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1 | 李修慧
被爆性侵、性騷擾女性超過10年,曾開發《六人行》的CBS執行長被火速解僱
事發時,被害人極力反抗,事後,她接到孟維斯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明確的威脅:「我警告你,我會摧毀你的職業生涯,你永遠無法爭取到寫作的工作,沒人會雇用你。你聽清楚沒。」
2018/03/04 | Abby Huang
奧斯卡頒獎前夕,溫斯坦律師:女性為事業上床「不算強暴」
哈維溫斯坦的律師認為,他客戶的行為反映了整個產業的文化—女性為了發展演藝事業,決定要跟製片人發生性行為,而這「不算是強暴」。而這一股從好萊塢醞釀而出的「#MeToo」運動,正延燒到亞洲各國。
2018/07/04 | Abby Huang
如果你不確定,那就克制一下:在瑞典,沒有說「好」的性行為就算「性侵」
為了因應新法,當地也有開發商推出了多款app應用程式,讓準備進行性交的雙方事前先簽定同意書,以避免日後的爭吵甚至訴訟。
2018/05/06 | TIME
這群「受夠了」的女性,正在改變美國政治
女性一直是抗議健保法案和槍支管制的主要動力,如果民主黨如同大多數預言家所預測的一樣在11月的期中選舉大勝,憤怒的女性們將是關鍵因素。
2018/08/08 | 人權觀察
要求被害人「重演」性侵,日本何時能擺脫粗暴的「辦案技巧」?
日本超過95%的性侵事件沒有報案,理由顯而易見,日本人普遍「不好意思」討論強暴案件,輿論則常一味責備被害人而非侵犯者。但更關鍵的是,日本性侵處理機制充滿歧視、極度落伍。
2018/08/15 | Abby Huang
韓國「文在寅接班人」性侵女秘書一審判無罪 法院:「她事後還到美容院做頭髮」
在南韓,性侵案件往往偏向對男性有利的結果,女性受害者被批評沒有表現得「正常」、或沒有在揭露性行為時表現出「必要的羞恥」。
借Jane Walker談對女性主義的常見誤讀
本文希望藉兩件近期事件作引子,為對女性主義感興趣又或敵視女性主義的朋友,講解一下女性主義是與不是什麼。
2017/12/07 | TIME
別再譴責受害者!美國應採取這四招來終結性暴力
目前是預防性暴力的關鍵時刻,時代很明顯地正在改變,愈來愈多勇敢的倖存者有勇氣挺身而出,講出他們的故事,而雇主們也不太願意再原諒這些不可原諒的行為。這是進步,但我們的工作還沒結束。
2018/03/06 | Abby Huang
「他道了歉,當晚他又再犯」文在寅「接班人」4次性侵女秘書下台
「#MeToo」運動在南韓的發展緩慢,但卻越來越烈。南韓總理文在寅在今年2月公開表態,支持南韓反性騷的運動,沒想到他將調查的第一個政治對象,卻是同黨的政治新秀。
2018/04/26 | Abby Huang
「這世界再沒有404」:北大學生用「區塊鍊」讓性侵醜聞永存網上
透過這起事件可見「區塊鏈」對中國公民運動有巨大的組織潛力,因為它可以有效突破中國無孔不入的網路審查機制。
2018/02/23 | queerology
但願我們不要再妥協於「只要不是強暴就好」
以下我想討論三個面對性騷擾最常見的反制言論:「你自己不離開的」、「不要把女生變成玻璃心、不要把女生幼稚化」、還有「你這樣才不叫被強暴」。
2018/01/07 | FORTUNE
2018年值得關注的五大商業趨勢
經過一個好好休息的假期,我已經準備好面對接下來充滿大事的一年。以下是五個我將會關注的商業趨勢。
2018/06/30 | TIME
諾曼第戰役後,女性成為「野蠻清洗」最大受害者
現在我們必須去了解,為甚麼當時男人犯錯的代價,竟得由女性承擔。
2018/01/28 | 讀者投書
當#MeToo偏離性騷擾的定義,重新思考人際互動成為一種必要
對於那些確實經歷了「不舒服」的人們來說,重新思考人際互動及想像的方式更是一種必要,去消化並重整自身的經驗,並不是要譴責或課予「受害者」額外的責任。
2018/07/12 | TIME
《慾望城市》專家告訴你,為什麼現在當米蘭達是件很酷的事
Armstrong接受時代雜誌的專訪,討論《慾望城市》和現今社會有何關聯,編劇又應該糾正哪些錯誤,同時她對「你最像劇裡哪個角色」的答案已經改變了。
2018/04/05 | TIME
從戰後嬰兒潮到千禧世代,#MeToo運動的世代隔閡
年輕女性永遠覺得自己有力量,她們覺得問題浮現,就可以被修正,但已經和女權政策奮戰數十年的女性知道,情況更加複雜。性侵的比率在過去17年並未改變,要改變大家的態度以及修改法律到有不同的結果,需要許多策略及努力。
2018/08/20 | 李修慧
受害人也是加害者?MeToo運動先鋒、義大利女星被指控曾性侵17歲男童星
被指控性侵那天,2013年5月9日,兩人相約在加州的一家飯店,阿基多要求班奈特的家人離開,說她想要「跟演員獨處」。
2018/06/06 | Abby Huang
比基尼再見!美國小姐比賽將取消泳裝項目,是誰改變了這項「百年傳統」?
自1921年在大西洋城木板人行道上舉行第一場比賽以來,美國小姐比賽和泳裝一直是同義詞,但到了21世紀末,這項維持百年的傳統還能繼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