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22 | 精選書摘
六○年代日本學運學生之死,促使新左運動青年重探人生
獻身社會運動,最後死亡的運動者所留下的記憶,促使許多日本新左翼的學運青年去重新探尋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擔負受傷的危險,犧牲自己的未來以及家庭關係甚至生命,也要參與運動的這些人,成為運動者形成自我主體意識的鏡子。這種犧牲自我的運動者形象,給了他們不能妥協、必須自我變革的無形壓力。
2018/04/19 | 精選書摘
六○年代日本學運學生之死,促使新左運動青年重探自己的人生
獻身社會運動,最後死亡的運動者所留下的記憶,促使許多日本新左翼的學運青年去重新探尋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擔負受傷的危險,犧牲自己的未來以及家庭關係,甚至犧牲生命,也要參與運動的這些人,成為運動者形成自我主體意識的鏡子。這種犧牲自我的運動者形象,給了他們不能妥協、必須自我變革的無形壓力。
從承認政治到正義的空間:基進空間規劃者對修改民法972條的觀點
達成公共觀念演變的方法是人們深刻的關係連結、重複的親眼所見主體與他人存在的過程,才比較有機會讓主體間彼此承認,若政治策略沒有除了公聽會以外的機制讓人們互相在情感上看到其他生命,那麼理性溝通的教條式解方僅會令人們無力,創造脫離政治標籤的情感交流空間才是解方。
2017/08/11 | 精選書摘
世界是我所做的表象——叔本華
一切的現象都無非是一個意志的客觀化。意志是不可知的「物自身」,是世界背後的基礎。這個意志是無理性、盲目的衝動。它不曾休息片刻,不斷地尋找一個外表。
2017/08/09 | 精選書摘
德國公民必讀・圖解世界哲學史:世界是我所做的表象——叔本華
一切的現象都無非是一個意志的客觀化。意志是不可知的「物自身」,是世界背後的基礎。這個意志是無理性、盲目的衝動。它不曾休息片刻,不斷地尋找一個外表。
2016/11/01 | 空心二胡
仇女並不是「討厭女性」,而是將順性別直男的價值觀當作唯一標準
有很多人在看到「仇女」這樣的詞彙時,都會本能性的為這個詞會感到緊張。因為他們看到「仇」的那一瞬間,認為這樣的詞彙顯得太過尖銳。然而仇女並非指討厭單一女性,或是「討厭女性」。而是指整個社會將男性價值當成「主體價值」,將女性價值貶斥為次等價值的過程。
2016/11/01 | 空心二胡
仇女並不是「討厭女性」,而是將順性別直男的價值觀當作唯一標準
有很多人在看到「仇女」這樣的詞彙時,都會本能性的為這個詞會感到緊張。因為他們看到「仇」的那一瞬間,認為這樣的詞彙顯得太過尖銳。然而仇女並非指討厭單一女性,或是「討厭女性」。而是指整個社會將男性價值當成「主體價值」,將女性價值貶斥為次等價值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