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2 | 精選轉載
以台灣目前法律現況,應該要有「罷工預告期」嗎?
罷工是勞資爭議當事人為達成其主張,所為阻礙事業正常運作之行為,而此罷工權行使是受到法律保障的行為。因此罷工如果沒有給雇主帶來事業正常運作的阻礙,那就是失敗的罷工,也不叫做罷工了。不過大家也必須瞭解,勞工進行罷工也必須付出代價,在罷工期間雇主是可以不給薪的。
2019/02/10 | 羊正鈺
「這不是疲勞航班、什麼是疲勞航班」華航罷工超過60小時卡在哪?
「現在的問題是機師疲勞,是飛安,你用成本來回答,請問到底是誰該在乎飛安?當資方說有4成航班都要加人『影響太大』,也代表了華航有4成航班都是『疲勞航班』!」
2019/02/10 | 極憲焦點
如何合法罷工?一邊協商一邊罷工合理嗎?華航罷工事件的8個Q&A
華航機師近日展開罷工。「罷工」在法律上是怎麼一回事?罷工不用預告嗎?工會一邊要協商,一邊罷工合理嗎?職業工會跟企業工會、產業工會差在哪裡?以下用8個QA討論「機師罷工」的相關議題。
2019/02/10 | 精選轉載
什麼是「疲勞航班」?華航副機長現身說法
機師工會此次訴求第一點是疲勞航班改善,機師為什麼會疲勞?首先,在計算組員派遣的合法性時,有兩個專用詞:「飛時」以及「工時」。此外,機師還要面對時差與生理時鐘的問題。
我的航班如果因罷工而被取消,該怎麼辦?
「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於2/8早上開始罷工,有的乘客會想了解:如果我的航班因為罷工而取消,後續該怎麼辦?能向航空公司申訴因班機中斷造成的額外花費嗎?「旅遊不便險」會理賠嗎?
2019/02/09 | 林冠任
華航機師罷工,為何是國家發展層次的問題?
我覺得華航不讓步,或象徵性讓步但秋後算帳慢慢砍人的可能性很大。因為資方和政府高層最害怕的,不是要付出去多少錢,而是大家思想被啟蒙──原來,抗爭是合理的,也應該要抗爭的。而這種思想,在歐美是大家習以為常的事情,該罷工就罷工。
2019/02/09 | 姜冠宇
支持勞工的合理訴求,就是避免下一次罷工的最好方法
很多台灣民眾對於各行業第一線從業人員時常帶著「平庸邪惡」的思維去批評。如果一家公司因為有勞資糾紛而影響到服務品質,只會責怪員工,不曾思考這家公司的經營能力有問題。如果你擔心未來會有更多罷工造成你的不便,支持罷工,才是避免下次罷工最好的辦法。
2019/02/08 | 李修慧
想罷工要早點講?英國、加拿大、日本都有,為什麼台灣沒規定「罷工預告期」?
之所以沒有在《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預告期,是因為台灣若要「合法罷工」就有調解、罷工投票等門檻,這些本來就有預告罷工的效果。
2019/02/08 | 李秉芳
華航勞資為何破裂?機師工會宣布8日6時起罷工
桃園勞動局表示,已協助機師工會與華航召開9次協商會議,部分爭議事項雖達成共識,但在「飛安獎金」、「勤務實際辛勞度差異加給」及「疲勞航班派遣改善」等3項議題,雙方仍未達成共識。
2018/07/28 | 李秉芳
長榮、華航機師罷工投票已過半:只為了別連飛12小時、惡劣天氣能自主決定停飛
現在存在許多過勞航班,班表遊走在合法邊緣,只要天候不佳就常超時,甚至航空公司不願意多派遣機師,長程航線可能一飛,有的機師得連撐12小時。
2018/06/19 | 李修慧
華航推「機上志工醫生」,空服員工會擔憂:用廉價招待購買醫生專業
其實,華航在去年5月就推出了類似方案,並以金卡會員當作誘因,吸引醫師加入,但有律師表示,這樣的作法可能讓醫師面臨醫療糾紛時有更高的法律責任。
2018/03/23 | 王明鉅教授
招大學生當實習空服員?華航的長官們,請三思啊!
華航為什麼要這麼作,我不敢亂猜。他們都已經放話「對於任何陰謀論及惡意解讀,若損及華航形象,一概追訴。」但我想你一定懂的,對吧!只是這樣的作法,真的對華航好嗎?
2017/12/09 | 羊正鈺
空服員工會:在記者會發言、轉貼新聞稿,卻被華航解僱、記過
「國家如何一方面透過促轉條例,告訴大家,『因言獲罪』將獲得平反、賠償,並追究加害掌權者的責任;一方面透過國營事業,不斷使員工『因言獲罪』,甚至因言論而丟掉自己的飯碗?」
2016/11/23 | 羊正鈺
行政院:華航12/1接手復興航線,長榮、立榮也向機師招手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也表示,法務部已凍結復興航空新台幣12億元信託金,其中6億元將支付勞工資遣費。
2016/10/06 | TNL 編輯
威航已死、虎航減班,台灣需要本土的廉價航空嗎?
台灣兩家本土廉航發展不順,威航由於不堪虧損,宣布10月起停業一年,僅剩的虎航也如坐針氈,台灣到底該不該發展本土的廉價航空?
2016/06/28 | Shih Yuan
華航前總經理張有恒:空服罷工恐使公司經營不善,最終受害者不就是自己?
張在聲明中批評,桃園市政府未立刻在罷工進行時介入仲裁,使數萬旅客權益受影響,對旅客並不公平。張另指出,本次空服員罷工實際上的主導者是桃園產業總工會,華航空服員未能想到公司福利已大多優於友航,發動突襲罷工,造成對自家公司聲譽的負面影響,恐使公司經營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