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3/26 | 劉彥甫
從「HeForShe」參與率,看見全球男性對#MeToo的集體消極
台灣亦成為「HeForShe」網站中的特例,成為唯一一個男性簽署比例遠低於女性的國家(絕大部分國家都是以男性簽署為主),顯見男性非常消極地看待性別平權的訴求,落後已開發國家不少。
2018/03/22 | 讀者投書
台版#MeToo受害者在怕什麼?
我們若期望能有更多被害人出面指證,社會需展現對被害者的支持,而非僅止於對加害者的辱罵。倘若社會大眾願意多同理被害者一些,她們就越有勇氣跨出一步。
2018/03/22 | TIME
為何這麼多人喜歡看貶低女性、鼓吹「找到白馬王子」的老掉牙節目?
我們知道這些情侶不會真的在一起,也不是長久關係的標準公式,但我覺得我們之所以這麼著迷於這個節目,跟我們內心的渴望有關,我們都想要人生奇幻又浪漫。
2018/03/20 | TIME
如何讓#MeToo成為真正的全球運動?
如同美國在1970年代終於意識到對女性施暴是犯罪行為,而不是家務事,我們必須堅持職場性騷擾也是勞工議題的核心問題。
2018/03/19 | TIME
我們應該寬恕在#Metoo中箭落馬的男人嗎?
贖罪和寬恕並不代表他們可以重獲名望,不是每個人都值得大眾欣賞、吹捧。原諒一個人的罪行並不代表全面恢復他的權位,特別是當他的權勢是拿來殘害他人並掩蓋罪行。
2018/03/15 | TIME
言論自由讓你有表達的權利,更也有「選擇沉默的權利」
有時沉默是錯的,有時又有其價值,但通常是神祕難解的,取決於它沒表達的想法是什麼,尊重克制也是一種民主價值,但在這個接觸頻繁和信任脆弱的時代,更是一種難以捍衛的權利。
2018/03/14 | 鄭秉泓
奧斯卡馬後砲:Kobe《致親愛的籃球》根本連入圍都不配
在不講藝術成就而是考驗人緣與名氣的奧斯卡戰場上,葛連基恩的資歷加上Kobe的名氣,成了眾多影藝學院會員投票的依據。但我心中最應該得獎的動畫短片,無疑是來自美國的麥斯波特與來自日本的桑畑薰共同執導的《爸爸的打包術》:兩位導演以充滿情感的日常物件和妙不可言的動畫分鏡,告訴我們每條離家的道路最終都會通往心中那只行李箱⋯娓娓道來生離與死別,格局之大境界之高,絕非《致親愛的籃球》那種廉價膚淺的綜藝式旁白能夠企及。
2018/03/10 | 黑波克
日本把「#MeToo」當成外國人的事,公開性騷擾可能讓事情更糟
如果問題發生在職場,被害者向公司申訴時,可能會給周遭的人一種「只是為了一句話或一個小動作,讓公司的人事部門忙翻天,而且還沒有證據」的形象。
借Jane Walker談對女性主義的常見誤讀
本文希望藉兩件近期事件作引子,為對女性主義感興趣又或敵視女性主義的朋友,講解一下女性主義是與不是什麼。
2018/03/07 | Abby Huang
來自白色巨塔的性平報告:八成女醫師、六成男醫師受性騷擾,為什麼幾乎無人敢說?
除了醫院內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加深了性騷擾的「不可說」,值得注意的是,男性受害者全數沒有使用過申訴管道。
2018/03/06 | Abby Huang
「他道了歉,當晚他又再犯」文在寅「接班人」4次性侵女秘書下台
「#MeToo」運動在南韓的發展緩慢,但卻越來越烈。南韓總理文在寅在今年2月公開表態,支持南韓反性騷的運動,沒想到他將調查的第一個政治對象,卻是同黨的政治新秀。
2018/03/05 | TIME
與#MeFirst的伊凡卡與凱莉安娜不同,#MeToo的女性正支持著他們的姊妹
在女權主義鬥爭中取得的勝利,看起來並不像2016年底時那樣勝負已分。我們一跛跛地向前走,還不清楚哪些人是盟友或對手,但現在還不是我們的最後一刻。
2018/03/04 | Abby Huang
奧斯卡頒獎前夕,溫斯坦律師:女性為事業上床「不算強暴」
哈維溫斯坦的律師認為,他客戶的行為反映了整個產業的文化—女性為了發展演藝事業,決定要跟製片人發生性行為,而這「不算是強暴」。而這一股從好萊塢醞釀而出的「#MeToo」運動,正延燒到亞洲各國。
2018/02/23 | queerology
但願我們不要再妥協於「只要不是強暴就好」
以下我想討論三個面對性騷擾最常見的反制言論:「你自己不離開的」、「不要把女生變成玻璃心、不要把女生幼稚化」、還有「你這樣才不叫被強暴」。
2018/02/18 | queerology
2017 性別新聞回顧(中):直視性別暴力,建造一個更為平等的性文化
性別暴力是一個看似直觀卻也複雜的議題。討論性別暴力的目的並非讓「性」-包括各種與性相關的討論和互動-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相反的,直面性別暴力,正是因為我們需要性,而且應該要享受性。
2018/01/28 | TIME
#MeToo為何不說「不」?從她們青春期收到的色情簡訊說起
紐約布魯克林一位16歲的女孩說:「最恐怖的是,女孩的一張裸照就變成了她特質的定義,根本不公平。為什麼一個年僅12歲的女孩為了應付男生用生殖器照片轟炸而回傳照片,只有她被說無恥?」
2018/01/28 | 讀者投書
當#MeToo偏離性騷擾的定義,重新思考人際互動成為一種必要
對於那些確實經歷了「不舒服」的人們來說,重新思考人際互動及想像的方式更是一種必要,去消化並重整自身的經驗,並不是要譴責或課予「受害者」額外的責任。
2018/01/25 | 精選轉載
勒瑰恩35年前送給女性的話:作為女人,我們早已是男性世界的異鄉人了
我們早就是異鄉人了。作為女人的女人,早就在自我把男性當成規範的社會,被排除,被當成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