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

中國人,指具有中國國籍的人[疑問:中國人的定義與具有中國國籍人士並非全等,這種限制性定義的寫法有引導讀者思維走向的問題。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7/14 | 德國之聲

在美國生活的這幾年,中國人更加「愛黨愛國」

中共慶祝建黨百年,中國社群網站上表達「愛黨愛國」之情的人有不少,中共黨旗和中國國國旗的主色調紅色也成為最突出的色彩。而在這「一片紅」中,也有不少居住在歐美的中國年輕一代。德國之聲記者與其中三位中國留美學生進行了一番對話。

2021/02/23 | 留德趣談

在外地被人問「you are also made in China?」的時候

很多當地的人,對外國文化認識淺薄。就算在英美法德這些多元種族的國家,一些當地人從來沒有來自外地的朋友,也不認識外國人。

2021/02/01 | Lucy Chang

被低估的柬埔寨新冠疫情在地解讀:是什麼原因讓高棉土地上的人們免於疫情風暴?

11月3日匈牙利外長來訪柬埔寨,因外交豁免隔離,訪柬隔天入境泰國時確診,讓柬埔寨再度回到停課、公共場所關閉的生活。這起事件不僅激起民眾對政府防疫不透明的微詞,公衛專家也認為柬埔寨境內疫情比實際數字嚴重,甚至懷疑此外長可能是在柬時染疫。繼之,11月28日柬埔寨確認首宗本土群聚感染,無法查明的感染源,顯示柬埔寨境內有潛在感染者,金邊原本已經恢復的人潮與經濟活動,嘎然停止、人心惶惶。

2020/10/17 | 德國之聲

絕不答應「區分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習近平為何強烈回擊?

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什麼時候才能說自己的執政黨和人民不可分割?這種說法從政治學的角度來說有怎樣的合理性?德國之聲採訪了兩位德國的中國問題學者,就習近平的這一表態請他們談談看法。

2020/09/28 | TNL 編輯

阿美族青年海峽論壇上自稱是「驕傲的中國人」,部落頭目:言行應自行負擔

阿美族人楊品驊在海峽論壇上自稱是中國人,引起風波。原民會今日強調,原住民族不是炎黃子孫,呼籲勿遭中國政府利用。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表示,任何一個族人不能任意代表某一族發言。

2020/09/16 | 留德趣談

感謝主,我是德國人?

德國的基督及天主教課本,都應沒禱文要求學生為自己是德國人而感謝主。

2020/08/27 | 德國之聲

砸7000萬換「黃金護照」:賽普勒斯文件揭露,中國富豪悄悄移民海外

半島電視台的調查記者在研究了「賽普勒斯文件」後發現,獲取黃金護照的多為俄羅斯人、中國人和烏克蘭人。而賽普勒斯政府因該投資計畫兩年內得到70億歐元(約合新台幣2421.1億元)的進帳。

2020/07/29 | 余杰

蓬佩奧試圖將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作出區隔,但「綁匪與人質」的界限早不復存在

對於這樣一個窮凶極惡的中國,絕對不能心存善念。在策略上可以將中共與中國人分開看待,但在終極意義上,要認識到兩者已然水乳交融。

2020/07/18 | 《思想坦克》

解讀台灣人認同趨勢:中共愈打壓,「台灣共同體」的形狀愈明顯

「台灣共同體」之所以會凝聚,香港的反送中事件確實是台灣人對中國態度加速急凍的關鍵,但除了海外的爭議事件外,筆者認為造成如此改變的根本在於「國族認同的衝突」和「安全的威脅」。

2020/07/16 | TNL特稿

《櫃檯沒大人》書評:從移民經驗出發,探討種族歧視的青少年成長小說

《櫃檯沒大人》並非是一本標榜中國民族優越的戰狼式小說,而毋寧是一本意圖從自身移民經驗出發,討論弱勢群體遭受到的剝削與歧視。

2020/05/16 | 李律鋒

從中華四千年歷史,談黃安「中文姓氏者=中國人」的粗暴邏輯

試想下次有人指著你大罵:「你敢說你不是中國人你就不要講中文!去給我姓日本姓!」的時候,你能夠辯才無礙地舉例分別出中文使用者、中文姓氏者、中華民族與中國人的差別嗎?

2020/05/07 | 黎蝸藤

漢化與夷化:「中國人早已被遊牧民族化」是否成立?

「中國人不是中國人」有兩重意思,第一重是「中華民族」不是真實存在的民族。第二重是(中國人的主體)漢族也不是一個民族,中國歷史是遊牧民的歷史。現在「漢人」是1895年之後構建出來的結果。

2020/04/29 | David Tang

澳洲不會屈服於中國經濟要脅的3個理由

澳洲政府提出WHO會員國應該對「武漢肺炎」來個獨立調查,中國駐澳大使卻十分不客氣地說,澳洲獨立調查的話,中國就不買澳洲的貨跟讀澳洲的學校了。

2020/03/18 | 吳勁憲

武漢肺炎讓「官民不同調」,「物資送中國」引起星國人不滿

單是「在新加坡到處掃貨收集物資」這12個字,被同一群撻伐送口罩去中國的網友,齊聲譴責BY2和孫燕姿的行徑,「討好中國觀眾」的聲音迴響在新加坡網絡空間,認爲她們沒有為新加坡人著想。

2020/02/25 | 黎蝸藤

《華爾街日報》的標題「Sick Man of Asia」侮辱了中國人嗎?

「sick man of Asia」從西方傳入中國,語義很快就從形容國家變成形容人民,這個過程基本是「中國製造」。是中國人首先「想像」出西方人用「東亞病夫」歧視自己,再經過宣傳以訛傳訛,在中國人中固化了這種想象。

2020/02/22 | 精選書摘

《撒旦的探戈》譯者序:與作家表現欲一同膨脹的,還有文字的野心與詩意

在拉斯洛看來,短句簡單無趣,能承載的東西有限,當一個人思維奔湧、表達欲膨脹時,肯定會選擇用長句,就像酒館裡的客人一樣喋喋不休,不使用句號,一晚上只說一句話,當然,作家的嘮叨與酒鬼不同,與表現欲一同膨脹的還有文字的野心與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