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29 | Abby Huang
中國施壓更名,美聯合航空官網改用「貨幣」區分中、港、台
中國施壓外籍航空業者改名,美國聯合航空官網乾脆用貨幣區分國家/區域,把台灣改成「新台幣地區」。
2018/05/23 | 讀者投書
不承認九二共識,加速讓「一個中國」話語權被中共壟斷
面對邦交困境,蔡英文須給國人一個清晰的兩岸關係,若現在提不出一個清晰的論述,則馬政府時期的九二共識可為借鑑。
2018/03/23 | 黎蝸藤
《台灣旅行法》看上去有法律效力,但實際上另有玄機
以往幾十年,美台高級官員之間的互訪都是一個禁忌。可見,《台灣旅行法》如果被執行的話,也違反了美國政府一向的「一中政策」。
2017/10/30 | 柳金財
蔡英文政府「一中論述」的侷限與超越
蔡英文所提依據憲法及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主張兩岸維持現狀,固然可維持兩岸暫時穩定和平;但因未涉及兩岸終局狀態是否邁向統合,致難以化解兩岸僵局。
2017/10/25 | 讀者投書
拿麵包來換愛情:十九大之後的兩岸關係
從這份報告可以發現,中共的兩岸關係論述從「反獨」擴大到「促統」,要以和平手段統一台灣,但不放棄使用武力的可能。至於金錢收買年輕人的策略,作者認為討論這個問題時不能只放在兩岸關係上,而是該從全球性脈絡梳理。
2017/08/30 | 柳金財
前進還是倒退?「吳敦義路線」不是「馬英九路線」簡單回歸
吳敦義奉行馬英九兩岸路線,無疑的是中間溫和務實路線,然對兩岸關係是否產生最後定風錨作用,仍有待觀察。
2017/08/27 | 讀者投書
面對中美強權博奕,台灣該如何拓展生存空間?
台灣一定要善用美中間這樣的矛盾,在兩強目前各種博奕關係中找到弱化華府和北京合作的切入點,如此才能找到我國戰略上的生存空間
2017/08/21 | 讀者投書
我在世大運選手村,遇到因為「一中原則」差點無法來台的烏干達代表團
「我不懂,我們又不是政治人物,我們只是運動員,為何要這樣把這些複雜的政治因素扯進一個大家歡樂的場合?」他說。
2017/06/19 | 讀者投書
北京通往台北最近的道路,不是經由華盛頓,而是民主
活路外交早已被證明是錯誤的政策,台灣現階段不應陷入邦交國數量的迷思,應該思考如何透過自己的力量,以非官方的第三軌外交,或是各種民間交流機會,與世界建立踏實的外交往來。
2017/06/17 | 陳方隅
斷交之後,讓我們一起想想「中華民國」的過去和未來
我國的外交工作推展有結構上及歷史上的困境;世界各國在選擇「誰代表全中國」這件事情上其實是有很清楚和理性的選擇,而台灣從來沒有在法理上清楚界定自己的國格,也讓我們更是困在中國的陷阱裡面。該是時候好好討論台灣的國格以及國家正常化的進程了。
2017/06/14 | 精選轉載
台巴斷交最該擔心的不是民進黨,是國民黨:給國民兩黨和中共的幾點建議
這次台巴斷交,既意味著了中國實力超出眾人預期,也可能和川普在外交上消極封閉有關;少了美國的圍堵,北京拿得下巴拿馬,大概也就拿得下梵蒂岡。
2017/06/14 | 全面真軍
台巴斷交之後:外交政策不能靠親中,而是要靠國際離不開台灣
6月13日巴拿馬宣布與我國斷交,並於中國建交。面對這樣國際趨勢的變化,我們應該恐懼或是應該思考我國合理的新出路?
2017/05/25 | Lo
18國接力在WHA為台灣發聲,國台辦呼籲「各國勿干涉中國內政」
國台辦表示,世界衛生組織(WHO)是聯合國專門機構,「按照一中原則來處理涉台問題天經地義,我們希望世衛大會不會受到干擾」。
2017/05/22 | 羊正鈺
中國發函各國:不准「中國台灣省」參加WHA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表示,不是要參加WHA而已,而是要有尊嚴的去,要比照我參與四大國際組織的模式,要求會籍獨立,與中國互不隸屬。
2017/05/12 | 讀者投書
因《2758號決議》被迫退出WHO的台灣,無法、也不該再走回頭路
早在2005年中國已和WHO簽署《諒解備忘錄》,在秘書處向台灣發出邀請函前,必須先經過中國點頭答應。而在馬英九政府上台後隨著中國大唱「九二共識,一中原則之下」與北京政府手勾手達成共識,正式將台灣圈進不認一中原則就沒有未來的死胡同。
2017/04/06 | Lo
川習會怎麼談台灣議題?美國定調以「我們的一中政策」為基礎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首次會面,外交部今天說,已與美方充分溝通,確保中華民國利益不受影響,也歡迎美方信守《台灣關係法》承諾。
2017/04/04 | 財訊
神來一筆還是另有伏筆?張志軍對台獨放狠話,不只說給小英聽
從張志軍的警告,到美國務卿提勒森訪中,北京對台兩條主軸已經拉出,一是遏獨促統,二是持續與美國談判,達成台灣問題的利益交換。
2017/03/16 | 讀者投書
「社會民主主義」政黨追求「自由」?臺灣政治意識形態混亂,未來價值何去何從
臺灣的政治菁英,是否到了一個應重新思考價值理念,而棄絕私利行為的時刻?對於那些尚未分辨價值觀的菁英應該如是思考,對於那些聲稱「社會民主主義」的新興菁英,則實屬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