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戰爭中的鬼故事》:在靈異片與科幻片的表象下,真正具有水準的戰爭片
《戰爭中的鬼故事》是一部反思之作,目的就是檢討90年代以來美國二戰作品被過度娛樂化、政治化甚至於氾濫化的現象。其目的不是否定二戰或者美國老兵,而是希望能修正美國人死抱著二戰來取暖的態度,讓川普或後川普時代的美國人面對現實。
2020/07/05 | 鍾喬
記憶如何變身於劇場?《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再次登場
回首2018,《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以一部長達3小時的劇碼,在台灣劇場界引發一陣議論;而後,入圍第17屆台新藝術獎。
法蘭西第三共和投降80周年(一):擁有歐洲最強大的陸軍,為何短短六週內被德國擊敗?
如果法國能夠與「小協約國」緊密合作,共同壓制納粹德國的崛起,或許第二次世界大戰根本就不會發生。
「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真相:國共合作來自於爭取「生存」的需求
國共兩黨合作或者對抗,都來自於對「生存」的需要,不是建立在民族主義上的情感或者道義。瞭解這個抗戰歷史的真實面,我們就不難理解到共產黨過去願意在表面上尊重國民黨,是因為中共沒有辦法單方面以武力拿下台灣。
日本侵華對中共不只「功大於過」,解放軍根本是皇軍的傳人
大日本帝國的方方面面,到今天都還在影響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稱日本對中共「功大於過」,究竟又何罪之有呢?
不分黨派及統獨立場,海峽兩岸為何共同緬懷張自忠將軍?
張自忠將軍能得到今天兩岸政府與人民的共同緬懷,而且還是不分黨派及統獨立場,具有相當獨特的代表性。即便是日本、蘇聯還是歐美西方國家對他也是讚譽有加,從這個角度來看,或許真的沒有人比張自忠更適合做為兩岸「最大公約數」的代表了。
2020/05/11 | 精選書摘
《戰爭時期日本精神史》:二戰糧食配給制度,給女性在近代日本從未有過的權威
反觀從男性至上立場發號施令的日本帝國政府卻舉旗投降,使得男人們失去了自信,而女人們卻仍舊繼續日常的工作,以維繫自己、小孩和其他家人(包括丈夫在內)的性命。這件事,給予這些女性在近代日本從未有過的權威。
2020/05/11 | 精選書摘
《戰爭時期日本精神史》:主張「東亞協同體」的尾崎秀實,對中國民族主義深表同情
尾崎與日本共產黨及蘇俄的國際共產黨並沒有關係,作為一名獨立的共產主義者,他對中國的民族主義以及中國的共產主義深表同情,是近乎民族主義的共產主義者。
蔣中正出版《中國之命運》,是因為害怕被貼上「漢奸」的標籤
出版《中國之命運》,並不是蔣中正排斥英美,或者他想建立類似於希特勒的法西斯政權,而是他需要以此來與汪精衛政權爭奪民族主義話語權,同時鞏固地方部隊和淪陷區百姓對重慶中央政府的效忠,防止他們倒向汪精衛政權或者中國共產黨。
2020/03/20 | 德國之聲
1940年東京奧運會為何未能如期舉辦?
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東京奧運會的命運也開始變得搖擺不定。今年的夏季奧運會能否如期舉行?是否會被延期還是會遭到取消?外界的猜想和擔憂越來越多。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最終是否會落得個1940年奧運會的命運?
2020/03/10 | TNL 編輯
死亡人數比原爆還多的「東京大轟炸」75週年,倖存者:我不在乎輸贏,只要沒有轟炸就好
東京大轟炸奪走的人命超過美國於同年在長崎及廣島投下原子彈造成的死亡人數,但而東京大空襲今年紀念事發75週年,其影響及教訓卻少有人論。
2020/03/05 | 德國之聲
梵蒂岡公開教宗庇護十二世秘密檔案,解答他在納粹屠殺時為何沉默
二戰時期在位的教宗庇護十二世因為在猶太人大屠殺問題上的態度而一直爭議不斷。這一次梵蒂岡宗座檔案館將有關庇護十二世的相關文件檔案陸續對外開放,外界認為真相可能漸漸浮出水面。
2020/03/02 | 方格子vocus
日治晚期穿搭哲學〈職業婦女篇〉:用服裝表達政治訴求,美麗的背後是文化的角力
在皇民化時期,男孩女孩們穿著的服裝不再只是一件單純的布料,更是一種思想培養,比如中學校開始將詰襟制服改成卡其色的戰時服裝,並加上綁腿;女校多了許多關於和服製作的課程,希望能透過服裝,讓台灣的少男少女對於日本更加認同。
2020/01/19 | 精選書摘
《郝柏村還原全面抗戰真相》:對日抗戰一旦中國打敗,就是亡國
我認為,國民政府在大陸失敗,蔣委員長最對不起的人,第一,是大陸的老百姓,第二,是抗戰歷史真相及抗戰中犧牲的二千餘萬的無名英雄。
2020/01/19 | 精選書摘
《郝柏村還原全面抗戰真相》:中共稱九一八事變是抗日戰爭起點,我難以苟同
如果以九一八事變為抗戰開始時間,是自外於二次大戰,實乃自貶抗戰的光榮與驕傲。所以,吾人必須清楚瞭解,局部抗日行動與八年全面對日抗戰,絕不可混為一談。
連結中西二戰史觀的橋樑:香港保衛戰悼念儀式上的飛虎老兵
今年在西灣舉辦的香港保衛戰悼念儀式讓人矚目的,是中華民國空軍軍官學校第12期畢業,現居香港的百歲老人陳炳靖教官也出現在了會場,讓多年缺席的國軍抗戰老兵群體總算是有了代表自己出席香港保衛戰悼念儀式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