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帝國邊陲陷落的桃花源:東方之珠的昨日、今日、明日
未來香港也許舞照跳、馬照跑,但政治上形同戒嚴,文化、思想、學術、創作自由,一律向中國內地看齊。這樣的香港,還剩下什麼值得緬懷的記憶?
2020/07/03 | 本土研究社
八九六四前夕,中方曾說過給予港人英籍並無問題
從英方的評估,中方於六四後因國藉問題牽起了對雙重效忠、人才流失及六四後丟面子的問題更加在意,開始對居英權計劃提出更多質疑,不再「務實」處理港人保障問題。
2020/07/01 | TNL 編輯
英國認定《港區國安法》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延長港人BNO護照居留期、未來可申請公民權
英國政府認為《港區國安法》違反《中英聯合聲明》所保障的香港自由權,今宣布延長港人的BNO護照居留期限至5年,居留期滿後可申請定居和公民權。
2020/06/23 | 本土研究社
英國檔案解密:中方駐港機構應受基本法22條規管
面對「港版國家法」,一份具國際法律效力的《中英聯合聲明》在前,英國又是否有責任捍衛條文原意與當日自己的立場呢?
2020/05/28 | 本土研究社
35年前的5月27日,《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生效
今天,中國單方面宣佈《中英聯合聲明》已成無效之歷史文件,稱中方亦已完成履行國際義務,從而打破任意修改基本法及奪取全面管治權的緊箍咒,亦正式向世界宣示如何公然違反國際承諾。
2020/05/19 | 精選書摘
《華語語系十講》:從董啟章小說《地圖集》,分析陳果電影《香港製造》
換言之,董啟章在這本小說所探索的不是香港回歸後將會失去其獨特的身分的可能性,反而是香港可能會進入一種時間凝固的狀態——即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中,中國承諾香港現行的社會經濟制度與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這樣一種時間凝固的狀態。
2020/04/17 | 本土研究社
洋修之死——英方提議修改基本法的難產與啟示
三十年前,中英雙方同視當時《基本法》為一個好方案 ,從此就弔詭成為了一種中英雙方殊途同歸的共同旋律;三十年後,駱惠寧說「該修訂的修訂」反過來變成了今天的主旋律,可以預視北京所想修改的基本法版本,將與當年一種朝向更符合中英聯合聲明的修改愈走愈遠。
2020/01/28 | 精選書摘
梁啟智《香港第一課》:一國兩制還有將來嗎?「二次前途問題」的思考
一國兩制從一開始就存有本質上的矛盾:如果中國的政治制度是開放的,兩制其實並非必須;但當中國的政治制度是封閉的,兩制就算設立了也沒有現實保障。
2019/11/24 | 李修慧
【圖輯】英國倫敦、愛丁堡等6城市遊行「撐香港」,上千人要求英國對中國採取行動
倫敦遊行隊伍行經曾引起爭議的倫敦政經學院公共藝術品地球儀前,參與遊行的台灣人更是在台灣地圖旁邊貼上了支持香港的貼紙,並拿出馬克筆,在台灣旁邊標註FREE COUNTRY,引發一陣歡呼。
2019/10/20 | 黎蝸藤
香港騷亂的幾個問題(四):殖民地體制從未遠離
而在香港,根據《基本法》,特首是雙重角色,即代表香港人民的利益,又代表中央的利益。這種「兩個老闆」是紙面上的,可想而知(也是現實),最後不得不淪爲只有中央「一個老闆」的尷尬。
2019/09/07 | 李秉芳
人權要談、生意照做:梅克爾「訪中」除了當面提香港,還談了什麼?
帶著高層企業代表團訪中的梅克爾這回處理政治事務將得特別細膩:要在人權上對北京堅守底線、敦促讓貿易戰落幕,還要持續施壓以便德國企業能互惠地進入中國市場。
2019/08/27 | 黎蝸藤
《中英聯合聲明》的幾個國際法討論
由於「五十年不變」條款,在五十年期限內,根據通常理解,英國確實有權利和有義務,檢視條約是否得到履行。但更深一層,英國的權利和義務具體有多少,有什麽法律效力,問題就更複雜了。
2019/07/26 | 李修慧
港人在台刊登「致謝信」:「重奪香港」為何要從《南京條約》談起?
港人今(26)日首度在台媒刊登廣告,刊登給台灣人的一封信,訴求「保衛台灣 重奪香港」,並表示:「不要相信中國政府的任何承諾,不要相信他們簽署的任何協議,你們必須當心。」
2019/07/26 | 李修慧
香港網友在台刊登「致謝信」,「重奪香港」為何要從《南京條約》談起?
香港網民今(26)日首度在台媒刊登廣告,刊登給台灣人的一封信,訴求「保衛台灣 重奪香港」,並表示「不要相信中國政府的任何承諾,不要相信他們簽署的任何協議,你們必須當心。」
2019/07/05 | 李秉芳
逃犯條例爭議引《中英聯合聲明》論戰 英國:或制裁驅逐中國大使
其實中英關係並不差,然而這次為香港逃犯條例爭議對立,雙方政治和外交人員言語交鋒、連番上陣,讓中英關係頓時降入冰點。
2019/07/05 | 李秉芳
反送中引發「中英聯合聲明」論戰,英國:不排除制裁、驅逐中國大使
英國之前並未響應美國抵制華為,其實中英關係並不差,然而這次為香港反送中槓上,雙方政治和外交人員言語交鋒、連番上陣,讓中英關係頓時降入冰點。
《使徒保羅》:留守還是逃走?面對暴政之雙重兩難
《中英聯合聲明》之後,香港的教會在掙扎著:不少人移民海外,逃離暴政;有些教會則發起「香港是我家」運動,鼓勵信徒留港。這種兩難處境,到今天似乎再度出現了。誰可以給予指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