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7/18 | 芭樂人類學

檔案也可以田野嗎?談檔案館裡的人類學家

對在田野人群中打滾的人類學家而言,檔案看似十分遙遠,但我相信沒有一個人類學家在做研究的過程中是不會接觸到檔案的。我們自己的田野筆記、日記其實就是一種檔案,而所謂「田野的真實」,也是這些檔案堆砌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