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21 | TIME
想逃到美國卻失敗,安妮法蘭克在集中營寫下舉世聞名的日記
安妮・法蘭克一家,曾嘗試移民美國以及之後古巴,但這些努力都因為美國嚴格的移民政策以及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而受挫。他們所有的嘗試都失敗了,因此躲藏是他們試圖逃離納粹魔爪的最後一搏。
2018/07/19 | Lo
【圖輯】美國艦隊的海上霸權夢:第七艦隊只是其中一塊拼圖
到底美國在全球有多少的編號艦隊?這些艦隊的防務範圍有多大?雖美國艦隊防守區域並無準確的經緯度切割,但從這些編號艦隊的發展歷史,可看見近代國際政治走向的三階段軌跡,以及美國在全球戰略布局的邏輯。
2018/07/18 | TIME
除了川普,這五位國家元首訪英時也曾引發爭議
隨著川普總統在7月12日到訪英國,他在大西洋彼岸的支持者們著手準備歡迎,而其反對者亦然——他們計劃在倫敦市中心舉行抗議活動,其中包括被稱為「川普寶寶」的氣球。以下五位元首都曾在到訪英國期間引發爭議,或在數年後仍對英國糾纏不清。
一戰時英勇,二戰時龌龊:德國帝國元帥戈林的光輝前半生
赫爾曼・威廉・戈林的一生與德國軍事航空的興衰環環相扣,但在兩次世界大戰的評價卻天差地別。很可惜的是,現今歷史研讀者總是著重戈林在二戰時期的龌龊,而不是前半生的光輝,今天就來和讀者們說說他的前期生涯吧。
2018/06/30 | TIME
諾曼第戰役後,女性成為「野蠻清洗」最大受害者
現在我們必須去了解,為甚麼當時男人犯錯的代價,竟得由女性承擔。
2018/06/02 | 精選書摘
蔣介石那自古相傳的討價還價技藝,沒有人能與他匹敵
這個個人政府中,最荒誕、最奇異的成分,或許就是蔣介石對自己職務的評價。他是真心地相信自己在引領中國走向民主之道。被人稱為獨裁者不免使他動怒。
2018/06/02 | 精選書摘
勝利來臨了,戰爭過去了,但等著中國的是長期的流血與鬥爭
勝利來臨了,戰爭過去了。次日早晨,重慶城恢復寧靜,狂歡消逝得很快。和平雖然到來,但陳腐的政府、由來已久的苦難和恐懼全都還在。中國並沒有比從前更接近改革,一點也沒,反而是離國內的和平更遠了一些。
2018/05/23 | 黎蝸藤
中國對二戰的貢獻度(下):若無美國力挺,中國難成「五大國」
其實對戰後秩序,中國基本上沒有什麽發言權,一向唯美國馬首是瞻。於是很諷刺的是,這個戰後秩序的「創建者」居然會立即丟掉大片土地。這哪裡像一個「創建者」應有的待遇?
2018/05/20 | 精選書摘
美軍報告揭露日本五大敗因:日軍是「沒有耳朵的兔子」
說極端一點,日本到現在依然和使用剪刀糨糊剪貼文件報紙相差不遠吧!當然因導入了電腦,所以稍稍現代化了,但在諜報收集方面,和列國相比,則不得不說粗糙簡陋。
2018/05/20 | 精選書摘
對情報完全外行卻成為大本營陸軍參謀,內心不安淹沒光榮感
情報說到底,就是刺探對手在想什麼的工作。只不過,對手可不會那麼輕易掏出他們心中想的給你看。不過,雖然不給看心,不過你可以看到動作。
2018/05/16 | 精選書摘
《咖哩香腸的誕生》推薦序:從國民美食回顧二戰納粹戰敗的慘痛歷史
提姆(Uwe Timm)這部中篇小說,屬於晚期德國戰後文學(或稱廢墟文學),故事內容表面上似乎在說明德國人如何在戰後廢墟中發明咖哩香腸這道國民美食,其實真正主題在於回顧與描寫、甚至批評二戰納粹戰敗的慘痛歷史。
2018/05/15 | 李秉芳
大愛新戲遭中國網友批「賣國」,才播2集就下架只因「未能淨化人心」
大愛新戲《智子之心》演出戰地護士林智惠的人生故事,結果被中國媒體、網友痛批媚日後下架,大愛則表示:和政治無關。
2018/05/06 | 精選書摘
《敗戰的勇者》:二戰在倫敦力抗德軍的波蘭「斯卡爾斯基馬戲團」
斯卡爾斯基沒有其他國家超級王牌飛行員那種傑出的能力,然而關鍵在於他能抱持著鬥志且冷靜地作戰。這看起來似乎很理所當然,不過,難就難在於以理所當然態度做理所當然之事。
2018/05/06 | 精選書摘
《敗戰的勇者》:從沒輸過、卻被民謠唱到吃敗仗的日本步兵第八聯隊
明治天皇對第八聯隊的嘉獎,當時的日本記者似乎沒有報導;故而只有最初的苦戰過程被流傳下來,種下了「第八聯隊=弱者」的根源。
2018/04/19 | 黎蝸藤
中國對二戰的貢獻度(中):未對日本投降是本分,不是貢獻
總結而論,中國在二戰中:第一,中國戰場戰績不濟;第二,堅持不投降,在阻止日軍擴大進攻方面有貢獻;第三,參與緬甸戰役的作用應該充分肯定。但無論如何,難以高估中國軍事貢獻就是了。
2018/04/16 | 精選書摘
墨索里尼說「寧可一日為獅,不可一生為兔」,非洲的義大利士兵卻選擇當兔子
墨索里尼的非洲帝國垮得很快,而且還垮得很難看。更糟糕的是按他們的表現看起來,這些徵兵並不在意墨索里尼所說「寧可一日為獅,不可一生為兔」的狂言。新羅馬軍團的士兵選擇當了兔子,意思是他們會成群投降。
2018/04/16 | 黎蝸藤
中國對二戰的貢獻度(上):中國為何對「總傷亡人數」如此執著?
在這些數字中,「傷、亡」混為一談是一個模糊的地方。一個人可以傷很多次,但生命只有一次。把傷亡混在一起說,無疑加倍放大數字。
2018/03/29 | 黎蝸藤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八):無論死了多少人,都不能否認南京大屠殺
我們反對的是極少數日本右翼分子,認為大屠殺僅僅只有幾百人,甚至完全不存在,虛構的。這些言論上升到否定歷史的程度。儘管這僅是極少部分人的主張,但已足以引起受害者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