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簡稱二戰,是1939年至1945年爆發的全球軍事衝突。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09 | 漫遊藝術史

日本二戰期間的戰歿畫家:在「帝國邊境」懷抱夢想,與未竟的超現實之夢

對藝術史而言,二戰大至改變整個國家總體美術的發展跟方向,小則牽動著無數畫家個人的命運。在日本,有許多畫家載筆從軍,以畫筆描繪戲劇性的戰爭場面,或是新佔領地的風光。

2021/05/06 | 許劍虹(Samuel Hui)

美國用《租借法案》拉了中華民國一把,也為雙方長達80年的合作拉開序幕

1941年5月6日中華民國被納入《租借法案》(Lend-Lease Act)的適用範圍之內。美國取代蘇聯,成為中華民國對日作戰的主要援助國,也為雙方接下來長達80年的軍事合作關係拉開序幕。今天美台雙方的安全合作關係,基本上就是以此為起點。

2021/05/04 | 精選書摘

《恐懼與自由》:看到美國向日本炸了兩顆原子彈,這群科學家陷入深沉的沮喪

原子力在一九四五年揭露於世之時,帶給全球的震撼感受是如今很難體會的。當杜魯門總統宣布原子彈已在廣島投下,全世界媒體對這個消息全都毫無心理準備,也不知該做何回應。

2021/05/01 |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

被遺忘的二戰台灣史:馬來半島大逮捕,被送往「集中營」的南洋台灣人

電影《太陽帝國》裡被關押在日軍集中營的英美平民,或許是多數人對戰爭集中營的印象。然而鮮少人知道,二戰期間曾有數百位身處南洋的臺灣人,因為被視為日本人,一夜間失去所有,集體送入集中營拘留。 「研之有物」專訪中研院臺灣史研究所鍾淑敏研究員,她挖掘集中營筆記、報紙等史料,尋訪當年集中營的臺灣人,試圖填補這段被遺忘的海外臺灣人歷史。

2021/04/15 | 劉威良

波蘭走過轉型正義最後一哩路,但台灣的《除垢法》何時會通過?

身為一個主權雖有,但國家定位不明的台灣人,對於波蘭的命運,只覺得極其悲慘,心想波蘭的過去式,很有可能也會是台灣的未來式,因為我們都是在列強夾縫中求生存的人民。

2021/04/13 | 許劍虹(Samuel Hui)

《日蘇中立條約》80周年:讓蘇聯在二戰中確保東部安全,得以集中火力席捲東歐

相比起日本,蘇聯從《日蘇中立條約》得到巨大好處。首先史達林可以從遠東抽出兵力,全力抵禦來自德國的進攻。也因為日本的威脅被解除,擊退德軍的蘇聯又可以繼續向德國進軍,並一路席捲了整個東歐。

2021/04/09 | 精選書摘

《被偏誤的日本史》:區區島國日本,怎麼敢對龐大的美國開戰?

日、美之間會發生無法避免的戰爭衝突,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美國堅持要求日本從中國全面撤軍,並且只承認重慶的國民政府而放棄對汪偽政府的支持。

2021/04/08 | 田中健人

鼓吹愛國主義又想避免戰爭,當今中國與戰前日本差不多幼稚

整個昭和時代,政府和民間就在不想打、想打兩種意見拉鋸的過程中,一步一步邁向毀滅性的戰爭。政府一面鼓勵愛國主義,一面又想要避免戰爭,這種自相矛盾、左手打右手的做法,根本就不可能形成一個合理的政策。

2021/03/29 | 余杰

獨裁者變奏曲(四):沒活到二戰結束的小羅斯福,與史達林一起統治「美麗新世界」?

被視為老牌帝國主義者的邱吉爾有一種貴族的尊嚴,毫不猶豫地捍衛英國的憲政和法治傳統;而平日裡常常將平等、人道這些美好詞彙掛在嘴邊的羅斯福,在關鍵時刻卻跟史達林、希特勒一樣視人命如草芥。

2021/03/25 | 讀者投書

國民政府成功破譯日本偷襲珍珠港密電?那些網路文章顯然都吹過頭了

關於說國民政府成功破譯日軍情報密碼的文章,很顯然都吹過頭了,忽視了許多客觀的情節。更沒有破譯過日本偷襲珍珠港的電文。

2021/03/22 | 余杰

獨裁者變奏曲(三):美國史上唯一加冕的國王,權力不受約束的「戰時總統」小羅斯福

總體而言,美國進入了「羅斯福時代的軍事獨裁主義」。就連支持羅斯福的歷史學者都不得不承認,「美國政治體制的運行實際上出現了嚴重的失序問題。」

2021/03/07 | 許劍虹(Samuel Hui)

《末日激戰》架空故事的背後,反映出烏克蘭與西方世界真實的恩怨情仇

烏克蘭民族主義者雖然痛恨蘇聯與俄羅斯,可是骨子裡對英美的厭惡可能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2021/03/04 | 精選書摘

《戰爭的滋味》:日本軍隊對糧食的貪婪需求,導致1945年夏天的飢荒

儘管耕種的工作對於留在農村的人而言艱苦繁重,但日本的問題與其說是勞力不足,毋寧說是農業效率不佳,導致勞動生產力難以達到極大化。

2021/02/18 | 劉威良

參訪奧斯威辛集中營:不知道歷史的人,歷史就會重演

下車後,我們走到一個昏暗的空間,裡面空無一物,據說是當年的毒氣室。當年被挑選上的人,會被騙說是要去沖澡而被送進毒氣室。走進這空間,不敢有太多想像,只知道伴隨我們的是死寂的空氣,與地上一盞盞小蠟燭用以紀念亡魂。

2021/01/11 | nippon.com 繁體字

遺族們最後的心願:補償被「雙方政府」忽視的台籍前日本兵的人權與尊嚴

二戰期間,有許多臺籍前日本兵作為「日本人」參與戰爭,但在戰後,這些人及其遺族卻無法獲得與日本人同等的補償。目前官方認為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但問題真的解決了嗎?時值終戰75周年,日本人該如何面對這些臺灣人的心願?

2020/12/24 | 許劍虹(Samuel Hui)

最後一位「白團」成員瀧山和的故事,連結了海峽兩岸共同的歷史

過去提到海峽兩岸共同的歷史,我們往往首先想到的是北伐抗戰,或者陳納德將軍組織飛虎隊來華助戰的事蹟。卻沒有想到在近代中國歷史上扮演「壞人」的日本,而且還是日本陸軍航空隊的飛行員其實也扮演著海峽兩岸的重要歷史連結。

2020/12/08 | 德國之聲

50年前德國總理布蘭特的「華沙之跪」,成為歐洲實現和解的象徵

德國聯邦總理布蘭特1970年12月7日對鄰國波蘭的訪問,被認為是德波戰後關係史上的一次突破。不過,此次訪問不僅因為簽署協議而載入史冊。它的歷史意義更因為布蘭特在華沙猶太人紀念碑前下跪謝罪而成為永恆的瞬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