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7/20 | 躺平青年

中國式歧視登峰造極,「人下人」的命不如「人上人」的狗

中國官方和民間不時鼓噪西方世界對其種族歧視和有色眼鏡,殊不知中國內部才是全球最不平等、最不公平的地方之一。中國人長期生活在不公平、不正義的環境中,他們無力也無願去構建一個普遍自由、機會均等的社會,他們不懈追求地是有朝一日能騎在別人頭上耀武揚威。

2021/07/02 | 辣台妹聊性別

數位女性主義:更多#metoo也更加厭女,網路帶來的解放還是限制?

縱使科技的進步帶來了是低門檻的發聲管道,任何人都可以以低成本的方式來近用媒體,達成如#metoo運動的成效。但這樣的無過濾且低門檻的特性,卻加速了新一波的厭女風潮,使得數位女性主義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2021/02/24 | 精選書摘

《為何不平等至關重要》:若要了解社會如何運作,得把「應得」納入考慮

「應得」的重要性有限。一個做出重大科學發明的人獲得稱讚和推崇是恰當的,但不表示這些回應要以金錢獎勵來表達。

2021/02/24 | 精選書摘

《為何不平等至關重要》:若一個人比他人付出更多努力,他就應該得到更多嗎?

我們如何理解「努力」的意義?一個人可不可以因為有特殊技能,而值得更多的經濟獎勵?哪些能力值得如此待遇?

2019/07/30 | 精選書摘

《乾脆躺平算了!?》:一碗碗瀝青味滷肉飯堆疊起來的貧窮

直到現在,我們有時候還會想起那樣的滷肉飯,尚恩總是露出嫌棄的表情說:「那個滷肉飯就像鋪路的瀝青一樣,是沒有人要的東西。」

2019/04/16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不是叫人「學會看新聞」就能解決

提升媒體素養,是個人免疫力的問題;拒看爛媒體,是個人避免去公共場所的問題,然而面對假訊息與劣質內容的氾濫,整體社會的問題需要的是找出病因,發明勤洗手、戴口罩,才能有效地應對流感肆虐。

2019/02/26 | 巷仔口社會學

如同雙面刃的債務,如何製造不平等與社會排除?

政治人物與一般大眾的目光始終聚焦於薪資與財富之上,另一個反映個人與家庭經濟安全的重要面向「債務」(debt),卻仍未能受到實務界與學術界應有的重視。而債務就像雙面刃:在新自由主義浪潮下,債務彌補了日漸不足的社會安全網;但債務卻也可能造成未來的重大負擔。

2018/11/16 | 讀者投書

怎樣的社會、教育制度才能讓人非同凡響?

更值得我們去問的,不是如何造就更多「成功」,而是該問:如何才可締造一個相對公平的社會?如何才何除去令人不能「非同凡響」的障礙?

2018/09/16 | 精選書摘

《Big History大歷史》:資本主義必須不平等,才能夠生存與繁榮

資本主義業已證明了其有能力生產充沛的物質財富;然而,資本主義也證明了其無法平均、人道地,以及長治久安地分配全球財富。

2018/06/14 | 女性主義有事嗎

生理男性們,從來就不會有「女權過度高漲」­的一天

女性主義主張推翻父權的同時,其實也解放了受困於父權眼光的男性。所以,不一定要是女性才需要了解女性主義,身為一名生理男性女性主義者,不僅讓你可以更了解身為另一個性別的困境,也能同時讓自己審視自我在這個體制擁有什麼、受何所困。

2018/06/13 | 女性主義有事嗎

生理男性們,從來就不會有「女權過度高漲」­的一天

女性主義主張推翻父權的同時,其實也解放了受困於父權眼光的男性。所以,不一定要是女性才需要了解女性主義,身為一名生理男性女性主義者,不僅讓你可以更了解身為另一個性別的困境,也能同時讓自己審視自我在這個體制擁有什麼、受何所困。

2018/03/16 | 運動視界

NBA探花Jaylen Brown哈佛演講:籃球員還是知識份子?誰說我不能兩者兼得

一度被譽為「全美最強高中生」的2016年NBA探花Jaylen Brown,立志要成為「球員工會主席」,以下他將討論「體制化的體育與教育」、「蓄意的不平等」、「體育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以及「為什麼運動員應該用自身影響力發聲,推動社會進步​」。

2017/12/13 | 白經濟 TalkEcon

百萬年薪可以排第幾名?台灣的所得分配

我們在這裡要討論兩個問題:所得的分配和流動。我們能不能回答這些問題:和世界其他地方比起來,臺灣是不是一個公平的社會?前1%的有錢人賺走了多少比例的財富?我們的貧富差距在擴大中嗎?我們怎樣衡量分配的不均?如果分配情況真的不好,我們該怎麼辦?

2017/06/25 | 精選轉載

《菁英的末日》:為什麼菁英都說幹話、作幹事(下)

那些真正的菁英,與社會大眾的水平和垂直距離都極遠,缺乏真實世界經驗。他們就像是很會畫戰術的教練,自以為高招,卻對球員缺乏理解,也沒有贏得球員的心。說幹話、作幹事,是很正常的。

2017/06/24 | 精選轉載

《菁英的末日》:為什麼菁英都說幹話、作幹事(下)

那些真正的菁英,與社會大眾的水平和垂直距離都極遠,缺乏真實世界經驗。他們就像是很會畫戰術的教練,自以為高招,卻對球員缺乏理解,也沒有贏得球員的心。說幹話、作幹事,是很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