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亞泥的「礦權展延」撤銷後,經濟部還想再上訴嗎?
因為政府沒有改革的決心,兩年前大家聲勢浩蕩地走上街頭,喊著「撤銷亞泥、礦業改革」,兩年後,同一群人還是必須在這邊喊一次。
亂請律師只想「二審再拚」,司法改革後會讓你哀哀叫
刑事訴訟金字塔改革之後。將來當你一審不請律師或者是請了兩光律師,一審判決後才開始緊張,二審換人重來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成本,甚至是愛莫能助。
非告訴乃論之罪,有沒有「無罪和解」的機會?
一般而言,犯了非告訴乃論之罪,縱然事後取得被害人完全原諒,被告若能得到個緩刑判決就已算很不錯,要完全脫罪十分困難,但是否有可能透過默契操作,達到脫罪的效果呢?
2018/03/30 | 法操FOLLAW
醫療糾紛下的黃慧夫醫師,有無其他救濟的機會?
近日「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臉書專頁貼出一段影片,從醫13年的台大醫院整形外科主治醫師黃慧夫,懷著滿腔熱血及使命感,在遭遇重大事件時盡心力搶救生命( 曾為八仙塵爆多名急診傷患進行手術),卻因過去司法體制、一場官司判決,讓他前途近乎全毀。
2018/02/21 | 法操FOLLAW
司法院欲大幅改造刑事訴訟制度,可能的修法方向是什麼?
司法院日前發布新聞稿,宣布現在已經研擬完成大幅修正的刑事訴訟法草案,以便實現「金字塔型訴訟制度架構」,並將重心擺在二、三審的改造上。究竟這次預計的修法方向修了什麼?又可能會帶來什麼影響?本文將一一介紹。
七警還餘下多少刑期?
七警案的所有被告已先後獲准保釋等候上訴,那他們還需要再入獄嗎?刑期有多長?
【七警案】上訴庭首度受理案情爭拗
上訴庭副庭長就七警案兩名被告的案情爭議理由批出上訴許可,是上訴庭首次受理有關七警案的事實爭拗。
2017/11/14 | 法操FOLLAW
上訴三審條件放寬,輕罪將來可上訴?
2017年11月7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刑事訴訟法修正案」,本次修正是針對「上訴三審」的相關規定進行修正。這次修法簡單來說,就是未來輕罪一審獲判無罪,二審卻判有罪的情形,可以上訴三審。但大家知道這與現行上訴的規定有什麼不同嗎?什麼案件可以上訴到三審?三級三審得訴訟制度保障又是什麼?
2017/09/25 | 法夢
刀仔鋸大樹︰街頭音樂人的司法抗爭
街頭音樂人黃宗成多次上訴至高等法院,最終法官收窄了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4(15)條的範圍。這雖然是刀仔鋸大樹的少有成功案例,仍展示了司法抗爭的可能。
2017/09/12 | 法夢
【東北案判詞出爐】 法夢點評判詞中的和諧論及公民抗命
香港上訴庭既然要「討論非法集結的控罪要旨和點出集體破壞公共秩序罪行的共同特徵」,不是應旁徵博引,充分討論正反案例嗎?何以到最後只有適用性存疑但卻一致指向重判的案例獲三位法官垂青呢?
「七警案」極可能上訴至終審!
作者一直留意紀律部隊涉案,被控公職人員的心態和處理,就此分享對「七警案」極可能上訴至終審法院的看法。
2016/11/21 | 馬龍
【漫畫】梁頌恆要上訴? 咪住,你明明話法治.....
香港漫畫家馬龍,定期創作漫畫作品,思考話題不失趣味幽默。
2015/09/21 | Kenzo
徐自強判無罪高檢署要提上訴 司改會:折磨人民20年毫不在意
民間司改會表示,檢察官提出上訴令人深感失望,讓人覺得檢方沒有進步的人權意識,「反射性上訴更顯得沒擔當,折磨人民20年毫不在意」。
「支付命令」這種法律的疏漏,我們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
我想司法的本質,應該是讓每個不得不經歷訴訟的人,都有一個公平公正的審判流程。但從土雞城老闆的案例,你覺得他有受到公平公正的審判嗎?我認為是沒有的。當然因為法律是人制定出來的,難免會有制定時沒有想到的疏漏。重點是我們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疏漏?司法院的態度,讓我覺得他們面對疏漏的的態度就是:不認錯、少數案例可以忽略。有這樣的司法院,你覺得台灣司法值得你相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