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Michelle LU
A Tale of Two Citieis
Currator
https://michaelweichihliu.com/ https://dailymichelle.substack.com/
看更多
2追蹤者 0追蹤中

參與議題

我其實覺得奇怪的是,怎麼相同的清潔環境的行為,被套用在深山,對比於發生在海灘邊,是有還是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呢?還是說,到底有哪些看起來不是垃圾絕對具有歷史意義要被當作是文物如此般的保存的,但是否有人可以在當下去做判斷呢?這件事情需要公斷評審嗎?或者說,不管怎樣,全部帶下來之後,要讓專家來重新檢視過所有被當作垃圾帶下來的東西呢?退步來說,那如果垃圾變文物,是真的還要物歸原處嗎?還是其實文物需要保更妥善的保存呢?而不是棄置於原處,看起來假裝是垃圾呢>?如此,這又不豈是,另外一個不斷循環的,社會口舌的話題呢?
我想要在這一篇文章底下再回應,對於把文章切割成許多頁面,然後提供全文閱讀的點選方式,除了對於閱讀的流暢度的阻礙之外,就算是我忍受點選了全文閱讀,但整個畫面是重新載入,根本不會從我第一頁閱讀的最底處,繼續讓我可以閱讀下去;等於是從最上方再重頭閱讀,更浪費我原本已經閱讀的內容時間,還要多去拉捲軸或滑鼠,真的這樣比較貼心嗎?還是只是關評的另外一種嘗試,想要收到讀者的行為資訊什麼嗎?。這樣的閱讀方式,是確實非常令人不悅!
我沒有想要對這一篇文章做評論,但我對於近來發現的許多文章被切割成分頁閱讀,我其實滿無法理解的,第一頁看到底,才發現文章被分頁,還要去按閱讀全文,才能夠全文展開,我認為非常妨礙閱讀的流暢性。我無法理解,如果有人可以解釋一下,這樣安排的原因,我會很感謝。謝謝!
我其實不是很了解3+11如何讓青年人憤怒這件事情,以及如何才能夠是3+11這個事件的到此為止,到底要如何做到?我不是很確定,因為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破口就是破口,破口了就補起來,不就是如此嗎?但這樣的政策上的錯誤,要如何去做到呢?或才能夠讓每一個還有意見的人滿意呢?我想要請教。
我願意同意趙的提議,因為我本身就是一個在台灣但每一次都因著許多的因素,而無法順利回到戶籍地投票的人;而看現在的科技發展如此,對一個投票的行為還停留在中古時代的方式,我認為對於流動性更高的青年族群,是很不利的;但我也能夠了解中共CCP對於台灣的滲透,必然會使用更多更狠更猛的方式,包含了撼動台灣的人民心智,但基本上我不認為台灣的人民沒有與之對抗的能力,而落實每一個要催出來的票,爭取更多的中立選民出來投票,也盡量避免各種原因而無法投票的狀況,不在籍投票需要被落實。
我吃過的仁當,是在印尼的亞齊,我也覺得不錯吃,味道很重鹹,但也滿美味的;只是一開始,我以為就是類似牛肉乾的東西,但其實它的燉煮富含水分,而我覺得更貼近我們的燉牛肉的感覺,只是好像我吃到的,都是比較偏向牛肉切片的仁當,所以感覺有時候會有過硬還有過柴的口感。
我認為這一篇文章說得很完整,很明顯的問題是,引起最大的爭議還是在於-考試引導教學,這一個癥結點上。但我希望大家能夠來思考,這其實應該要一起來談,並且要相輔相成,因為我們要怎樣教出符合我們所需要的英文能力的學生,同時要有教學的訓練與培養過程,更需要有考試的能力測試!更甚者,我認為考試與教學不能夠脫鉤,就像是我不希望,舉例多益考試引導著未來英語教學的方向,因為每一個英檢的設計是為了不同的目的,我就疑問了-不是原本已經有了一個全民英檢了嗎?這又發生了什麼事是呢?再者,我們必須要承認的是,英文絕對不是為了考試而唸而讀,而是為了之後的各種應用還有輔助,我與本篇文章作者一致,我認為還是教學端有更大的進步空間。
我比較希望探討的是,這一則新聞的出處,叫做中視新聞,而這樣的剪輯方式,甚至我還沒有看到記者拍到黃副市長有說那一句話什麼叫制服店?並且還抓了一個政治立場鮮明且政論發言嚴重傾斜的政論小丑來評論,我認為這一則新聞就是被做出來的,對的是台北市政府嗆聲,也對黃副市長所代表的地方政府,或政黨傾向屬性,所做的攻擊。這則新聞,在2021.11.18號出現,然後所拍攝的現場是臨檢的場所,現場的狀況我相信是媒體刻意的描述與說故事,臨檢有其要完成的事項,但沒有說臨檢現場一定要劍拔弩張,透過臨檢希望店家能夠配合市政以及防疫,大家都好做事,這難道不是畫面呈現出來的嗎?所以我認為,這則新聞就是個無中生有的新聞,或者是刻意要挑剔還是打擊的市府或即將可能成為市長候選人的黃副市長,而這樣背後的操作,我相信在中視或其所邀請評論的政論小丑,非常清楚這脈絡還有垃圾新聞的來由。
其實長久以來我認為政府沒有好好說清楚,怎樣收集資料,如何利用資料,但就這一件實聯制的事情,甚或我們根本無知政府如何利用實聯的資料,與疫調進行核對,更甚者我們只有看到政府大規模的發送細胞簡訊,或是否有所搭配使用,能夠更加精準就未知了。實聯制從一開始的要求,開始出現各種的Google表單,再到統一申請發行的制式QRcode,更有保留著紙本的實名登記,但這些資料收集起來,是否集中到某一個地方,我是畫上很大的問號的,更不用說還要將紙本的資料keyin成可以上傳集中管理的電子資料?或許過往疫情緊急的時候,很多事情可以放寬來看,但是有餘裕可以討論這些問題的時候,實在不能夠輕放。而幾天前,大家討論著要繼續放寬限制,新聞報導出現柯文哲說了一句,好像是-"實聯制一定要繼續!",更讓我感覺奇怪也懷疑,到底實聯制實際幫助疫調有多少?如何調閱?如何比對?就好像是在變魔術一樣,只有結果,沒有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