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台灣排放最多溫室氣體的,是哪十家企業?
巴黎協定的目標已經設定,接下來企業得要降低溫室氣體排放,台灣的碳排大戶是誰?他們又打算如何因應呢?
搶救大潭藻礁事件反思:環境受害者的矛盾情結,與公民參與的匱乏
搶救大潭藻礁與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當中所突顯的爭議,顯現出政府、企業、科學家的知識生產、以及公民等彼此間的利益,鑲嵌在一個連動的結構當中。
2018/07/19 | 李修慧
澎湖中油漏油遭罰650萬:不只土地污染,地下水污染超標3.3倍
但去年7月就有台電人員在油庫附近維修人孔蓋,聞到異常油污味,更有內部員工向湖西鄉公所陳情,但中油還是以是沼氣味混淆視聽。
2018/07/02 | 李修慧
桃園大潭藻礁不只有保育類珊瑚,又發現國際「瀕危」的幼鯊
觀塘工業區是中油天然氣接收站的預定地,但同時也是具有高度生物多樣性的藻礁區,這次又發現國際瀕危物種「鎚頭鯊」幼鯊。
2018/06/22 | 李秉芳
高雄氣爆案:法院認定高市負最大責任,榮化、華運判賠2.4億
高雄巿政府、榮化及華運負過失責任比例分別為40%、30%、30%;被判最重的高雄市政府認為榮化、華運負擔比例過低,將上訴。
2018/05/11 | 李秉芳
釀32死高雄氣爆案歷時三年一審宣判,榮化董事長、高市府官員判4年以上
2014年7月31日深夜發生的高雄氣爆造成32人死亡、321傷,榮化、華運及高巿府12名官商被起訴,歷時三年多今終於一審宣判。
2018/03/03 | 羊正鈺
都是元宵節惹的禍?西半部從「紫爆」到「紅害」直到下週一
元宵夜到今天出現相當嚴重的霧霾,在昨晚達到空汙的高峰值,台北到台南全面性的紅害,一片霧濛濛。
2018/02/27 | TNL 編輯
因為哪些「前車之鑑」,公平會約談衛生紙業者以防「聯合漲價」
公平會針對「衛生紙搶購」表示,根據目前在媒體上看到的訊息,以及公平會所掌握狀況,這個案件「絕對可能已經觸犯聯合行為」。
2018/01/29 | TNL 編輯
中油未拿到許可證就開爐,桃園煉油廠爆發第8次大火
中油桃園煉油廠今天上午傳出連環爆炸聲響,大火1小時後隨即消滅,地方居民到場抗議遷廠事宜拖了15年仍沒解決,桃院市長鄭文燦則依違反《空污法》罰中油100萬元。
2017/12/17 | Abby Huang
1217反空汙大遊行,什麼才是全台灣最大的汙染源?
根據環保署2016年委託雲林科技大學做的研究報告,全台灣pm2.5的汙染,有六成六來自境內,一向被認為是空汙的罪魁禍首的中國,影響佔了三成。
2017/10/17 | Abby Huang
收了300萬元「諮詢費」,台灣濕地學會給中油哪些藻礁保育建議?
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選址選在桃園觀音的大潭藻礁海域,台灣濕地學會主張該海域「生態沒那麼好」、一級保育珊瑚可降級,卻被接露原來收了來自中油300萬元的「諮詢費用」。
2017/10/08 | 羊正鈺
天然氣接收站將落腳桃園觀塘 經濟部:藻礁可移到旁邊復育
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原訂在桃園觀塘興建,但因有藻礁,且疑似發現一級保育類生物「柴山多杯孔珊瑚」,被環評小組委員會要求補件,恐難趕上2022年大潭電廠如期供電的目標。
2017/09/07 | 財訊
退休高官變獨董,裁判球員任意門:石化、醫療、建設、金融四領域近親繁殖
當退休官員變獨董會衍生什麼問題?中油與巨路公司的案例已經給了我們一些省思; 從四個數字,看透上市櫃公司中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巨路們」?
2017/08/17 | Abby Huang
815大停電誰該負責?中油董事長陳金德決定辭職了
815全台發生大停電,供應大潭電廠機組的天然氣供應中斷,誰該負責?中油董事長特別拿出維修合約和工作許可證,要承包商巨路「在商言商」,不要逃避責任。
2017/08/16 | 李修慧
中油公布失誤原因,願意付起所有責任
經濟部長李世光因昨日815全台大停電事件請辭,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今天宣布,行政院長林全決定由經濟部次長沈榮津暫代經濟部長職務。另外也出現了許多討論台灣電力議題的意見和觀點。
2017/08/15 | Abby Huang
一個中油氣閥操作失誤讓經濟部長請辭,668萬戶大停電何時恢復?
經濟部長李世光因為815全台大停電,已向行政院長林全提出口頭請辭獲准,而行政院表示目前已指派經濟部政務次長沈榮津暫代部長一職。
2017/07/09 | Abby Huang
《勞基法》黑名單出爐:9159家企業上榜比去年還多,家樂福最血汗
《蘋果》調查發現,過去一年全國違法企業比去年多了613家,違法項目增加27項,而違法企業包含量販店龍頭家樂福、中油、華航,著名物流、保全業者也在血汗企業的行列之中。
2017/06/19 | 讀者投書
大潭藻礁的生與死:是雙贏的謊言?還是零和的環境救贖?
支持中油開發的學者提出大潭藻礁「現在狀況並不好,犧牲一小塊藻礁,讓中油使用,但讓中油盡社會義務,撥出經費來好好的研究藻礁,把好的部分保留下來,也可好好的做藻礁復育的工作」,乍聽之下似乎是可以達到所謂雙贏,然而真的是這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