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超過1/4指考生重考,但不適用新課綱的「末代指考生」明年還要重考嗎?
很多教育人員腦袋都裝屎,看不到問題的核心。 台灣教育的問題核心就是:不夠自由與彈性。 高等教育的精神應該是放寬入門門檻,收緊出門門檻。因為人是這樣的,你在真正接觸一個大學的學科之前,很難真的知道自己適不適合,想不想繼續讀下去。有時候適合的卻沒興趣,有興趣的卻不適合,這都會導致後來想要轉換專業。再者,讀大學的重要目的之一,或者可以說最重要目的,就是畢業找工作。會反駁的人請去看看牙醫、醫學、會計、法律、護理、電機、資工等等與工作高度結合的專業學系的在學生的畢業工作期待與過往畢業生的畢業後工作,是否真的高度與所學相關就知道了。或者換另一個角度來看,可有醫生是非醫學系畢業的?可有律師是非法律系畢業的?就知道讀大學的目的和工作到底相關度是高還是低,學子選擇大學專業到底和就業有沒有高度相關性了。 既然讀大學的重要目的是找工作,那試問,有多少人在18、19,甚至20歲,還沒接觸到社會各面向,沒接觸過工作的年輕人,在還不是那麼清楚自己適不適合,喜不喜歡大學專業,確定要選擇拿到某科系的畢業證書前,就能清楚決定未來四年,以至於未來大半輩子要學習的專業是甚麼? 當然是非常困難的,因此解決辦法就是鬆綁。大學應該要為其學生鬆綁科系選擇的限制。只要學生願意,要轉換專業,儘量都不要去限制他。那學生自然就能在摸索的過程中,選擇自己真的想要培養的專業去取得相關的文憑。舉例來說,一個牙醫系的學生大一開始接觸基礎科目,大二大三開始接觸越來越專業的牙醫科目,但在過程中不管是興趣、能力、還是未來自我評估(例如,我不想一輩子幫人家拔牙修牙齒。或,我覺得寫軟體未來可能可以出國去矽谷工作。或,我對投資股票很有興趣,我想成為金融從業人員),因此想轉系到資工系、資管系或者會計系、財金系、或甚至政治系(想從政),那他應該能夠去選擇他想轉去的科系的課程,在修過那些相關課程,且成績過關的情況下,就能「自然」轉系到該系所。意思是,他以後就能繼續修該科系的課程,並照著原本該系學生的修課方向,將那些課程修完後,就能得到該系的畢業證書。 沒錯,就這麼簡單。這些事情比起台灣人民不生小孩、發電問題、兩岸問題、人民的公民素養、法律素養與科學精神來說,真的是簡單不過的事。只要站在學生求學的真實立場,想一遍學生們都走過甚麼樣的心路歷程,就知道整個制度就是卡在「自由選擇」這件事上。如果連這基本的道理都看不清,那所謂學者也只不過是拿到學位的書呆子罷了! 台灣過往數十年,多少學生在學校發展感到困頓,難道相關單位都沒有概念嗎?每年多少學生是為了轉系而考轉系考、轉學考?每年多少學生在求學階段對初所選科系感到茫然,要嘛硬著頭皮拿到自己一點都沒興趣的學歷專業,要嘛放棄。人類系、圖資系、哲學系、中文系、甚至數學、物理、化學、資工、政治、法律,都是一狗票人。一堆人文科系的根本讀到後來只是混個學歷,自己根本不喜歡,但是苦於人生發展的階段考量,才不選擇重考大學。 可以說,想從考大學與真正重考大學的,一定是想的人多,真正去重考的人會少一點。而如果當前光是重考的實踐者都這麼多人了,那想重考想重選的一定更多更多。會把重考浪費人生一年去讀高中內容的人的選擇,當作「主動展現選擇權的歷程」這樣正面肯定的觀點的人,我真的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出來這已經是非常巨大的社會系統性問題了。試問,其他國家的高等教育過程中,有多少國家的年輕學子在18歲階段選擇繼續苦讀高中課業的比例,是像我們台灣這麼高的,你這個站著說話腰不疼的傢伙,要不要去做一下相關的調查,再來說這些風涼話? 幾十年了,台灣教育改來改去,政治紛爭鬧來鬧去,也不見一個有效、明確、令人滿意且有盼望的方向與結果出來。如果這不是台灣系統性人才培育的巨大問題,那甚麼才是問題?還要講些冠冕堂皇的話來為這個沒有作為的政府與教育單位緩頰嗎?(我相信目前教育改革的問題,哪個政黨來搞都一樣,問題的癥結點沒點出來,說再多都沒有意義!)

最新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