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2 | 湯米
【插畫】無法解決問題,先檢討受害人好了
好像是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一樣,把苛責指向那些可以掌控的人身上,更像是一種心情受到影響而遷怒的行為。
2017/12/02 | Kayue
為甚麼我相信呂麗瑤,不相信陶傑
陶傑以戲謔貼文諷刺日前公開被性侵經歷的呂麗瑤,雖然內容同為指控被性侵,但兩者可信程度差天共地。
即使出於善意,「保護論」仍會造成二度傷害
發生性侵事件後,無論持那個論點的,或許都應該謹慎點不要誤當「網路智者」,每個人在按「Enter」鍵前先設身處地想像一下「幸存者」的心情。
2017/03/21 | TNL香港編輯
英國推性侵案審訊新措施,「預先錄影」減少受害人再受創傷
英國9月推行新的性罪行審訊措施,將保護受害者以預先錄影方式作供,免於庭上審訊而造成更大的痛苦。
2016/10/31 | 楊子琪
「女士之夜」真的有性別歧視,但不是在歧視男性
有說酒吧舉辦「女士之夜」、讓女性享有較低入場費的優惠,乃歧視男性。實際上,這類措施背後的觀念,是利用女性作吸引客人的手段,而女性並未有獲公平對待。
法庭用甚麼理由給予性暴力侵犯者「最寬鬆刑罰」?
近日有至少兩宗性罪行案件並沒有獲得如香港院舍案般受到關注,兩案的共同之處,都是被告被控強姦罪,經審訊後未能定罪,而較輕的罪名成立。
2016/09/23 | 陳婉容
一位女性檢查官,何以主動為性侵嫌犯辯護?
美國檢控官Kirsten Pabst多次拒絕起訴大學內的性侵嫌犯,甚至不惜冒違犯公職人員守則的風險,為一名強姦犯出席紀律聆訊中為其辯護。
舉報性暴力,不應受「二度傷害」
事主不敢飲食及不眠不休近20小時。對一個曾遭受性暴力的人來說,這一連串看似無傷大雅的「小過失」,卻是多重的的二度傷害。
2014/06/08 | 讀者投書
如果真的要廢死,或許可以用這三步驟「虐待」取代
如果廢死聯盟花了九十九分的力氣進入死刑犯的身世脈絡裡,就要再花一百二十分的精力進入死刑支持者的思考線路中。並且,不厭其煩的訴說:怎麼讓殺人者獲得應有的懲罰、怎麼讓人類獲得免於恐懼的自由。恐懼、仇恨和愛一樣,都是人類的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