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6 | 譚蕙芸
一紙「不反對通知書」的意義
有一些相對「和理非」的示威者因為各種考慮,傾向出席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遊行,他們到底想甚麼?
2019/08/19 | 蕭家怡
用一對拖鞋,記一個創舉
看著自己那雙巢皮腳,回想起廿多年前聽過的叮嚀,我決定,重新寫下我對「香港腳」的定義──一百七十萬以上香港人為守護家園而得到的一雙巢皮腳。
2019/07/29 | 法夢
以「元朗黑夜」解釋反對《公安條例》兩大理由
香港政府經常以《公安條例》檢控示威者,但其條文含有不合理限制集會、示威自由,例如須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制度,以及懲罰人民集結卻忽略真正罪行。
2019/07/26 | 精選轉載
警方發咗反對通知書,去元朗遊行集會有乜法律風險?
根據《公安條例》,公眾遊行只可以喺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或當作已出不反通知書下,先至合法。但喺7月25日,警方發出咗反對通知書,如果7月27日嘅遊行繼續,咁遊行就會係《公安條例》第17A(2)(a)條下嘅未經批准集結。
2019/07/15 | 林兆榮
714沙田記錄︰警察肆意進商場、包圍合法集會
經過6月12日的中信事件,還有今晚的新城市廣場事件、百步梯四面楚歌,所謂的「不反對通知書」,所謂日常生活的自由,已經蕩然無存,「不反對通知書」已是歷史文件。反正有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結果沒有分別,在任何公眾地方都在非法集結。
2019/06/14 | 陳宇明
點解民陣遊行集會完都一定要散水?
不反對通知書其實就係遊行策劃人同警方商討的細節,傾掂後警方發出的,有好多細節位申請人要負責,否則算是違反公安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