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3 | G WU
考慮西進的青年們,先想想這六大成本你承受得住嗎?
想要西進的有志青年們,在薪水、舞台之外,還有哪些是西進前應該要知道的。
2018/09/09 | 羊正鈺
「被噤聲」的中國P2P受害者:抗議遭毆打、回家被監控,只好自殺留下遺書
中國各地眾多網絡借貸平台「雷爆」圈錢跑路。成千上萬P2P受害人到北京、上海、廣州等地集體維權,被大批警察強行抓捕遣返,但受害人反映的問題和提出的維權訴求至今未獲實質性進展。
2018/08/31 | 精選書摘
金宇澄《回望》:他變成工人,我變成農民,我倆真正地「工農結合」了
他對照母親的記憶,重新探索父母年輕的過去。因為再鮮明的記憶也終將消逝,除非我們「回望」。一部關於父母的回憶之書,留住一段幾乎被遺忘的歷史。
2018/08/08 | 精選書摘
《英格的孤島》:甜蜜夾雜恐懼,猶太女孩的上海「落髮記」
就在英格自以為快要安抵家門時,迎面來了兩個日本兵,搖搖晃晃,步履蹣跚,顯然是剛從一家妓院出來。這些低階的小兵平常總不忘在虹口居民面前展現他們的「大權」,尤其在喝了酒以後。
2018/08/08 | 精選書摘
《英格的孤島》:從德國流亡到上海,猶太女孩除了中文還得學日文
混合著思念和厭惡之情,英格緊緊盯著銀幕上自己完美入鏡的家鄉,以前的家鄉。看到成千上萬的群眾,在柏林奧林匹克的運動會場上,對著元首瘋狂歡呼的一幕,讓她不禁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2018/08/07 | 精選書摘
《銀娜的旅程》:一個完全正常的人,突然間就因為種族的不同,而變成了恥辱
剛到德國的時候,伊娜也曾因為她來自不同的國家而受到嘲笑,卻從來沒人對她說過這種話。今天為什麼紮著金髮辮子,有著湛藍眼睛的英格,反而屬於低等的人種呢?
2018/07/31 | 精選書摘
我不知道第三度把小姨嫁出去的外公外婆是放心了?還是重新又懸起了一顆心?
我猛然意識到,萬一小姨還有第五次婚禮,到時連小表妹都嫁人了,難道女儐相還是我嗎?
運動還是賭博?燦爛夜上海的「跑狗」文化
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張寧副研究員,透過史料分析跑狗文化的形成,探討跑狗對於近代上海的重要意義,包含:中西方對於「運動或賭博」的文化差異、促成「夜上海」的形成、以及提升女性社交地位等等。
2018/06/17 | 王偉雄
在中國旅遊的二三事
在中國這十多天,到過不少地方,見到很多人,在兩大城市及三水鄉,卻只見過兩次不文明行為。
2018/06/15 | 讀者投書
來上海發展好嗎?薪資要怎樣談才對?首先我要問「你為什麼來?」
對於想過來闖蕩的朋友,我覺得當下中國正在大舉擴張發展,只要你敢想、敢做,這裡的舞臺與晉升機會都非常多,並且要求你成長的速度比臺灣快好幾倍。在上海工作,你三個月內會面臨到的客戶與機會選擇可能就比你在臺灣一年時間還多。
2018/05/12 | 精選書摘
章緣〈殺生〉:不管他來的時機好壞,都請她憐惜眷顧,確保他來到人世
它是零,是虛無,如果它有重量,那也是微乎其微,如陽光下飄浮的塵粒,或只是一聲渺渺的歎息。
《功夫》裡的斧頭幫原來是真的!幫主王亞樵傳奇的一生
大家以為「斧頭幫」這東西是《功夫》電影中創造出來的虛構團體。實則不然,他們真實存在,但卻不像電影中這樣穿著個帥氣黑西裝,梳了個煞氣的大油頭,當然他們也不會跳「斧頭舞」這東西拉。今天就來講講他們的老大──王亞樵的經歷吧。
2018/04/27 | G WU
人才為何要捨棄高薪回台灣?
低薪、人才外流、缺乏專業尊重、產業轉型遲緩等議題,在台灣早已成為成腔濫調,但卻也是不爭的事實。我們都希望可以在台灣安居樂業,但是現實的環境卻讓我們一再懷疑,當初的決定是否值得?
住海外就是沒跟祖國同甘共苦:上海宣布「註銷戶口政策」
新政策的新聞震撼了海外的中國人民,因為註銷戶口意味著他們可能無法領取退休金或出售登記名下的房地產。許多人也擔心其他一線城市會跟隨上海市的腳步禁止雙重身分。
2018/02/28 | 讀者投書
讀英文報紙的老太太,眷戀著被外省人掌握、再也回不去的老上海
外省來的「上海人」越來越多,使得這座城市的居民,對城市本身的文化底蘊越來越不熟悉,也讓上海的固有文化在都市文明發展過程中,消失的越來越快。
2018/02/13 | 讀者投書
新上海的老腳步:與「上海活字計劃」設計師的城市散步之旅
歐美、東京、香港、台北,都有厲致謙進行type tour的足跡,然而在這座他著手進行「上海活字計畫」的城市,type tour卻尚未成行。
2018/01/05 | 精選書摘
21世紀海上文學《租界》:以考古學家的周詳和詩人的偏僻趣味,重建1931年的上海
小白在《租界》中對人性的了解有時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不是了解,是一種深入的理解力和想像力,源自於寬闊幽暗的心,這心裡,有一個鍊金術士的密室。
2017/12/01 | Lo
為什麼天龍人要住在「中國地圖」裡?台北有條被遺忘的「中正路」
台北市路名有大量的中國元素,一直被認為是1949年國民政府來台後的「心懷故土」之舉。但出現這些路名的初衷,或許並非完全是為了緬懷失去的中國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