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白目、自私又情緒化的天才?破除亞斯伯格症的刻板印象
即便亞斯伯格症這個名稱越來越廣為人知,大眾對他們的了解似乎侷限於較為簡化的樣板形象。例如:認為亞斯伯格症者個個天賦異稟,或是認為他們天生白目又自私,容易為了小事就發脾氣。
2020/04/25 | 精選書摘
《亞斯兒養育日記》:這位媽媽,不可以把自己教不好歸咎到孩子身上喔
本書作者為漫畫家,同時也是個雙寶媽。兩個孩子先後都因為具有不尋常的特質,而被診斷具有亞斯伯格症或具有其傾向。本書便是他們一家人看似不平凡(或許有些辛苦),卻也充滿溫馨爆笑的生活點滴。
2020/01/28 | 精選書摘
《我與我的隱形魔物》:「魔物」,是能夠引起亞斯患者們共感的詞彙
自國中被確診以來,我從不諱言自身有亞斯伯格症。「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自閉症啊!」則是我最常獲得的答覆。但我得坦白,不管聽了多少次,「你不像」這句話,總讓我五味雜陳。
2020/01/28 | 精選書摘
《我與我的隱形魔物》:社會是個大染缸,但亞斯就是一群有精神潔癖的個體
從走進捷運站那一刻起,延續至睡前的兩小時,我的家人為不守信用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說是慘痛其實也沒有什麼,大概就是濃縮成綿延不絕的四個字:「我要餵魚。」
2020/01/03 | 陳豐偉
柯文哲市長有沒有亞斯伯格症?這是政治問題,但不只是台灣的政治問題
對於選民來說,當我們要評論柯文哲時,不需要考慮他有沒有亞斯伯格症,就跟其他政治人物,用一樣的標準看待就好。
想讓亞斯人理解「情緒」,先想想你如何向先天視障者說明「顏色」
泛自閉症族群的亞斯受阻區塊是「情緒系統」。千萬不要誤會,這不是指亞斯人沒有情緒,他受阻的情緒是理解、辨識、表達及抒解,簡單說,是有情緒卻不能用。
2019/07/03 | TNL特稿
《亞瑟不一樣》:到底是亞斯孩子太奇怪,還是我們眼光太狹隘?
每個人的心中,或許都住著一個亞瑟。我們心裡面,多少都存在著,想要獨一無二,盡情做自己,想要與眾不同,卻也害怕與別人不一樣的亞瑟。
2019/04/27 | 陳豐偉
想要挽救世界的16歲亞斯女孩,如果生在台灣會有什麼下場?
很遺憾的,像桑伯格這樣的亞斯女孩,如果生在台灣,可能會在父母壓力下成為考試高手,然後在職場與人際上遇到許多傷疤。有些人會成為讓自己與其他人都不快樂的麻煩製造者,有些人會選擇逃避人群與社交,有些人會每個月固定到精神科報到,藉由藥物麻痺自己止不住的焦慮與擔憂。
2019/03/17 | 羊正鈺
1人走堂到全球100萬學生集體罷課:16歲瑞典自閉症女孩做了什麼?
「有人說我應該待在學校,也有人勸我好好念書,當個氣候科學家來『解決氣候危機』。但是,當沒有人行動搶救未來時,我為什麼要為一個即將不復存在的未來而上學?」
2019/03/16 | 羊正鈺
1人翹課到全球100萬學生集體罷課:16歲的瑞典自閉症女孩做了什麼?
「有人說我應該待在學校,也有人勸我好好念書,當個氣候科學家來『解決氣候危機』。但是,當沒有人行動搶救未來時,我為什麼要為一個即將不復存在的未來而上學?」
2019/02/27 | 陳豐偉
台灣社會正在浪費上天賦予「亞斯人」的能力
當歐美國家認真挖掘「亞斯人」的特殊才能,協助亞斯人不被排擠、溶入團體、找到能夠發揮長才的工作,台灣社會卻在浪費上天賦予亞斯人的能力。
2018/11/08 | 精選書摘
《我與世界格格不入》:電影《一級玩家》述說的,是「亞斯的懊悔」
綺拉那天會想跟哈勒代熱舞嗎?燈光微暗、氣氛正好時,綺拉會跟哈勒代擁吻嗎?往事已矣,人心浮變,過了那個時間點,我們永遠無法確定自己錯過了什麼。
2018/09/25 | 精選書摘
亞氏保加症教養祕訣:孩子有「特質」,還是「障礙」?
沒錯,這些孩子在社會能力、溝通及固著性等諸多地方,皆需要調整,但如果我們願意接納這些孩子原本就存在的特質,讓這些孩子有足夠的時間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調整、修正,還是有機會能在他們身上看到改變。
2018/09/18 | 精選書摘
《不讓你孤單》推薦序:陳佩琪醫師談亞斯伯格症
亞斯因是社會人際關係的障礙,所以比傳統自閉症治斷時間來得晚,通常在7歲左右,進入學齡階段才會被診斷出來。我是小兒神經科醫師,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已經30年,我的專業領域告訴我,這類的小孩診斷其實不困難,困難在於,診斷之後呢?
2018/09/18 | 精選書摘
亞斯伯格症教養祕訣:孩子的表現是「特質」還是「障礙」?
沒錯,這些孩子在社會能力、溝通及固著性等諸多地方,皆需要調整,但如果我們願意接納這些孩子原本就存在的特質,讓這些孩子有足夠的時間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調整、修正,還是有機會能在他們身上看到改變。
2018/02/26 | TNL特稿
關鍵醫學院(一):我不是你以為的那種亞斯──談ASD的標籤化現象
當你聽見「亞斯伯格症」,腦中會浮現什麼呢?我敢打賭很多人的腦海立即浮現的是一個古怪的天才、或是柯文哲抓頭的模樣。然而具有亞斯特質的人,就一定很聰明嗎?你對亞斯的認知,是否也落入既定的刻板印象?
儒雅冷血的殺人魔背後——安東尼霍普金斯表演分享
主持人問他:「請問你是看了多少資料,來揣摩漢尼拔這個角色呢?」Hopkins說:「我沒有找資料啊,為什麼要找資料,我完全就是靠我過去的經驗去揣摩的……。」主持人對於這個回應感到詫異,乾笑起來,而Hopkins在畫面裡溫柔地微笑:「為什麼你要笑得這麼緊張呢?」
2017/05/03 | 讀者投書
誰說利他能是「聰明藥」?〈給ADHD的「聰明藥」,治病還是應急?〉的可能誤導
4/28,端傳媒的呂苡榕記者發表了一篇文章〈給 ADHD 的「聰明藥」,治病還是應急?〉,討論利他能(Ritalin)在ADHD患者的使用狀況。身為一個亞斯伯格症(現改稱ASD)併發注意力缺陷(ADHD)的患者,看完這篇文章後,我產生了一些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