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

二二八事件是臺灣於1947年2月27日至5月16日發生的事件。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7/03 | 精選書摘

【散文】張惠菁〈姨丈〉:他忘記他的兒子,如今已是一個中年人了

〈姨丈〉這篇文章卻是寫於我能有這認識些之前。那時還年輕、思考還很扁平的我,初步撞擊到身邊長輩巨大的生命圖像,而淺薄地意識到,那當中有這與我的時代極度不同的種種。無盡地難以言語,深邃猶如洞穴。

2021/05/15 | 精選書摘

《臺灣名人傳記漫畫:湯德章【臺文版】》:深受台南人愛戴的他,卻被國民政府視為暴徒

在威權時代,無辜的人可能被抹黑、嚴懲,甚至失去性命,最後還可能被世人遺忘。這段故事,是屬於湯德章律師的人生經歷。

2021/02/28 | 張宇韶

被塵封的記憶:曾當台籍志願兵打過二戰的外公,告訴我一段二二八歷史

外公以前話說到這個地方時,我已經隱約找到二二八爆發的幾個關鍵線索與因素:統治者的素質、文化的差異性、治理模式的迥異、經濟資源無止盡掠奪,與心理上的相對剝奪感。

2021/02/22 | TNL 編輯

柯文哲228「一日北高」編72萬預算惹議,市府:推廣自行車產業,非個人宣傳

柯文哲打算在228紀念日騎單車挑戰「一日北高」,並由體育局編列相關預算。對此議員林亮君、前議員王浩宇提出質疑,認為其將北市府預算補助,動用在行銷個人以及民眾黨的目的上。

2020/10/05 | 鍾喬

《戲中壁》 如何從小說轉化為劇本?在禁錮中重構時間、記憶與敘事的旅程

我開始構思起一部小說:《戲中壁》,融合了記憶的真實與創作的虛構。真實,來自報導文學的田野踏查與閱讀;虛構,來自想像的場景與情境。

2020/03/09 |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

「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暗黑特務們

保密局特務許德輝毛遂自薦擔任忠義服務隊總隊長,許德輝先向上級誣陷這些學生四處劫掠,獲陳儀許可取得武器後,便以「預防不測」理由要隊員配戴。之後,他再暗中舉報隊員攜帶武器,意圖攻擊國軍,最終,多數學生不幸被捕罹難。

2020/01/02 | 精選書摘

《呼喚》小說選摘:只是要求公布二二八的真相而已啊!都不行嗎?

公開場合不能講二二八,他當然知道。那一天面對那麼多群眾,他就是忍不住呀。二二八,多少人,在港邊被槍殺,用鐵鍊把手把腳都綑綁了,一個串一個,從背後開槍,整排的人幾乎同時都栽進海裡了。海水是一整片一整片的紅。

2019/12/30 | 李修慧

陳文成命案史料出版,被警總逼迫招供,他仍回答:「我支持民主」

陳文成命案至今疑點重重,雖然部分史料已經被解密,但仍有一批被定義為「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2031年才能提供外界閱覽。

2019/12/03 | 李秉芳

遭控50年前曾殺過人,二二八基金會執行長坦承:去留由受難者家屬們決定

犯過錯的人,而且是相當嚴重犯行的人,到底能不能有機會被認可他的懺悔與改過?我們決定的也許不只是一個人的去留,而是這個社會到底對轉型正義的了解與想像長什麼樣子

2019/07/25 | 青平台

從德國反思台灣轉型正義(下):正義到底是什麼?台灣社會還不知道

轉型正義對臺灣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李思儀認為,轉型正義是一個過程,最終目標是追尋臺灣社會所需要的正義。李思儀說:「正義到底是什麼?我們還不知道,但臺灣的經驗會得出我們想要的是什麼。」

2019/05/16 | 新共和通訊

在二二八前一天,台灣人最關心是「誰偷了我們的米」

從1946年下半年開始的查緝走私,到了1947年2月要收網的時候,可以說是查到了動搖島本的地步,但到了二二八之後就沒人再提起,或許才是整個事情裡面最令人不可思議的部分。

2019/03/03 | nagee

【插畫】每年吵228都在炒冷飯?

為什麼有人可以連看好幾個月,失控的新聞媒體24小時瘋狂對政治人物造神,沒有意見,但是一整年只看到一天228討論,就覺得厭煩?

2019/02/28 | 李秉芳

促轉會第3波撤銷有罪判決名單:為何228事件受難者人數遠少於白色恐怖?

第3波的名單共有1056人,其中僅70人與二二八事件有關,促轉會由此理解到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與1949年開始實施至1991年的白色恐怖,二者在本質上有極大差異。

2019/02/28 | 精選轉載

【圖輯】不要碰政治:為什麼要討論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審判?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威權的政府靠著體制和法律背書,情治人員使用大量不法的審問,領導者甚至可片面的加重刑罰,回顧這一時期的體制,讓你了解當時威權政府如何有系統地使人民噤聲。

2019/02/28 | 精選轉載

【圖輯】不要碰政治:為什麼要討論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威權的政府靠著體制和法律背書,情治人員使用大量不法的審問,領導者甚至可片面的加重刑罰,回顧這一時期的體制,讓你了解當時威權政府如何有系統地使人民噤聲。

2018/08/13 | 青平台

六四屠殺與二二八的對談:沒有加害者,怎麼談轉型正義?

二二八死傷那麼多人,難道都是臺灣前行政長官陳儀殺的嗎?難道都是警總殺的嗎?天安門事件也是這樣,數以千計的北京學生、市民死亡,破萬人受傷,難道都是鄧小平殺的?這麼重大的人權災難事件,不能只有一個主要責任者。

2018/08/13 | 青平台

六四屠殺與二二八的對談:沒有加害者,怎麼談轉型正義?

二二八死傷那麼多人,難道都是臺灣前行政長官陳儀殺的嗎?難道都是警總殺的嗎?天安門事件也是這樣,數以千計的北京學生、市民死亡,破萬人受傷,難道都是鄧小平殺的?這麼重大的人權災難事件,不能只有一個主要責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