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20 | TNL特稿
六四之後,港粵流行歌中的明日盼望:你在乎什麼,就聽到什麼
香港自六四以來蓄積的民主力量,在2014年雨傘運動一次過爆發。同年黃偉文在謝安琪的〈家明〉,終於寫出最完整的「六四-雨傘」故事。家明既是最最普通的華人男性的名字,自然也是「家的明天」、「國家的明天」⋯⋯
2016/11/08 | 言士
抵抗絕望情緒︰香港早就經歷過多次「末日」,但抗爭沒有消失
「一國兩制」是為處理台灣問題而提出的憲法原則,在香港實行時就是為了證明在回歸主權的懷抱下仍然可以保留香港的原有制度(資本主義經濟與社會政治制度),維持繁榮。當「權在中央」成為粗暴釋法的理據,官媒《人民日報》更進一步指這是「憲制責任」,這種做法徹底破壞「一國兩制」的基礎,直接羞辱全體香港人。
2015/10/27 | 香港革新論
鄧小平智慧過人,「一國兩制」其實有三部分
鄧小平的原本構想,包容性很高,雖然陸港制度必有差異,磨擦在所難免,但絕對不須在兩個制度之間取捨,而且「一國」超然於「兩制」之間的磨擦。
2015/10/13 | 白水
〈皇后大道東〉,應驗了?
「在國際社會的『去殖化』過程,一般都不會立刻在變天後成型,通常都是在內部問題爆發後,政府歸咎前朝埋下地雷,那些民族主義舉措才蜂湧出現。」
2015/07/13 | David Tang
不接軌中國就等著被邊緣化?香港屹立不倒,就是因為一直保持距離
從前中共鎖國搞共產「天堂」,香港為了不要給「邊緣化」,也一起搞,不再做自由港的話,那誰還要找香港當轉口港又或者輕工業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