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10 | 蔡又晴
川普宣布退出WHO,更加證實美國非洲政策的失敗
川普聲稱說要退出世界衛生組織,與美國的國家戰略是牴觸的,因為美國正希望抵銷中國在非洲與第三世界國家的影響力。這些地區正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工作重點。
2020/06/09 | 讀者投書
武漢肺炎疫苗若是研發成功,能否兼顧「人道」與「獲利」?
疫苗研發除了要審視公私合夥關係,解決公與私利益間的平衡之外,人道考量也是需要關注的重點。
2020/06/07 | 德國之聲
川普的制裁與捍衛香港自由無關,不會真的傷害中國利益
香港人的抗爭運動不能信賴川普。 德國之聲專欄作者澤林認為,川普宣佈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以及要對中國實施制裁,但這一切都還存在著不確定性。
2020/06/03 | TNL 編輯
《美聯社》取得錄音檔:中國拖延公布疫情資訊,WHO為哄中國只好多稱讚
《美聯社》取得獨家錄音檔,顯示世衛組織(WHO)對於中國資訊不透明深感頭痛,為安撫中國、取得資訊,只好多多稱讚中國,以免中國封閉溝通管道,讓全球防疫難題雪上加霜。
踢走台灣的IMF與疫情下的WHO:國際組織的「治理偏差」如何影響小國利益?
IMF的偏差治理經驗可以得知,即使具財務危機的國家,只要有IMF為其背書,國際資本依然會持續注入,直到災難性的危機降臨,同樣的道理,一旦世界衛生組織不能夠公正、即時的揭露傳染病風險資訊,則可能讓他國掉以輕心,最終錯失了控防危機的關鍵機會。
2020/05/31 | TNL 編輯
川普退出WHO各界罵聲連連,對台灣的國際地位又有什麼影響?
川普5月29日更正式宣布「全面終止與世衛的關係」,等於確定停止金援世衛。但無論是聯合國、歐盟還、各國領袖還是公衛學者、醫學專家,都不認同川普退出WHO的決定。
2020/05/31 | 李修慧
川普宣布G7峰會延後到9月後,為了因應中國,還可能擴大為G10
川普表示七大工業國集團已不能代表世界現在發生的一切,這是過時的國家集團,他認為加入韓國、澳洲、印度的G10或G11是個不錯的集團。白宮主管戰略溝通的官員法拉表示,這項會議將能匯聚傳統盟友,討論如何因應中國。
2020/05/26 | TNL 編輯
川普、巴西衛生部都說好用的「羥氯奎寧」可能增加死亡風險,WHO暫停臨床實驗
一度被認為是武漢肺炎解藥的「羥氯奎寧」被發現可能增加死亡風險,世界衛生組織(WHO)因此宣布暫停從3月以來的羥氯奎寧臨床實驗,不過巴西衛生部仍表示,不改變採用羥氯奎寧治療的建議。
2020/05/21 | 精選書摘
《現代醫學在台灣》:WHO與1950年代台大護理教育之改革
無論是美援會、WHO等專家均一致認為台灣有設立大學護理系的必要,而且只有台大具有設系的條件。1955年,教育部依WHO與美援會的建議,允准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籌設護理學系。
2020/05/19 | TNL 編輯
川普發信給譚德塞:30天內不改革,美國可能「永久終止」金援甚至退出WHO
川普重申,美國每年提供世衛4.5億美元(約新台幣134.8億元)資金援助,中國僅提供4000萬美元(約台幣11.9億元),美國沒有被公平對待,世衛還提供許多不好的建議。
2020/05/18 | TNL 編輯
受譚德塞邀請,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將於今晚世界衛生大會致詞
台灣已經連續4年未參與WHA,今年因防疫有功,外界關注台灣是否能因此參加今年的視訊會議。不過會議尚未開始,各方已經私下展開密函戰,施壓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
2020/05/18 | TNL 編輯
確定無緣參與WHA視訊會議,「台灣議題」將延至秋天實體會議再行討論
台灣今日並無新增個案,連續11天零確診。雖然在防疫上維持平穩,但今日登場的WHA,台灣仍然無緣參與。
2020/05/12 | TNL 編輯
美國參議院通過法案挺台參與WHA,但3年來已提過5次「類似法案」
美國參議院則通過法案,敦促美國國務院協助我國參加WHA,但這不是美國國會第一次通過類似決議,去年的法案就無疾而終,外交部長昨(11)日也表示,美國今年仍不會再WHA上為我國提案。
台灣若只強調「參與」WHO,將永遠無法破解世衛的潛台詞
如果台灣再次「參與」/出席WHA,是依照過去的模式,等於再次確認台灣接受中國為宗主國。否定台灣國家地位的行為,一次的傷害就夠了,千萬不能再有第二次。
當東亞發展中國家傳來警告,「西方中心主義」導致歐美輕忽疫情
這次歐美不僅未免疫於「南方」的新興傳染病,甚至還透過旅行者再傳到各地,相較之下,位處東亞的發展中國家難得成為「保護」西方的介入者。
2020/05/08 | TNL 編輯
美國力挺、邦交國提案致函秘書長,台灣要怎樣才能參加WHA?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日前指出,在符合一個中國原則的前提下,中國政府已經對台灣參與全球衛生事務「作出了妥善安排」。
2020/05/07 | 德國之聲
後疫情時代對中國索賠與調查,可能會有什麼結局?
隨著在全球病毒災難中索賠以及調查的呼聲高漲,中國和世界各方不得不冷靜地對其可能性和最終的結果有一個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