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6 | 余杰
越裔美國人禁止越共國旗,華裔美國人仍被黨國牢牢地牽著線
我跟鄰家的老爺爺聊天,他告訴我說,他們一家是逃離越南共產黨統治的船民,經過九死一生才抵達美國、開始新的生活。幾十年來,他們始終拒絕回越共統治下的家鄉探親。他說起越共來,簡直恨之入骨、咬牙切齒。
2019/10/11 | 讀者投書
自己的國家除了「自己救」,美國、日本會不會來救?
外交關係必然是兩個當局之間的關係,而這個關係只存在於現任執政黨之間,友台法案確實可以當作外交部業績,不過具體上如何提升台灣的安全保障,執政黨應向國人說明。
2019/10/08 | 言士
猜想中共盤算:保住建制派議席,棄港保政權?
香港對中共的價值本身已經不多,「明日大嶼」可能就是香港的句號。因為這次抗爭,香港的經濟將會變得非常嚴峻,但是這可能只是將我們的終局提早而已。
2019/10/08 | 余杰
「五四」 思想三大病灶:何以未能締造出民主中國,反而墜落為文革?
「五四」高舉了德先生(民主,democracy)和賽先生(科學,Science),卻忘記了更重要的李先生(自由,liberty)和瑞先生(共和,Republic)——後兩者更加重要。
2019/10/04 | 區家麟
中國國慶閱兵,公然違反《國旗法》
常常聽說「依法治國」四個字,不過他們沒有告訴你,「依法」這回事,不適用於黨。閱兵大典公然違法,全國14億人在電視直播看得清楚,但全民噤聲。
2019/10/03 | 陳婉容
在美國的巴士上聊到香港,他仍然要怕隔牆有耳
早前跟一位大陸研究生在巴士上聊到香港,他只是說研究很忙,沒有了解香港的新聞。但隔了幾天,他說︰「其實我不是不知道香港的事,只是在巴士上,很多人……隔牆有耳。」
蘇聯花了70年倒台,中共呢?
七十年了,蘇聯1922建國,但1989柏林圍牆倒塌後,就明確顯現其崩潰的敗象。中共政權在今天卻是靠著國際資本主義給予支撐並壯大。只要我們明確清楚知道這是個價值與意識形態的鬥爭,不再拿「修昔底德陷阱」美化中國的挑戰,這個共產主義七十年魔咒不是不可能應驗的。
2019/10/02 | 讀者投書
警察似是而非的「暴動定性」,意欲何為?
對於這種字面上似是而非的「暴動定性」,筆者倒認為是多此一舉。
2019/09/28 | Lo
【圖輯】中共建政70週年:「高品質」的國慶禮物,來自景德鎮的習主席雕像
今年正好是中共建政70週年,景德鎮陶瓷藝術家馮成仁表示,他目前大多數訂戶都是要買「高品質禮物」,而習近平雕像就是其中一種,會購買的人都是老闆,其中許多人是黨員。
2019/09/25 | 精選書摘
史景遷《追尋現代中國(下)》:為了充實法律人才,中共把優秀軍官轉任到文官體系
不管改革的進程是放慢還是加快,都不能忽略一個事實:中國政府選擇步入了一個法律的世界。中國欲發展完善的法律體系,首先要訓練自己的律師。但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導人而言,這是一項特殊的挑戰。
2019/09/16 | 李秉芳
不顧民眾反對,索羅門內閣投票「中國27票、台灣0票」確定與台灣斷交
索羅門群島是南太平洋地區第三大島國,也是我國在太平洋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邦交國,索羅門島民對台灣長期援助與支持抱持高度正面評價,此次斷交決定也使民間怒火燃燒。
2019/09/16 | TNL香港編輯
中共黨媒重刊習舊文:照抄他國政制行不通,國破人亡例子比比皆是
習近平表示,照抄、照搬他國的政治制度行不通,「會水土不服,會畫虎不成反類犬,甚至會把國家前途命運葬送掉」。
2019/09/13 | 灰記客
「一國兩制」甚至不是遮羞布,香港已回不了頭
不管反送中運動是否最終被「打殘」,香港已回不了頭,因為被中共、林鄭和建制踐踏得近乎體無完膚的「一國兩制」,連一塊較體面的遮羞布也不是,只剩下赤裸裸的暴政。
2019/09/03 | 沈祐平
中共社會信用制度雖「邪惡」,套在狗身上卻很實用
社會信用評等雖常招來各種批評,但同一套系統如果套用在狗身上,透過一系列評等記錄挑選出好狗和好主人,讓他們在社會上得到比其他狗更友善的待遇,其實相當實用。
2019/09/03 | 沈祐平
中國社會信用制度雖然「邪惡」,套在狗身上其實很實用
中共對民眾進行社會信用評等的做法,雖常招來各種批評,但同一套系統如果套用在狗身上,透過一系列評等記錄挑選出好狗和好主人,讓他們在社會上得到比其他狗更友善的待遇,其實是相當實用的。
2019/09/02 | 德尼思化
大拔河與小拔河:港人和中共對抗的鬆緊政治哲學
政治拔河的勝利目標不是把對方拉過中線,而是要把對方的隊員拉過來換邊。輸贏也許不那麼重要,但哪一邊隊員較多,氣勢或強或弱還是很重要的。
2019/08/31 | 李秉芳
830大搜捕引國際關注,川普:若無貿易談判,香港會遭遇更大麻煩
美國總統川普今日再次呼籲中國用人道方式處理香港議題,並強調對中加徵關稅9月會如期上路,認為他對中國施加的經濟壓力,迫使北京當局處理香港議題有所節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