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9 | 林彥邦
要回到「正常生活」,抑或面對真實?
這城市曾經有過的繁華,原來不過是醉生夢死;曾經讓人自豪的公共運輸,原來可以在一聲令下,變成壓迫的功具;曾經讓人深宵走在街頭,都不必擔心的安全和秩序,原來會輕易變成恐怖和驚嚇的象徵;而我們曾經以為過的自由,隨時可以被奪走,一絲不留。
2019/10/08 | 言士
猜想中共盤算:保住建制派議席,棄港保政權?
香港對中共的價值本身已經不多,「明日大嶼」可能就是香港的句號。因為這次抗爭,香港的經濟將會變得非常嚴峻,但是這可能只是將我們的終局提早而已。
2019/10/04 | 區家麟
反蒙面法:動用殖民地惡法的新殖民政府
今日動用殖民地惡法,跳過立法會,不容許蒙面;明天,可以縱容警方權力,學習宗主國行政拘留,引入尋釁滋事罪;後天,可以禁止你上網、封你報館。表面反蒙面,實則引入緊急法,令大家習以為常,習慣殖民地政府作惡。
2019/10/01 | 李修慧
經濟放緩、中美角力,中國國慶用「文革以來最大規模閱兵」提振士氣
中國這次閱兵非常突出個人領導色彩,出現擁護習核心等詞句,中國是以國慶閱兵對「中國夢」和「強軍夢」做最具權威性的政治宣示。
2019/09/27 | 讀者投書
「被一國兩制」的蘇格蘭,300年前也遇到台灣今天的問題
300年前,有些蘇格蘭人希望與英格蘭「邦聯」,但英格蘭人卻說他們談的是合併,沒有其他選項,最後簽下與英聯合條約的地方,一年前才擠滿鼓譟「處決英格蘭人」的蘇格蘭民眾,同樣的道理,現在是2019年,但我們知道明年或2024年會怎樣嗎?
2019/09/26 | 蕭家怡
「澳門不能亂」? 別擔心,澳門是不會亂(下)
有時我真不明白,那些動輒就說「澳門不能亂」、「唔好搞亂澳門」的人,其實對自己身處的社會究竟有多認識?
2019/09/25 | 區家麟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
〈願榮光歸香港〉的呼叫聲,或許就是中港無法融合的關鍵
唱歌時,他們亮起手機上的照明燈,他們摟著彼此的肩;在暴力已成為城市日常的香港,以希望餵養彼此,只是不知黎明何時來到。
2019/09/16 | 柳金財
香港反送中:「一國兩制實踐困境」與「經濟社會」的反撲
香港正面臨中產階級相對剝奪感增加,社會財富分配並不平均、住房難、貧富差距大、向上流動難等等的社會問題,使社會相對剝奪感加大,逐漸化為社會的怨懟及不滿。
2019/09/13 | 灰記客
「一國兩制」甚至不是遮羞布,香港已回不了頭
不管反送中運動是否最終被「打殘」,香港已回不了頭,因為被中共、林鄭和建制踐踏得近乎體無完膚的「一國兩制」,連一塊較體面的遮羞布也不是,只剩下赤裸裸的暴政。
香港憤怒之夏:只有兩國,才有兩制
中國官員與軍事將領殺氣騰騰揚言「止暴制亂」,對付他們所謂的「恐怖主義的苗頭」;但是香港人似乎已經看穿這樣的恫嚇伎倆,「跪求解放軍出動」成為網路流行的話語。
2019/09/07 | 高教公民
8條問答了解《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則是《香港政策法》的加強版,法案一旦通過,強化美國對香港自治狀況的支持和監察,美國國務卿每年需向國會提交報告,查證香港有足夠自治權,才能延續中港區別的待遇。
2019/09/07 | 李秉芳
惠譽24年來首降香港信貸評級:「一國兩制正受考驗」
儘管一國兩制框架將保持不變,但香港與中國經濟的金融及社會政治聯繫將逐步提升,意味香港將繼續融入中國的國家治理體系,也將帶來更多體制及監管方面的挑戰。
2019/09/07 | 李秉芳
人權要談、生意照做:梅克爾「訪中」除了當面提香港,還談了什麼?
帶著高層企業代表團訪中的梅克爾這回處理政治事務將得特別細膩:要在人權上對北京堅守底線、敦促讓貿易戰落幕,還要持續施壓以便德國企業能互惠地進入中國市場。
2019/09/06 | 黎蝸藤
香港騷亂的幾個問題(一):中國不再需要香港
一國兩制下,香港作為中國獨特的一部分,成為中央集權視角下的「異端」。正如中國不少保守派抱怨,香港回歸二十多年,「人心未回歸」,無法「真正一統」。
2019/09/05 | 區家麟
一直在喬裝的林鄭月娥
一個信譽破產的政府,喬裝聆聽民意。林鄭月娥一早知道自己與整個政府已經玩完,卻喬裝在管治。她也希望其他人一起喬裝,喬裝警隊好專業、喬裝團隊很能幹、喬裝兩制很圓滿、喬裝香港很正常。
2019/09/03 | Kayue
林鄭月娥回應錄音外洩︰入面不是每一個字都有含意
昨晚有一段特首林鄭月娥的說話內容流出,提到她自己「不可原諒」和「沒有選擇」,今早行政會議前林鄭見記者,回應有關內容。
2019/08/30 | 區家麟
市民要求的價值 ,五歲孩子都會懂
我們不會教孩子講大話、有錯不認、違反承諾和打人。這五件事,香港政府和警隊全部做足。市民只不過要求政府五歲孩子都懂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