歷、時間、事件、更多證據、討論等等而改變的,所以更多良性、冷靜的討論,是我覺得可以有更好互相理解的一種方式。
我認為「性別認同」跟「量級/年齡認同(認知)」或許不應該放在同一種類比,因為前者還帶有社會化影響和個人身份認同的意義。但這篇文章真的是我在這個議題上讓我最認真思考的一篇文章,我下午沒有花太多時間寫清楚。 我本來在想的就是類似你提到「的確如此,游泳項目的霸主菲爾普斯的身材使得他在游泳取得極大的優勢」這件事,但讀了你的文章,也在反思這些生理差異帶來的影響。 我其實一直在掙扎關於性別認同在參與賽事上的分類。我覺得你的分析文章比很多寫的都好很多,我也是從頭看到尾,覺得你的分析基礎和評論也都很就事論事,但我自己一直卡在「認同」這件事....... 你的文章帶給我很多思考的地方,不管我認不認同,我都讀得很有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