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如碆靈祭祀之物》作者三津田信三:累積小小的「不安」,讓讀者在不知不覺間感受到恐怖
我個人認為,怪談誕生的背景需要一定程度的「餘力」與「時間流逝」,從太過悲慘的事件中是不會誕生怪談的。雖然日本文化中的怪談幾乎擔負起「娛樂」這項工作,仍會因時代與故事內容不同而成為「諷刺社會」的作品,稱得上相當富有多樣性。
專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作家群:將這些材料拼接在一起的快樂是很強烈的,雖然很難
我並沒有特別意識這是一部接龍小說,在這層意義上其實跟我平常寫作的怪奇短篇是同樣的結構。我只有特別注意一點,就是顧慮到後面接棒寫作的作家,因此要小心「不可以寫得太複雜」。
專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作家群:小說接龍的前一棒害我不能隨便寫
不同作家聚在一起類似「命題作文」式的創作,您先前有類似經驗嗎?您最喜歡其他幾篇作品裡的哪一篇?為什麼?
2020/02/21 | 精選書摘
《筷:怪談競演奇物語》小說選摘:他將筷子插在飯碗裡,向「筷子大人」許願
音湖同學到底是在哪裡得知這麼奇特的儀式?我疑惑地開口詢問,他說這在他待的關西學校裡其實挺有名,他還繪聲繪影地告訴我不只是那間學校,「筷子大人」的儀式也在其他學校廣為流傳。
專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作家群:知道要用「筷子」寫故事時,第一個想到的是?
得知題目是「筷」時,第一個聯想到的主題、氛圍,或想依此寫成故事的概念是什麼?後來完成的故事,與您當時想像的相同嗎?或者有很大的差距呢?
2019/10/09 | 精選書摘
《如幽女怨懟之物》小說選摘:紅牌花魁不一定是美女,賺得少的也未必就是醜八怪
對於花魁,起初我只有羨慕與嚮往。然而隨著在樓裡的日子一長,我漸漸覺得花魁充滿了神祕。儘管這樣的神祕極富魅力,同時卻也令我不安。很快地,這股不安愈來愈強烈,不知不覺間,竟甚至令我對花魁萌生出恐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