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1/20 | 李伊
把人當工廠機器的勞基法,就是勞資關係無法雙贏的真兇
從經濟、從社會、從政治、從法律的角度看本次勞基法修法,都會有特殊目的性,導致特定盲區。試從哲學分析勞資關係的本質,就不只看見爭議內容,而是看出爭議中哪些部分可調解、哪些部分不可調解。
風雨飄渺中定案:圖解107年勞動基準法修法內容
勞基法二次修法後,新制上路許多人都霧裡看花,Workforce勞動力量提出6大修法重點,讓您知道這次的修法改變了什麼,不讓勞工的權益睡著。
2018/01/16 | 極憲焦點
八大解析,看懂勞基法三讀後的「各種彈性」
勞基法三讀過後,造就了各種不同的「彈性」,極憲焦點整理了8大解析,讓身為勞工的我們了解如何因應,才能保障自己的權益。
2018/01/10 | Abby Huang
連續22小時表決、場內睡成一片:立院三讀通過《勞基法》修正案改了什麼?
經過18小時不斷電的逐條表決,立法院今(10)日上午通過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延長工時、連續上班日數將有條件獲得鬆綁,也將七休一正式送入歷史。上述修正條文於今年3月1日施行。
2018/01/10 | 彭振宣
「勞基法修惡」悲劇背後,隱含開啟未來新政局的曙光
《勞基法》修法這場悲劇的背後,似乎預告了在未來圍繞著勞權等議題的左、右板塊,有可能取代長期定義台灣政治版圖的統、獨板塊。但這樣的演變是否會成真,還是要看2018年底縣市長選舉的考驗結果如何。
2018/01/08 | 林冠任
黃國昌「燒聲」好笑嗎?民進黨就想讓你認為時代力量在做秀
時代力量凱道靜坐時,蔡英文畫下了史上最大的禁制區,這樣的「隔離」作法,其實為的就是避免時力被聽到、論述被理解,以免選民在思考的過程中動搖了對民進黨的核心價值,營造「作秀」氛圍的目的好處,只要想想理性中立的民眾路邊看到兩個人在吵架就知道了,他會有心情搞清楚誰對誰錯嗎?
2018/01/08 | 陳方隅
為何勞動部與民進黨的勞基法民調差這麼多?談何謂「引導式民調」
最近勞基法修法爭議沸沸湯湯,到底人們支持修法的程度為何?為什麼勞動部做的調查跟民進黨自己做的調查,結果南轅北轍?本文雖然有點長,但可以幫助讀者了解現在民意對勞基法修正案的看法,以及學習如何解讀民調。
2018/01/08 | 精選轉載
「為我們受難」的精神感動了勞工,但時力的目標不該只是最大在野黨 
時代力量立委在凱道靜坐禁食的行為感動了無數勞工,也證明了自己不是民進黨,但時代力量的下一步應該明確定義要取代國民黨成為最大在野黨,或是往執政之路邁進,競合之間又不侵犯到「本土化」的沉重帽壓力,分寸拿捏十分重要。
2018/01/03 | Abby Huang
監察院糾正行政院與勞動部,批勞基法修正案準備不足
監察委員表示,明知道社會各界有不同聲音、勞資有歧見,勞動部與行政院卻還迅速完成有重大影響又爭議性高的法案審查,法案修正造成社會莫大衝擊紛擾,有重大疏失,因此提出糾正。
實戰演練:用出勤卡教你如何計算自己的加班費
雖然政府官員說工作是「做功德」,但當我們辛勤工作、努力加班的同時,也該學著怎麼計算自己的「功德金」,免得權益被犧牲了。
2018/01/01 | Abby Huang
好的壞的,都是台灣:蔡英文臉書回顧2017年「重大事件」,你還記得哪幾項?
總統蔡英文臉書回顧2017年重大事件,包含了過去一年台灣的重大事件,不過也有幾件重大事件,獨漏在回顧影片之外。
2017/12/23 | Abby Huang
反對「過勞版」勞基法,萬人集結怒吼:「過勞是我們國家的病」
反對勞基法修正條文「越修越惡」,今日各大勞工團體、共計上萬名勞工走上街頭,口呼「我血汗過勞、你功德個屁」,要求將勞基法修正草案退回重審。
2017/12/20 | Abby Huang
【過勞歌單】全台「錄音帶們」1223上街,準備好要點什麼歌了嗎?
不只勞工團體將走上街頭,台北市勞動局長賴香伶昨(19)日也表示,身為地方政府執法單位,有責任向中央反映。她已和柯文哲請假,本周六將跟著勞團走上街頭,「做該做的事、說該說的話」。
2017/12/17 | 彭振宣
壓制勞權保護中小企業,等於在未來製造更嚴重的失業問題
讓中小企業生存,制定特別條款鬆綁某些行業,固然可以討論。但以中小企業的勞動條件為範本,制定全國一致性的標準,等於政府鼓勵全國的就業環境向這樣的模式靠攏。是讓惡劣的環境把勞工訓練成廉價勞力,再要勞工自行去跟資方議價。
2017/12/12 | Abby Huang
賴清德首次跟工商團體「早餐會」,除了「基本工資5年凍漲」還討論什麼?
對政府喊上市櫃公司員工起薪應該達三萬元,張忠謀認為,薪水待遇本來就是市場自由機制,政府反過來勸企業要提高薪水,「有點違反自由市場規矩」。
2017/12/09 | 劉繼蔚
我曾天真以為這種荒謬的修法,在「點亮台灣」以後,再也不會發生了
現今勞基法修法以台灣勞工需要加班為由,除了延長實際工時,更將勞工低薪視為理所當然。勞工是「被迫」需要延長工時,以常態性的過勞加班為代價,獲取能養家活口、使一家老小過著基本生活以上的薪資。這個需求是「被創造」出來的,並且本末倒置。而非典型勞動者,也將因勞基法對正職工的彈性,淪為比免洗筷更不如的卑微奴工。
2017/12/06 | 讀者投書
鬆綁工時的「特殊狀況」該由誰來定義?資方?勞方?還是政府?
世界各國包括工會力量最強、年平均工時最少的德國和重視勞資契約精神的美國,無一硬性表列工時例外狀況。現在修法方向朝鬆綁須經中央主管事業機關通過、勞動部審核、工會或勞資協商同意、地方政府備查層層把關,就是仿效德國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