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


  • 確認
  • .
2018/05/20 | 精選書摘
美軍報告揭露日本五大敗因:日軍是「沒有耳朵的兔子」
說極端一點,日本到現在依然和使用剪刀糨糊剪貼文件報紙相差不遠吧!當然因導入了電腦,所以稍稍現代化了,但在諜報收集方面,和列國相比,則不得不說粗糙簡陋。
2018/05/20 | 精選書摘
對情報完全外行卻成為大本營陸軍參謀,內心不安淹沒光榮感
情報說到底,就是刺探對手在想什麼的工作。只不過,對手可不會那麼輕易掏出他們心中想的給你看。不過,雖然不給看心,不過你可以看到動作。
2018/05/16 | 精選書摘
《咖哩香腸的誕生》推薦序:從國民美食回顧二戰納粹戰敗的慘痛歷史
提姆(Uwe Timm)這部中篇小說,屬於晚期德國戰後文學(或稱廢墟文學),故事內容表面上似乎在說明德國人如何在戰後廢墟中發明咖哩香腸這道國民美食,其實真正主題在於回顧與描寫、甚至批評二戰納粹戰敗的慘痛歷史。
2018/05/15 | 李秉芳
大愛新戲遭中國網友批「賣國」,才播2集就下架只因「未能淨化人心」
大愛新戲《智子之心》演出戰地護士林智惠的人生故事,結果被中國媒體、網友痛批媚日後下架,大愛則表示:和政治無關。
2018/05/06 | 精選書摘
《敗戰的勇者》:二戰在倫敦力抗德軍的波蘭「斯卡爾斯基馬戲團」
斯卡爾斯基沒有其他國家超級王牌飛行員那種傑出的能力,然而關鍵在於他能抱持著鬥志且冷靜地作戰。這看起來似乎很理所當然,不過,難就難在於以理所當然態度做理所當然之事。
2018/05/06 | 精選書摘
《敗戰的勇者》:從沒輸過、卻被民謠唱到吃敗仗的日本步兵第八聯隊
明治天皇對第八聯隊的嘉獎,當時的日本記者似乎沒有報導;故而只有最初的苦戰過程被流傳下來,種下了「第八聯隊=弱者」的根源。
2018/04/19 | 黎蝸藤
中國對二戰的貢獻度(中):未對日本投降是本分,不是貢獻
總結而論,中國在二戰中:第一,中國戰場戰績不濟;第二,堅持不投降,在阻止日軍擴大進攻方面有貢獻;第三,參與緬甸戰役的作用應該充分肯定。但無論如何,難以高估中國軍事貢獻就是了。
2018/04/16 | 精選書摘
墨索里尼說「寧可一日為獅,不可一生為兔」,非洲的義大利士兵卻選擇當兔子
墨索里尼的非洲帝國垮得很快,而且還垮得很難看。更糟糕的是按他們的表現看起來,這些徵兵並不在意墨索里尼所說「寧可一日為獅,不可一生為兔」的狂言。新羅馬軍團的士兵選擇當了兔子,意思是他們會成群投降。
2018/04/16 | 黎蝸藤
中國對二戰的貢獻度(上):中國為何對「總傷亡人數」如此執著?
在這些數字中,「傷、亡」混為一談是一個模糊的地方。一個人可以傷很多次,但生命只有一次。把傷亡混在一起說,無疑加倍放大數字。
2018/03/29 | 黎蝸藤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八):無論死了多少人,都不能否認南京大屠殺
我們反對的是極少數日本右翼分子,認為大屠殺僅僅只有幾百人,甚至完全不存在,虛構的。這些言論上升到否定歷史的程度。儘管這僅是極少部分人的主張,但已足以引起受害者的憤怒。
2018/02/28 | 黎蝸藤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七):參拜靖國神社是悼念還是狡辯?
從另一方面看,既然這種爭議已經成為現實的政治問題,經過多年的宣傳也在中韓很多人心中已經變為一個象徵,參拜成為對一部分人的切實的心理傷害。
2018/02/08 | TIME
二戰美軍回憶錄:我永遠忘不了,集中營囚犯咀嚼死馬內臟那一幕
接下來看見的事,只有毫無人性的人才有辦法忘掉。「視線所及,都是成堆的屍體,而他們的手腳骨瘦如柴,上面好似沒有黏附血肉。」去過集中營的美國大兵莫斯欽說。
2018/02/06 | 精選書摘
愛因斯坦是世界人、宇宙人,但他決定以猶太人科學家的角色挺身而出
事實上愛因斯坦從未參加政黨,本身完全沒有絲毫政治權力慾望;連他參加猶太民族主義運動的目的,都自己定位於教育—在耶路撒冷建立一所猶太希伯來大學。
2018/01/29 | 黎蝸藤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五):為什麼日本的道歉永遠「不足夠」?
到底用「謝罪」還是用「道歉」,本質上不是關於如何看待歷史問題,而是一個現實的政治考慮。中國難以答應的原因,是中國無法接受一個經濟強大的日本成為政治大國。
2018/01/26 | 讀者投書
二戰德軍鮮為人知的空戰王牌:魯德爾上校的故事
說起德軍的空戰王牌,大家第一個應該會想到紅男爵吧?但是大家卻鮮少知道二戰也出現了一拖拉庫的空軍王牌,主要是因為「王牌」的稱號幾乎都被高度機械化的德國陸軍裝甲師給搶走了,今天就來講講德軍其中鮮為人知的王牌─魯德爾上校。
《最黑暗的時刻》中的大不列顛大法官
西蒙在兩戰之間的英倫政壇叱吒風雲,加上在邱吉爾首相麾下身居大法官高位,職掌橫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卻未能進入戰時內閣。
2018/01/21 | 翁 稷安
大歷史下的浮光掠影:《終戰那一天》
當非虛構書寫還在試驗、摸索階段的此刻,這樣的選擇無涉對錯,相較於許多形式上改變,換湯不換藥的非虛構嘗試,本書已走得既深且遠。但那一條界線可以往前推得何處,又有哪些是非僅守不可的底線,則還考驗著來者。
2018/01/12 | 黎蝸藤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四):道歉問題,日本真比德國差嗎?
德國發動的戰爭,並無任何正義性可言,也無任何正面意義。但日本發動的太平洋戰爭,直到今天史學界還無法完全否定其局部的正面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