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02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
2017/06/05 | 讀者投書
沒記憶的史殤︰一名九十後看八九六四
對六四的感情一代比一代淡薄是不能避免,集會人數只會一年比一年少,這是要留住記憶的人必須要思量的事︰要傳承的是感情,抑或是昇華過後、可以對抗時間洪流的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