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08 | 高紹沖
抵抗蒙古帝國的勇氣(二):西藏盡頭,不丹的獨立戰爭
雖然蒙古的和碩特汗國與西藏的甘丹頗章政權仍舊認為「不丹是西藏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願放棄,累次來犯,但始終未能取得決定性勝利,屢屢遭不丹擊退,不丹也終於在「獨立戰爭」中贏得西藏對其自成一國的承認。
2019/09/01 | 高紹沖
不丹見聞錄:充滿佛陀與幸福的隱士之國
不過處在變動迅速的世界,要常保幸福快樂便實屬不易,不丹透過國家定位、傳統文化、宗教信仰、政策引導仍舊維持相當不錯的水準,使幸福與快樂並非空談,而是深入人心、俯拾即是。
2019/08/10 | 精選書摘
《慢宿,在旅館中發現祕境》:在德瑪鈴卡,靜靜獨享不丹專屬的歷史風華
時間來到德瑪鈴卡,彷佛都可以被設定以一秒二十五格緩慢移動,城市煩囂的速度於此緩下步伐,行住坐臥變成一個又一個慢動作,在最純粹的旅宿空間裡悄悄地舒展被束縛的靈魂。
2019/03/30 | 讀者投書
韓粉並非統派匯流,而是「黨國社會」保守派大集合
「為什麼性別有多元?環保能當飯吃?說『原住民很會唱歌跳舞』為什麼不對?」在政治改革歷程、在教育制度變遷下,傳統的「保守派」越來越不能理解各種「新思想」,而從骨子裡透出來的保守主義思想的韓國瑜,反而讓這些群眾感到熟悉、安心及安慰。
蕞爾小國不丹,如何致力於生物多樣性維繫及保育工作?
在人生基本問題是「如何在物質生活及精神生活之間保持平衡」的理念下,不丹提出了由「環境及資源保護」、「公平且永續的經濟發展」、「傳統文化的保留」及「良善的治理制度」四面向組成的國民幸福指數。
2018/07/21 | Harper's BAZAAR
被洗滌的靈魂,一生一定得探訪一次的不丹之旅
「什麼能讓我們真正快樂?」當我們的班機經過雲朵繚繞的山脈,降落在被譽為「地球上最快樂的所在」——不丹,這個小而遙遠,卻美得令人震懾的、一個潛藏在喜馬拉雅山東部的神秘國度時,我問了自己這個問題。
2018/07/15 | 精選書摘
《民主是最好的制度嗎?》:用增稅壓抑物欲的「幸福之國」不丹
一直以來,不丹將「國民幸福總值」(GHN)這種特別的標準作為治國理念,並不斷摸索能顧及公平性與環境的國家成長方式。如今,人們已經開始察覺到購物的魅力。
2017/11/29 | 觀念座標
尼泊爾大選:印度與中國再度在南亞進行「投票箱角力」
週日(11月26日),尼泊爾在廢棄皇室、內戰終止之後首次舉行大選。這是兩階段大選的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將在12月7日舉行。此次選舉是尼泊爾的歷史時刻,但參與競爭的不只是尼國政治勢力,也有它強大的鄰國——南邊的印度與北邊的中國。
2017/09/05 | 財訊
中印洞朗之爭背後的南亞戰略風暴:都是習近平「一帶一路」惹的禍?
習近平上台以來強推「一帶一路」,在印度國安界人士眼中,早已對印度形成夾擊。 洞朗之爭放在這個脈絡下來看,就不僅僅是一場單純的領土糾紛了。
2017/09/05 | 財訊
中印洞朗之爭背後的南亞戰略風暴:都是習近平「一帶一路」惹的禍?
習近平上台以來強推「一帶一路」,在印度國安界人士眼中,早已對印度形成夾擊。 洞朗之爭放在這個脈絡下來看,就不僅僅是一場單純的領土糾紛了。
2017/08/18 | 周雪君
中國官媒視頻嘲諷「叫不醒裝睡的印度人」,被批種族歧視手法低俗
錫克族在英國的記者協會表示,中國媒體竟然以如此低層次手法醜化錫克族來嘲諷印度,實在悲哀,而錫克族其實只是佔印度人口少於2%。
2017/07/16 | Lo
印度上百顆核彈轉對中國,中印邊界衝突在「不丹」越演越烈
中國與印度2012年的雙邊會議中,雙方同意在找到最終辦法之前,印度、不丹、西藏三方交會處的現狀不應該被改變。
2016/11/18 | TNL香港編輯
不丹記者轉載帖文 遭起訴誹謗索償30萬 
「跟其他國家不同,我們的民主是國王賦予的。我真誠相信,我們的冷漠與自滿,以及不必要地執行嚴重自我審查,是浪費了這份珍貴的禮物。」
香港4成受訪者想移民,對生活悲觀 從量度幸福說起
GDP增長並不代表人民生活快樂,愈來愈多國家、學術機構及民間團體設計福祉指數,以了解市民生活和社會狀況。智經研究中心製訂的「智經幸福指數」發現, 2000至2015年,香港實質人均GDP累積增加了56.9%,但「幸福指數」僅上升0.4%。
香港4成受訪者想移民,對生活悲觀 從量度幸福說起
GDP增長並不代表人民生活快樂,愈來愈多國家、學術機構及民間團體設計福祉指數,以了解市民生活和社會狀況。智經研究中心製訂的「智經幸福指數」發現, 2000至2015年,香港實質人均GDP累積增加了56.9%,但「幸福指數」僅上升0.4%。
2016/07/26 | Candy Bird
【插畫】不丹筆記:沒有捷徑,才是人生該有的樣子
旅遊不丹時一路上少有隧道、沒有高架橋,從首都廷布到帕羅國際機場,沒有地鐵也沒有快速道路可直通,得乖乖走完該走的山路,這讓我想著:追求快速便利真的應該是我們的唯一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