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0/08/04 | 譚蕙芸

國際線的年輕人:在老華僑和竹升之間——1.5世代的狹縫掙扎

近來有人提出在海外建立「新香港」方案,Annisa瞪大眼,語氣有點重:「幻想要在外國建立另一個理想香港,把整個香港搬過來,那真是不妥,令我想起『白人殖民』的歷史,你把自己那一大堆人和那一套文化搬過來,把本來這裡的人逼走,把自己那一套成為主流,那真是令我很困擾。」

2020/06/09 | 讀者投書

面對被粉飾太平的種族歧視,我們能從「佛洛伊德之死」學到什麼?

武裝革命固然有其限制與後遺症,但非暴力是一種「選擇」,而不是對殖民者的「義務」;同時,當我們看到暴力時,我們也必須公允地看到許多非暴力的和平抗爭正在美國各城遍地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