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大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英語:World War II,簡稱WWII或WW2;法語:Seconde Guerre mondiale;德語:Zweiter Weltkrieg;俄語:Вторая мировая война;日語:第二次世界大戦(だいにじせかいたいせん)),簡稱二戰;是一次在1939年至1945年所爆發的全球軍事衝突。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2/18 | 張宇韶

國艦量產的「狼群戰術」,源自於納粹德國扭轉英國海上霸權的攻擊策略

「狼群戰術」之所以能逞凶一時,本身有其突出優勢,關鍵在於能夠抓住英國海上交通線的空隙與護航的種種缺陷,不過面對慘痛損失,盟軍也很快的開始思考破解辦法。

2020/07/11 | 張宇韶

台灣在第一島鏈的戰略地位,太平洋戰爭的歷史已經說明一切

爆發馬里亞納海戰以及奪取小笠原群島中的硫磺島戰役的背景,由於硫磺島剛好位於美國戰略轟炸的中繼位置,是美國不計代價攻打的目標,如今,關島也再度成為美國在第二島鏈的重要海空基地所在。

2020/04/22 | 精選書摘

日本的東南亞政策:扭轉二戰的侵略者形象,成為東協歷史悠久的合作夥伴

為了改善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殘留的侵略者形象,日本政府在1979年推出了青年招聘事業,透過東南亞優秀青年的招募,在 日本進行短期留學。根據調查結果,取得日本學位者回國之後多半成為 改善日本與該國關係的重要尖兵,對於日本培養東南亞親日勢力協助極大。

2020/03/25 | 鄭仲嵐

夏季奧運史上命運多舛的東京,這次能否以光彩奪目的姿態回歸?

奧運在歷史上只有3次中斷,分別是1916年的柏林奧運(因為一戰停辦)、1940年的東京奧運與1944年的倫敦奧運(因為二戰停辦),並沒有因流行病而停辦過,此次如果延期的話,將會是史上首見。

2019/12/07 | 潘柏翰

《夕霧花園》書評:遺忘所驅動的記憶美學,是我借來照明的月光

就像陳柔縉書名所言「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在小說角色們的身上,足以看見動盪時局下的生離死別多麽令人心碎。作為日本侵略政權受害者的雲林自然不可能輕易抹去過往的傷痛,但願意聆聽同樣是戰爭倖存者的故事,兩人間的沈默無語或許都觸碰到了內心最柔軟的一塊。

2019/11/18 | 李修慧

有許多「在日南北韓人」與中國人,川崎市訂定日本第一部有罰則的「反歧視法」

川崎市政府2016年就通過「仇恨言論通過對策法」,但沒有明訂罰則;市政府接著在2018年更宣布,只要有仇恨言論疑慮的活動,將拒絕他們在公園等公共設施聚舉行,是全日本第一個實施這種作為的市政府。

2019/08/21 | 羊正鈺

昭和天皇「史料」曝光:曾想反省二戰、南京大屠殺卻遭首相刪文

昭和天皇是日本第124代天皇,其在位期間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依照新憲法失去政治上的實權,以作為日本國家與國民象徵而存在。

2019/08/02 | 李修慧

南韓打算「以牙還牙」,把日本也從貿易「白名單」當中踢出

日本將把南韓從貿易出口的「白色名單」剔除,一旦正式實施,854項產品起出口到南韓將不再享有簡便的手續,但南韓表示將「以牙還牙」,也正規劃把日本從南韓的貿易白名單剔除。

2019/07/08 | Elanor Wang

三個從黑暗面探索歷史,又不落入「娛樂化慘劇」的旅遊行程

近年以戰爭災難等為主題的「黑暗觀光」旅遊行程越來越多,引來「消費慘劇」的批評,但也有一些團體能用不媚俗而淺顯的方式,帶領民眾用黑暗面來探索歷史。

2019/07/08 | Elanor Wang

「接地氣」歷史之旅:「黑暗觀光」與「娛樂化慘劇」只有一線之隔

近年以戰爭、災難等為主題的「黑暗觀光」行程越來越多,也引來「消費慘劇」的批評,但也有一些團體能用不媚俗卻淺顯的方式,帶領民眾用黑暗面來探索歷史。

2018/09/18 | 張宇韶

今年APEC峰會所在地「摩斯比港」,曾是改變世界海戰史的美日對決之處

本次APEC峰會的主辦市莫斯比港,在1942年發生了海軍戰史上首次的航母對決,雙方的指揮官弗萊徹與原忠一都不在目擊範圍內進行指揮作戰,雙方艦載機的攻擊取代了傳統艦砲的射擊,也宣告了戰艦時代的終結。

2018/09/18 | 張宇韶

今年APEC峰會所在地「摩斯比港」,曾是改變世界海戰史的美日對決之處

本次APEC峰會的主辦市莫斯比港,在1942年發生了海軍戰史上首次的航母對決,雙方的指揮官弗萊徹與原忠一都不在目擊範圍內進行指揮作戰,雙方艦載機的攻擊取代了傳統艦砲的射擊,也宣告了戰艦時代的終結。

2018/08/17 | Nina

【印尼國慶日】73年前蘇卡諾宣讀《獨立宣言》,剛縫製好的印尼國旗也首度升起

印尼是個萬島之國,有多種民族、語言和宗教,能獨立建國成功實屬不易,這也是為何國慶日對印尼全國人民有都重大且深遠意義。

2018/01/14 | 精選書摘

《惡魔日記》:兩千人要怎麼殺死八百萬人?

「在德國與世界各地的街道上,的確還有數以千計的殺人兇手逍遙法外,」他曾向某位記者這麼表示,「到底還有多少納粹戰犯仍是自由之身?你自己算算吧!」即使綜觀戰後所有的審判,也只有幾千名德國人被控謀殺罪。「你能告訴我兩千人要怎麼殺死六到八百萬人嗎?就數學上來說是不可能的。」

2017/10/02 | 精選書摘

《沖繩走私女王夏子》:戰後八年間,一個嬌小女性率領一群彪形大漢的傳奇故事

在那個時代,夏子以僅約一百五十公分高的矮小身形率領一群彪形大漢的故事,彷彿像是與那國島傳說中的女性「參亞依・伊索巴」的傳奇;但這一切並不單單只是傳說。

2017/10/01 | 周雪君

西班牙法國邊境「鬼車站」能「活過來」嗎?

西班牙、法國邊境曾經有一個全歐洲最大的火車站,它建成以來,只有過一段短暫的輝煌日子,很快步向荒廢,現在西班牙希望令它「復活」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