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8 | 傅紀鋼
他不接受世界,這世界也不接受他——《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
如果胡波還活著,看到《大象席地而坐》得金馬獎後的眾人反應,絕對會更加深這世界爛到谷底的感覺,並用他一貫對人的惡劣態度大諘特諘。另一方面,胡波則會被喜愛「溫良恭儉讓」、認為藝術家要有該有樣子的人討厭,再被一些盲目崇拜,又不見得是知音的專家與文青,過度吹捧其言行,當成神來拜。
2018/11/28 | 傅紀鋼
胡波《大象席地而坐》:那頭不存在的大象,除了諷刺中國政權還有其他
胡波做出極其驚人的表現,他的首部長片《大象席地而坐》,有一半跟劇情的推進毫無關連,手法上承襲歐陸存在主義藝術片的風格。但除了極具文學性且關乎思想與哲學概念的對白外,片中人物的對話,卻走了中國第六代導演的鄉土寫實路線。靠著他精彩的場景調度,讓人物透過極其日常的行為,傳達出一種被活著所困的狀態。
2018/01/06 | 精選書摘
以考古學家的鑽研和詩人的偏僻趣味,重建1931年上海
小白在《租界》中對人性的了解有時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不是了解,是一種深入的理解力和想像力,源自於寬闊幽暗的心,這心裡,有一個鍊金術士的密室。
2018/01/05 | 精選書摘
21世紀海上文學《租界》:以考古學家的周詳和詩人的偏僻趣味,重建1931年的上海
小白在《租界》中對人性的了解有時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不是了解,是一種深入的理解力和想像力,源自於寬闊幽暗的心,這心裡,有一個鍊金術士的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