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5 | 青平台
從德國反思台灣轉型正義(下):正義到底是什麼?台灣社會還不知道
轉型正義對臺灣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李思儀認為,轉型正義是一個過程,最終目標是追尋臺灣社會所需要的正義。李思儀說:「正義到底是什麼?我們還不知道,但臺灣的經驗會得出我們想要的是什麼。」
2019/05/16 | 新共和通訊
在二二八前一天,台灣人最關心是「誰偷了我們的米」
從1946年下半年開始的查緝走私,到了1947年2月要收網的時候,可以說是查到了動搖島本的地步,但到了二二八之後就沒人再提起,或許才是整個事情裡面最令人不可思議的部分。
2019/03/03 | nagee
【插畫】每年吵228都在炒冷飯?
為什麼有人可以連看好幾個月,失控的新聞媒體24小時瘋狂對政治人物造神,沒有意見,但是一整年只看到一天228討論,就覺得厭煩?
2019/02/28 | 李秉芳
促轉會第3波撤銷有罪判決名單:為何228事件受難者人數遠少於白色恐怖?
第3波的名單共有1056人,其中僅70人與二二八事件有關,促轉會由此理解到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與1949年開始實施至1991年的白色恐怖,二者在本質上有極大差異。
2019/02/28 | 精選轉載
【圖輯】不要碰政治:為什麼要討論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審判?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威權的政府靠著體制和法律背書,情治人員使用大量不法的審問,領導者甚至可片面的加重刑罰,回顧這一時期的體制,讓你了解當時威權政府如何有系統地使人民噤聲。
2019/02/28 | 精選轉載
【圖輯】不要碰政治:為什麼要討論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威權的政府靠著體制和法律背書,情治人員使用大量不法的審問,領導者甚至可片面的加重刑罰,回顧這一時期的體制,讓你了解當時威權政府如何有系統地使人民噤聲。
2018/08/13 | 青平台
六四屠殺與二二八的對談:沒有加害者,怎麼談轉型正義?
二二八死傷那麼多人,難道都是臺灣前行政長官陳儀殺的嗎?難道都是警總殺的嗎?天安門事件也是這樣,數以千計的北京學生、市民死亡,破萬人受傷,難道都是鄧小平殺的?這麼重大的人權災難事件,不能只有一個主要責任者。
2018/08/13 | 青平台
六四屠殺與二二八的對談:沒有加害者,怎麼談轉型正義?
二二八死傷那麼多人,難道都是臺灣前行政長官陳儀殺的嗎?難道都是警總殺的嗎?天安門事件也是這樣,數以千計的北京學生、市民死亡,破萬人受傷,難道都是鄧小平殺的?這麼重大的人權災難事件,不能只有一個主要責任者。
母親說戒嚴的年代回想起來很恐怖,要她冒險去強烈反抗什麼,她做不到
母親就是國民黨殖民恐怖統治下的受害者;又活在男尊女卑、認為女生不該讀書的家族,她選擇學費較低的商科,認真讀書與遵守校規;甚至也曾經遭受性侵,至今都不敢跟外婆外公說,導致她必須信奉溫良恭儉那套生存之道。
2018/03/05 | 林艾德
我們要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族群和諧」,還是走上轉型正義之路?
你會選擇歐梅拉斯式的、把所謂「族群和諧」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幸福?還是選擇離開,走上一條不知道終點的、屬於轉型正義的路?
2018/02/28 | 謝東霖
【插畫】政府為何遲遲不公布二二八加害者名單?
公佈加害者名單會破壞社會和諧嗎?還是只是破壞了加害者的生活和諧?
2018/02/27 | 精選書摘
《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蔣介石必須立即在兩種臺灣行動方案中做出抉擇
這裡有超過50座機場,兩座現代化港口,高度發展的交通系統,農產富饒的鄉間及相對少的人口。(人民)不僅通曉智識且政治和諧;在中國,沒有其他省份擁有可與其相提並論的資產。
2018/02/27 | 精選書摘
《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政府正在拖延所有行動,直到獲得增援
若長官公署立刻履行承諾、仔細考量並持續順應民眾對廣泛和基本之善後措施的要求,且不動用武器,相信情勢就會逐漸改善。3月10日已被訂為接受改革提案的最後期限。此後,這將形成民眾代表與政府間的討論基礎。
2018/02/22 | Abby Huang
美國檔案解密二二八事件:台灣人被「達姆彈」鎮壓,期待被美國「託管」
美國二二八檔案揭露,美國領事館曾指出,如果不替換陳儀,讓他繼續在台灣掌權,台灣這座島將成為中國「最沉重的軍事負擔」。
2017/11/18 | 法操FOLLAW
王育霖檢察官:日治時期第一位出任檢察官的台灣人,不畏強權的二二八遇難者
王育霖檢察官身為日本法學教育出身的檢察官,與黨國體制出身的官員截然不同,不是所謂的「自己人」,被排擠的命運似乎無法避免。當時的歷史背景,國民黨政府正求於站穩腳步、去日本化,不喜於政權受到任何批判質疑。王育霖檢察官積極對修法提出意見,為台灣人爭取法治,顯然不見容於當權者。
2017/07/08 | 新公民議會
《返校》電影版成功與否本來就不取決於政治,而是能否行銷成功
要先拍出受歡迎的電影,才有人會繼而討論它的白色恐怖背景,就算返校電影的白色恐怖味很濃,但是電影不紅,對於轉型正義,也沒什麼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