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3 | 德國之聲
鼓勵「髒、亂、差、劣」的地攤經濟,可見中國就業數據有多糟
為減輕失業壓力,中國政府有意重啟一度遭打壓的地攤買賣。德國之聲專欄作者Frank Sieren指出,這一做法有利於經濟,但在新冠病毒感染波再現的背景下,亦隱含風險。
2020/05/17 | 陳慶德
《寄生上流》的階級鬥爭:管家丈夫想殺害的首要目標,為何是基宇與基婷?
片內所出現的三個家族——朴氏家族、金氏家族,與躲在豪宅內的雯光管家、丈夫勤世,其實並沒有如同大家所想像的,三個家族間有其「絕對」階層之分,但是這些階級並非是天生且絕對性:電影內只有一個階層在鬥爭,就是「中產階級」。
2020/04/20 | 精選書摘
《新創區位經濟》:製造業逆轉財富,是過去60年美國經濟史上最重要的事蹟
製造業不再是地方社區繁榮的推動力。倘若非要說出它們有什麼作為,扯後腿倒是真的。美國的龐大製造重鎮,曾經驕傲又富庶,現在卻是垂頭喪氣,與驟減的人口及艱難的經濟景況在做困獸之鬥。
2020/04/02 | 財訊
張忠謀:武漢肺炎將永遠改變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
2008年的金融海嘯時出問題的是大銀行和大型金融機構,如果不救這些公司「世界就會毀滅」,但這一次不一樣,這一次出狀況的都是「不重要的公司」,那些沒有能力向政府喊話,夫妻共同經營的街邊店。
2020/02/26 | 精選書摘
《中國夢:從鄧小平到習近平》:西方已極力接納北京,但是中國仍帶有強烈的「受害者心態」
中國接受國際制度的經濟和社會結構,和聯合國導向的國際安全制度的普世特性,以及它有會籍的體制。可是北京排斥美國主宰的盟國體系(尤其是東亞),甚至更排斥華府在全球片面(或是透過它臨時組成的同盟)行動的權利。
2020/01/29 | 精選書摘
《我在底層的生活》推薦序:這本書讓你知道台灣窮人的生活和美國「很接軌」
這本書裡面所寫的故事發生在約二十年前的美國,卻和現在台灣底層的處境生活相去不遠——只要你記得美金和台幣的匯率,讀這本書就不成任何問題。
為中產階級奮戰到底:從不服輸的華倫,能讓美國再次偉大嗎?
身為越來越有望代表民主黨挑戰川普連任的候選人,華倫到底有什麼改造美國社會的藍圖?基於她多年的實證研究和接觸廣大美國基層中產階級民眾的經驗,她認為當下的美國資本主義過度保護以華爾街為主的大公司,扼殺了公平競爭與讓所得平均分配的機會。
2019/09/04 | 精選書摘
《職人新經濟》:中產階級的孩子何以渴望勞動階級的工作?
在討論新經濟體系中什麼是「好」與「爛」工作中,「酷」工作占有相當獨特的地位。「酷」工作就算同時是份「爛」工作,也擁有一種令人難以抗拒的特殊光環,足以克服或掩蓋其本身的負面條件。
2019/09/04 | 精選書摘
《職人新經濟》:新經濟區隔化的產業、男子氣概與技藝
「享受工作、從中獲得意義」的想法,是後工業時代勞動的基礎。勞動變成通往快樂的途徑,不再是一種責任,也不單純僅是謀生方式。可以說,勞動應該要有樂趣,有意義。
2019/07/07 | 精選書摘
《拚教養》:只要孩子快樂長大、自由探索;還是希望他功成名就、翻轉階級?
當某一種教養方式、家庭形式被視為正統、進步與理想,同時也意味著其他教養方式與家庭樣態被貶為異端、落後、不適任。這樣的評價系統,讓資源不足的養育者,經常陷在自我懷疑、困窘、焦慮、怨恨等情緒不安全,擔心自己永遠沒辦法「做對」。
2019/07/07 | 精選書摘
《拚教養》:教育現場日益「中產化」,悖離了「把每個孩子帶起來」的目標
台灣社會中蔓延的教養焦慮,不僅讓個別父母感到不安全,在許多方面也增加了社會集體負擔的成本。當親職變成愈來愈辛苦、昂貴、困難的任務,年輕世代愈來愈遲疑是否要成為父母,甚至不想進入婚姻或伴侶關係。
2019/06/12 | 讀者投書
「韓粉」與他們的產地,問題不只是「經濟」
拆解韓總機對弱中產和農工的唬弄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理解弱中產和農工的處境,真正為他們向政府發聲,而非對失政視而不見,才能釜底抽薪的終結韓粉溫床。
2019/05/29 | 傅紀鋼
從自傳式電影《Funny People》,看Adam Sandler的喜劇生涯困境
Adam Sandler喜劇模式到了全球化時代,似乎漸漸失靈。以片量來說,他的產量算是很多,但近10年的票房卻奇差無比──這是為什麼?
2019/05/29 | 傅紀鋼
從自傳式的《命運好好笑》,看亞當山德勒的喜劇生涯困境
亞當山德勒的喜劇模式到了全球化時代,似乎漸漸失靈。以片量來說,他的產量算是很多,但近10年的票房卻奇差無比。這是為什麼?我們來看《命運好好笑》這部悲喜劇。
2019/05/26 | 精選書摘
許倬雲《美國六十年滄桑》:美國發展過程中的四波移民潮
二戰以後,美國湧現的種族與文化的多元特色,引發了美國有識之士的警覺,他們不僅開始認識,美國不能只是自詡為「大熔爐」,而應當是彩色玻璃的鑲嵌,容納多姿多彩的共存。
2019/05/13 | 李瑞中
教改犧牲掉的是廣大一般家庭,支持弱勢不應該透過升學制度
在不改變「好學校」招生人數的前提之下,改變入學制度是個零和遊戲。有贏家,就一定有輸家。這贏家輸家不需要是「兩端競合」(兩端指最高社經地位和最低社經地位),更有可能是鄰近(家庭背景)的學生競合。
好工作都到哪裡去了?全球勞動市場正走向「極化」之路
在這個「極化工作」的時代,市場需求強調彈性,擁有帶得走的技術、高等教育、與社會資本是獲得好工作的基礎,而專業高薪的勞工與低薪的工作者各種薪資、待遇、工作機會、生活條件等差距會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