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GUS CHEN
看更多
0追蹤者 0追蹤中

參與議題

人類的寫作思考活動,能完全剝離掉個人的意識形態而強為之? 人類生者,是一種能夠進行思辨活動,並且該思辨活動內容各異,而被歸類成不同型態的意識形態持有者。 因此,意識形態即一個人於產生某個特定觀點時的「一切思考活動的基礎」。 「寫作活動」若真能做到強行剝離寫作者意識形態的程度,僅計算其「寫作技巧」,那麼該文章註定就是各式他人「技巧」的集合體,也就是一篇蒼白到極點的偽文,毫無「觀點」可言。 這樣的文章,有多少可讀性?更不用提任何與他人思想辯駁交流的可能性了。 「人權至上」是一種意識形態;某些共產主義國家主張的「主權高於人權」又是一種意識形態。持有上述這兩種類別意識形態的為文者,真的能完全不在字裡行間透露任何自己的思維型態(自我的觀點)而完成一篇值得閱讀思辨的文章? 脫離生而為人的各類思考基礎而寫就的任何文字,個人認為,不具備人類寫作真正需求的思想交流性,毫無意義。 蔡文所謂「現代學生寫作能力雪崩」的觀點,在一定條件的往來思辨討論之後,其思考脈絡必能引出其觀點基礎孕育的底層,到底是不是某種意識形態的引導。 是疑今論? (現代為文者能力必定弱於前代曾被吹噓輝煌者;當代大聯盟打者強度必定不如上世紀;當代圍棋高手棋力怎麼看都比不上前代大名鼎鼎風靡一時的傳奇棋士...等,族繁不及備載) 抑或是上位者霸權解釋論? (年紀大資歷深則寫作能力必定上乘,新生代作家文章不值一讀...) 一種觀點的思考基礎,終究無法逃過意識形態的架框。 筆者生於1970年代,憶及當時中小學生的意識形態,是國家集體灌輸式的單一,咬文嚼字於黨國八股的權威。 相較於現代各種百花齊放式的思想衝撞火花,自由思辨的無限可能,若真有高下,會很難判別嗎?
貶他揚己的所謂寫作「教學」可以休矣。一如台灣學生當時長期受支那黨國沙文主義的摧殘,現在,沙文主義重新轉換一個外貌繼續壓迫學習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