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1/14 | 德尼思化

中國文人的最終歸宿!佛理如何打救世界,解脫愛憎?

中國士大夫往往有一個傾向,少壯年以儒家為理想價值,中老年不得志,退而求道、佛兩家,以求安身立命。這在現代佛教的信眾,似乎未嘗不是如此,因為嚐到人生的苦難,才會希望解脫。

2021/12/08 | 德尼思化

物是人非事事休:李清照的愁緒,到底有多重?

有些人解讀作品,喜歡偏執一事一情,但文藝是立體多向,文學家亦非片面單調。李清照詞的愁,情愛逝去、青春衰老,以至家國之恨,像梁啟超評其「按此蓋感憤時事之作」。

2021/11/03 | 德尼思化

讀李後主:問君能有幾多愁?國破家亡的一江春水向東流

詞作本以男女風月,宮廷華麗,作為傳統,李煜精於此道,多有經典。唯獨亡國之後,抒情言志,開拓後世文人詞,成千古詞帝。

2021/08/31 | 郭梓祺

【無腔曲專欄】你必須說《蘭亭序》是假的

如你不知《蘭亭序》真偽跟郭沫若、毛澤東的政治鬥爭有何關繫,很好,那時代的人也大概不會清楚太多。

2021/06/29 | 德尼思化

讀杜甫〈石壕吏〉:當極權半夜拍門,家破人亡的悲愴

讀杜甫的〈石壕吏〉,如我們親眼目睹極權暴力,如何在半夜,在日常拍門。可以是石壕村,是《蘋果日報》,是你我的家。

2021/06/15 | 德尼思化

破讀王維: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三分之一的盛唐詩

我們或許讀得懂李杜,知道王維的名字,但看不見他,唯一印象是老師唸唸有詞的「詩中有畫,畫中有詩」——這是我們和王維擦身而過的一刻,遺失了盛唐的三分之一。

2021/05/26 | 德尼思化

中國娼妓史與晚唐嫖客:李商隱迷失在.* 這場﹍×°愛情遊戲?

中國最初出現的乃是「伎」,不分男女,指原始宗教儀式中跳舞唱歌的人。這些宗教儀式是相當「神聖」,向萬有之靈致敬,模仿至高無上的造物主,「伎」作為儀式中的重要人物,地位崇高。

2021/05/20 | 德尼思化

重男輕女的罕見例外?李清照女性自主為離婚甘願坐監!

相公冷落,慘成寡婦,再嫁離異,受人非議,不受重視,世間何其不公,但李清照也因此,留下生命的回應,諸多詞作傳世,成為了古典之例外。

2021/03/01 | 德尼思化

人約黃昏後:淒美的留白,古典的結晶

單寫元夜約會,前後之別,勾勒情景。我們不知兩人怎樣相知,為何分手,作者是男是女,諸如此類也毫不重要。留白之美,在於代入,在於想像。

2021/02/14 | 德尼思化

青玉案(元夕):眾裏尋他,愛情終極之尋覓

晚會的眾裏尋他,又何來千百度?詞人卻說,這種尋覓並非一時半刻,不止節慶的這次,乃人生恆久的追逐。

2021/01/28 | 德尼思化

李清照名詞〈聲聲慢〉:乍暖還寒,人間愛情悲劇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詞人精準地捕捉了我們的生活感受,一早一晚,溫差之大,令人難以休息。凍醒,又熱醒,正是香港近來氣候。

2020/12/09 | 德尼思化

在寒流襲港的低溫中,讀一首「詩囚」孟郊的冬天之詩

詩囚孟郊筆下「寒者願為蛾,燒死彼華膏」,以文字控訴世道不公的人文精神。寒冷的人民,寧願幻想自己化成飛蛾,為了取暖投身蠟炬也在所不惜。

2020/11/25 | 德尼思化

心有靈犀一點通:情詩名句生產器李商隱

李商隱可謂情詩名句生產器,歷年來,不知多少人借他的名句表達心聲。

2020/11/16 | 德尼思化

天作之合,至死不渝?李清照竟被老公置安危於不顧!

太陽之下無新事?凡事總有極端的例外。今日要介紹的李清照、趙明誠之戀,可以說,是最為知名的例子。

2020/10/28 | 德尼思化

周易、道德經、海德格?李商隱面對生死的深情自白

盛唐多寫景抒情,直至中唐杜甫,詩中多有個人用意,理趣之作漸多。《暮秋獨遊曲江》這首哲理詩,是李商隱詩的另一種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