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

《一一》(英文片名:A one and a two)是2000年由楊德昌執導的台灣電影,本片以一戶居住在台灣台北的中年夫婦簡南峻(吳念真飾演)和敏敏(金燕玲飾演)為中心,通過他們的親人和社會關係展開多條線索進行敘事,展現日常瑣碎生活中的眾生相,旨在探討家庭、愛情、親情和生命等人生課題的真實意義。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7/31 | 鏡文學

【專訪】《紅房子》作者李桐豪:圓山飯店像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縮影,沒有明確的主權或主人

一開始,李桐豪想寫圓山百人傳,可發現受訪者「不免有些千人一面」,所以改變寫作策略,翻閱舊報紙,「從資料裡看當時的人如何看圓山飯店,再詮釋他們的看法,同時把覺得好玩的東西放進來。就像把毛衣拆掉重新織一件。」之後《紅房子》的搭建始自2020年10月,結束於2021年6月。

2020/12/12 | 方格子vocus

舒國治:從侯孝賢說起,也及楊德昌與台灣新電影

金馬獎的「終身成就獎」頒給了導演侯孝賢,真可謂實至名歸。過世已13年的楊德昌,如果還健在,也應該在他七十多歲左右(他與侯導同年,皆生於1947)會獲頒終身成就獎。本文就來談談他們二人,也說一點台灣新電影。

2017/07/31 | 精選書摘

《文藝春秋》小說選摘:楊德昌的七又四分之一

要比慘,我們跟楊德昌差遠了。他當年拍《青梅竹馬》,侯孝賢抵押房子借錢給他拍、擔任男主角,結果上映四天就下片;《一一》拍了九個半月,他每天都以為明天要拍戲。只要一有不滿就換演員、換工作人員,燒錢可兇了。

2017/07/28 | 精選書摘

《文藝春秋》小說選摘:楊德昌的七又四分之一

要比慘,我們跟楊德昌差遠了。他當年拍《青梅竹馬》,侯孝賢抵押房子借錢給他拍、擔任男主角,結果上映四天就下片;《一一》拍了九個半月,他每天都以為明天要拍戲。只要一有不滿就換演員、換工作人員,燒錢可兇了。

2017/05/15 | 陳娉婷

楊德昌鏡頭下的少女長大了:演完他的戲,我提早經歷了許多情緒

《一一》中的演員李凱莉十分感激楊德昌,給她一個機會與角色婷婷一起成長,讓她提早經歷了許多情緒,諸如戀愛、長輩離世、與家人的相聚與分離等,令她至今離開了電影圈,仍念念不忘那一個為拍戲而奔走的暑假,「其實蠻像一個夢的,我也很珍惜這個經歷。」

2017/05/10 | 陳娉婷

《一一》生命的交響曲:人不是慢慢老去的,人是一瞬間變老的

《一一》中的蒼老感,是超越年齡、超越世代的。不論是洋洋(幼童)、婷婷(少女)、NJ(中年人),都在一場喜事後的短短兩星期內變老了,以葬禮作為一種「昔我已往」的成長儀式;楊德昌打破了典型成長小說(Bildungsroman)的三段式格局,他借另類的敘事架構告訴我們,人不是慢慢老去的,成長可發生在一瞬之間。

2017/05/09 | 陳娉婷

《一一》生命的交響曲:人不是慢慢老去的,人是一瞬間變老的

《一一》中的蒼老感,是超越年齡、超越世代的。不論是洋洋(幼童)、婷婷(少女)、NJ(中年人),都在一場喜事後的短短兩星期內變老了,以葬禮作為一種「昔我已往」的成長儀式;楊德昌打破了典型成長小說(Bildungsroman)的三段式格局,他借另類的敘事架構告訴我們,人不是慢慢老去的,成長可發生在一瞬之間。

2017/05/04 | TNL香港編輯

專訪小野——楊德昌的雄心與寂寞

講到台灣新電影,怎麼也繞不過楊德昌這個名字,他的作品細緻而精巧,對真實與虛幻的人生問題如實地呈現眼前,讓我們省思這個難解的課題。

2017/04/27 | 陳娉婷

專訪楊德昌靈魂伴侶彭鎧立:《一一》,我和楊導都在裏面

楊德昌遇到知音兼妻子彭鎧立,一位鋼琴演奏家,她深入丈夫的內心世界,把他的想像透過音樂表達出來,一同共譜了《一一》——他用鏡頭說話,她用音樂伴奏,留下了對生命看似輕盈卻又委實沉重的演繹。

2016/06/04 | 精選書摘

《再見楊德昌》吳念真專訪:他在寫論文,而非描述

楊德昌說,吳念真最精采之處,其實是在於對人性各種狀況及人際關係的理解能力,而這正是演技裡最困難的部分。

2016/02/11 | 張硯拓

期待療癒的《老師與流浪貓》卻有化不開的孤獨味,其實是要教會你「放手」

回憶的珍貴,在於它們已經「不再」,所以每每想起,只會更痛。但之所以痛,不也是因為它們太美好,太不捨得放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