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1/08 | 黎蝸藤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三):慰安婦可以個人向日本政府索償嗎?
日本根據一中原則,中華民國既然放棄了戰爭賠償權,就不可以再次放棄。後來中國接受這個說法,於是把賠償「權利」改為「要求」,因為「要求」可以重複提出,而「權利」只能被放棄一次。
2018/01/29 | 黎蝸藤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五):為什麼日本的道歉永遠「不足夠」?
到底用「謝罪」還是用「道歉」,本質上不是關於如何看待歷史問題,而是一個現實的政治考慮。中國難以答應的原因,是中國無法接受一個經濟強大的日本成為政治大國。
2018/02/13 | 精選書摘
《天才・田中角榮》:問題都要政府解決,難怪日本變「官僚天國」
走政治這條路,如果十個人裡有七個人喜歡你,表示有三個人討厭你。政治家必須有這種度量,否則一直到進棺材前,都不會好過。凡事都要適可而止。
2018/08/26 | 新公民議會
《舊金山和約》和《日中聯合聲明》的模糊,其實是台灣最好的護身符
在日中建交後,日本官方對於中國對台灣的領土主張,始終採取「理解和尊重」這個模糊用語加以肆應,各國與中國建交公報的內容,包括美國在內的多數國家,也都不承認中國實質上對台灣的主權,這樣的模糊,也讓中國欲在法理上併吞台灣,構成了相當的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