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4 | One-Forty
從移工到小說家:海外17年的工作經驗,成為她寫作的靈感來源
在香港工作的那五年,Umy幫忙照顧一個從出生到五歲的孩子,而自己的親身孩子卻遠在印尼,僅能透過一個螢幕面板相見。「在香港和兒子視訊的時候,他有時候會吃醋,認為我比較愛那個弟弟,而不是自己。」
2018/08/07 | 精選書摘
《銀娜的旅程》:一個完全正常的人,突然間就因為種族的不同,而變成了恥辱
剛到德國的時候,伊娜也曾因為她來自不同的國家而受到嘲笑,卻從來沒人對她說過這種話。今天為什麼紮著金髮辮子,有著湛藍眼睛的英格,反而屬於低等的人種呢?
2017/09/26 | 山地媽
我愛中國。且慢,哪個中國?
在反國教運動中被網民狂轟的課文《我是中國人》終於出現在女兒的課本上,結果除了老師在堂上圈生詞、派功課,爸爸媽媽也得重新教一次。
2016/08/02 | One-Forty
「要記得,每個人都一樣重要」在勞動場域外,能不能為這些移工遞上一支麥克風
在勞動場域之外,能不能有一隻手為這些努力的人遞上一支麥克風,讓他們盡情發聲而不沉默;能不能用愛與同理闢建好一座舞台,讓每個人一站上台都散發光芒?
2016/08/02 | One-Forty
「要記得,每個人都一樣重要」在勞動場域外,能不能為這些移工遞上一支麥克風
在勞動場域之外,能不能有一隻手為這些努力的人遞上一支麥克風,讓他們盡情發聲而不沉默;能不能用愛與同理闢建好一座舞台,讓每個人一站上台都散發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