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1 | TIME
非自願就是強暴!瑞典新法案讓更多女性不需要再說#MeToo
大家對於「典型」性侵受害者的預期是會反抗加害者,但實際上當遇到性侵時,生理和心理的反應往往是動彈不得,受害者無法抵抗攻擊、採取任何行動。
2018/06/08 | 陳慶德
韓國網紅裸照風波被起底,#MeToo逆轉變「國民大騙局」?
先前韓國內一片支持楊女趨勢,已經出現一些懷疑聲浪,甚至隨著她與室長的對話內容的流出,許多之前民眾深覺,楊女這場痛苦告白,是否為一場欺騙5,000萬國民的「國民大騙局」?
2018/06/06 | Abby Huang
比基尼再見!美國小姐比賽將取消泳裝項目,是誰改變了這項「百年傳統」?
自1921年在大西洋城木板人行道上舉行第一場比賽以來,美國小姐比賽和泳裝一直是同義詞,但到了21世紀末,這項維持百年的傳統還能繼續嗎?
2018/06/06 | 讀者投書
世衛大會重點摘錄(中):為性別平等發聲的四大重點及其盲點
世界衛生大會台灣青年團積極參與WHA周邊會議,進行會議記錄、訪談並帶回國內分享與傳承。在此次衛生大會中,可找到四項與性別平等相關的精彩議題。
2018/06/02 | TIME
#MeToo和#TimesUp如何幫助埃及女性打破性暴力的沈默?
我們都有同樣的目標,支持埃及的婦女和女孩,建立一個公平和平等社會的夢想,不再受到暴力,因此看到新一代拿著火炬領著大家邁向更美好的未來,是非常鼓舞人心的。
2018/05/26 | Abby Huang
超過80人指控、只有2項罪名成立:哈維溫斯坦自首被捕,卻可能「無罪」
有權有勢的電影製作人哈維溫斯坦因被控性投案,但根據過往紀錄,這些承受控訴的名流與富豪下場都比一般人好,特別是性侵案件。
2018/05/06 | TIME
這群「受夠了」的女性,正在改變美國政治
女性一直是抗議健保法案和槍支管制的主要動力,如果民主黨如同大多數預言家所預測的一樣在11月的期中選舉大勝,憤怒的女性們將是關鍵因素。
2018/05/06 | Abby Huang
性騷擾不是罪?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和殺人、強制猥褻又不一樣
日本財務省事務次官福田淳一上月被揭露,在採訪過程中對女記者性騷擾,不過下台後,他仍可以領約新台幣1400萬元的巨額退休金。
2018/04/26 | Abby Huang
「這世界再沒有404」:北大學生用「區塊鍊」讓性侵醜聞永存網上
透過這起事件可見「區塊鏈」對中國公民運動有巨大的組織潛力,因為它可以有效突破中國無孔不入的網路審查機制。
2018/04/15 | TIME
為什麼我用幽默帶過自己被性侵的經驗?
幽默是一種行動,需要發自內心油然而生,而這就是過去讓我感到困擾的性侵犯劇本所缺少的,他們不允許倖存者真實活著。
2018/04/07 | Abby Huang
瑞典學院不敵#MeToo性侵醜聞,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暫停頒發
當三名院士離開學院,他們讓學院宛如置身懸崖絕壁,剩下的13名院士,背負著「包庇涉嫌性犯罪者」的汙名,而由他們所選出的文學獎,又會有誰想要獲得?
2018/04/05 | TIME
從戰後嬰兒潮到千禧世代,#MeToo運動的世代隔閡
年輕女性永遠覺得自己有力量,她們覺得問題浮現,就可以被修正,但已經和女權政策奮戰數十年的女性知道,情況更加複雜。性侵的比率在過去17年並未改變,要改變大家的態度以及修改法律到有不同的結果,需要許多策略及努力。
2018/04/04 | TIME
西恩潘談他的新小說,與對#MeToo運動的顧慮
如同任何議題的積極倡議者,我也應該捍衛自己合理懷疑的權利。不管我們在討論哪個議題,我相信每個黑人對於白人有意見,他有合法權利可以表達;每個對女性議題有想法的男性也有合法權利表達意見,反過來也是如此。
2018/03/29 | TIME
#MeToo正面臨內部分裂,但或許能讓運動更加茁壯
2018年有著破紀錄的女性參與政治活動來為她們爭取權益、並且加入各個層級的政府官員選戰。然而,這些新生的女權運動中亦潛藏各派系的不滿以及溝通上的意見不合。諸多的報導為領導齟齬與派系分裂的狀況敲響了警鐘。
2018/03/26 | TIME
1988年情境喜劇《風雲女郎》如何為今天的女性鋪路?
現在的小螢幕充滿著墨菲的女兒們:好勝、無畏、勇敢的女性主義者們,在現實世界也是如此,從 #MeToo大舉揭露性侵醜聞和職場毒瘤,到大批的女性今年投入選戰,創下破紀錄的數字。
2018/03/26 | 劉彥甫
從「HeForShe」參與率,看見全球男性對#MeToo的集體消極
台灣亦成為「HeForShe」網站中的特例,成為唯一一個男性簽署比例遠低於女性的國家(絕大部分國家都是以男性簽署為主),顯見男性非常消極地看待性別平權的訴求,落後已開發國家不少。
2018/03/22 | 讀者投書
台版#MeToo受害者在怕什麼?
我們若期望能有更多被害人出面指證,社會需展現對被害者的支持,而非僅止於對加害者的辱罵。倘若社會大眾願意多同理被害者一些,她們就越有勇氣跨出一步。
2018/03/22 | TIME
為何這麼多人喜歡看貶低女性、鼓吹「找到白馬王子」的老掉牙節目?
我們知道這些情侶不會真的在一起,也不是長久關係的標準公式,但我覺得我們之所以這麼著迷於這個節目,跟我們內心的渴望有關,我們都想要人生奇幻又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