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
eeee1006
看更多
0追蹤者 0追蹤中

參與議題

討論一下兩個點 什麼事情緒勒索 什麼是好壞 一 情緒勒索的定義是什麼 被別人檢討就是情緒勒索? 原本這個詞是這樣用的嗎 我印象中的情緒勒索 情境一 A對B付出 因此A要求B也要對他很好 或是要求B必須為A做到某件事 e.g. 男朋友包容女朋友發脾氣 要求女友求愛是不能拒絕他 因為他有先付出了 如果交換失敗 則會怪罪別人不知恩圖報不公平 我對你這麼好 你為何就不能為我作揖些 情境二 兩個感情很深的人 A有一個沒道理的要求 因為沒道理或是無法說服別人 用彼此關係的和諧作為籌碼 換取B接受這個無理的要求 類似這種情境 類似情侶中 e.g.你如果不讓我咬指甲 我就分手 感覺跟文章中的用法沒有情境上的相似 雖然文中沒清楚描述指責者是在什麼情境下指責的 但怎麼覺得情緒勒索這個詞 被濫用了 離題一下 濫用這個現象 當一個詞有流行的趨勢時 這個詞就會衍伸很多適用情境 常常不直接的環境也會被使用 像是 老天鵝 歧視 像是只要男生對女生說了女生認為的負面用語 女生就會說是性別歧視 某A說 衰尾查某,這麼衰的人做總統,要讓她下台 某B會說這樣性別歧視 但這句話客觀看來 其實主題是在歧視衰 衰的人不該當總統 並不是指女生就是比較衰 只是受詞中把總統所在的某個群體標示了出來 他也可以姓來標記 衰尾蔡 這樣有歧視所有姓蔡的嗎 也可以標記成衰尾客家人 衰尾屏東人 衰尾博士 這句話用在男性上也很正常 衰尾查波 衰的人不該當總統 不過以語言學對應社會學的情況 衰尾查某 確實比衰尾查波 來得常用 在台語種查某查波等價於性別 但在使用上查某有較高的機會被用在負面 但也是有用在正面的例如水查某 查波則大多 正面的形容 查波郎艾頂天立地 這也跟當時社會男尊女卑 寫文章發表者多為男性 才會淺移默化 查某這個詞帶略有負面 但是在換作目前的時代 就很難說使用的人 只是把它當作性別詞使用 或是 真的因為這個詞原始情形帶有負面含意才用這個詞 當然有沒有帶有歧視還得從使用者的認知來看才准 也許A認為女生就是衰 才這樣用這個詞 那就算別人聽不出來那也算歧視 在內心中歧視 並不是都從聽的人來認定 如果說者無意 但很多人都認定是歧視時 那是語言學跟社會學的範疇 他只是言不由衷 不是在歧視 在這個情況某A也可以說 某B歧視台語 台語只是個語言 不該指責他潛藏著男女不平等 某B說 胖女人 某A說B歧視女人 流浪漢歧視男性? 所以我覺得 感覺到被歧視的人 很多時後因為自己才是真正歧視的那個人(當然有時候真的是明顯歧視意圖 有時候是解讀的問題) 心中不存在歧視 很有自信的人 怎麼也不會覺得別人在歧視他 只是覺得別人在貶低他或是貶低一個群體而已 覺得歧視這個詞才真的被歧視了 好慘 好好一個詞被大家看不起 歧視表示哭哭 二 離題了 跳回第二點 為何領養代替購買 就是好的? 為何殺生 就是壞的? 吃肉壞?吃草好? 貓是肉食動物 他的存在就是殺生 消滅它 不也是好的 這樣不矛盾嗎 很多時後好壞都是個人自己定義的 很多人認同的時候他就是代表社會裡隱含的好或壞 如果沒有反思 這只是被群眾牽著鼻子走 別人說好的是 就是好 不就呵呵 皇民化下 大家都覺得天皇是神 他就真的是神了嗎 不管怎麼收養寵物 都只是跟吃肉一樣 只是彌補個人心中的空洞或是製造娛樂滿足慾望 要在裡面分什麼高低 是不是格局太小了 只是慾望中放縱的程度而已 少放縱一點就被神化 那不養寵物的人對於他們不就是聖人了 他們只是剛好沒這個慾望而已 那為著改善生態的人 不就是神了 滿足慾望就是壞?抑制慾望就是好? 老實說生態真的需要你來主持正義嗎 要滅絕的物種曾經有祈求人類救他們一命嗎 是誰定義殺生就是壞的 都只是映射人性而已 如果從宇宙的角度看來 整個都黑人問號了 定義都搞不清楚了 到底在吵什麼東東 邏輯在前提是錯的時候 後面推出什麼都沒意義
掛上作者名稱在標題 是個好方法 尤其在帶有政治顏色利益爭議議題 或是 文章主軸或內容與編輯或媒體定位或水準不一致的時候 可以乾淨一點劃清界線 如果在補個讀者投稿分類 可以切得更乾淨 哈 看了一下作者是哲學出身的應該邏輯最在行才對啊 怎麼寫出來的文章 邏輯關係這麼薄弱 是層次太高到寓言的程度了嗎 所以凡人看不出來前因後果嗎 還是說平時很少在寫作 學富五車 但是缺乏練習表達 導致言不由衷 也缺乏起承轉合 或是同溫層不同 處在的世界差太遠了(平行時空) 所以文章受眾是同溫層的文章 其寫法會導致非同溫層無法一下就理解 希望是最後一種 不然作者看到會太難過或太生氣
人不知而不慍 沒做好標示或教育 才是主因 不標示再換十組人來淨山 肯定也會被當垃圾帶走 台灣還有多少不為人知沒有標示的遺跡或文資 要全台灣的人都詳記嗎 除非該路線變更為申請才能進入 需要詳閱維護指南 不然一個圈外人甚至外國人去散步好心撿垃圾 有很奇怪嗎 就算自己時常關心歷史跟文資跟爬山 也沒聽說過這文資阿 如果自己參加淨山也一樣會清碎酒瓶 追殺撻伐的人 才真的是無知 跟 沒同理心 不是顯而易見的文資 都需要標示 而不是怪別人不知道 根本搞得跟碰瓷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