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18 | TNL 編輯

亞美尼亞、亞塞拜然第二次「人道停火」,不到4分鐘又開打

這是交戰雙方第2度試圖宣布停火,以平息因爭議地區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爆發的近3週激烈衝突;衝突已造成數百人喪命。

2020/10/12 | 林宜萱

俄羅斯協調外高加索停戰,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停火5分鐘又開打

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在停戰5分鐘後又開打,讓俄羅斯的調解付諸流水。亞塞拜然此次使用以色列和土耳其的武裝無人機,成功扭轉過去戰鬥中的常敗頹勢,也讓全球看見未來新型戰爭型態。

2020/10/12 | 方格子vocus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衝突難解:外高加索三小國與俄羅斯、土耳其的恩怨情仇

對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的這場衝突來說,俄羅斯並沒有介入的動機,倒是土耳其,擁有了進一步打壓亞美尼亞,拉攏亞塞拜然的良機。所以雖然沒有光明正大派兵支持亞塞拜然,但私底下各種動作不斷,也因此讓亞美尼亞更為的不滿,又無可奈何。

2020/10/11 | 李可心

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的民族主義之爭,能為兩岸關係帶來什麼啟發?

遠在高加索兩亞國家的衝突在地理與文化上都與台灣相隔甚遠,不過該衝突的背後脈絡卻相當值得台灣社會做更進一步的了解與認識,因為該衝突與兩岸緊張關係有著一大相似處,就是——民族主義情緒。

2020/10/10 | TNL 編輯

15天軍事衝突超過400人喪生,俄羅斯促使亞美尼亞、亞塞拜然「暫時」停火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自9月27日起發生武裝衝突,死亡人數已超過400人,經過俄羅斯出面調停,兩國宣布暫時停火並談判解決爭端,但這個長達近30年的區域衝突,可能仍未告終結。

2020/10/02 | 許睿洋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軍事衝突,俄羅斯為何始終保持「低姿態」?

隨著普亭與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接連在利比亞與敘利亞的紛爭中選擇站在對面,雙方本就薄弱的信任基礎持續受到挑戰,而「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或將成為壓垮俄土互信的最後一根稻草。

2020/10/01 | 德國之聲

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局勢升溫,其他地緣政治參與者助長武裝衝突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Bergkarabach)的衝突再次升級。種種跡象表明,這次的戰爭不容易解決。

2020/09/29 | TNL 編輯

衝突第3天:土耳其被疑仲介敘利亞叛軍戰士協助亞塞拜然,承諾月薪最高逾台幣4萬元

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衝突進入第3天,傳雙方已共有95死,戰火持續升溫。連同俄羅斯在內,國際組織和大國多呼籲停戰,只有土耳其逆風而行,強硬表示外交和軍事都支援亞塞拜然。國際媒體追訪發現,土耳其疑似利用敘利亞貧困,招募敘利亞戰士到亞塞拜然協助作戰。

2020/03/11 | 羅金義

南高加索國家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如何各取所需?

三國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可謂各取所需:中國可建設連接歐洲的替代路線,繞過俄國的西伯利亞鐵路;南高加索國家能利用中國平衡俄國與西方勢力,也為區內基建項目發掘新資金來源。

2019/01/31 | Abby Huang

堅持2327小時的「不斷電祈禱」實現了,荷蘭政府不遣返難民家庭

荷蘭嚴格的難民法這幾年一直飽受爭議,去年新選出的政府採取了更加強硬的做法,2017年的庇護申請,只有一半通過。

2019/01/31 | Abby Huang

堅持2327小時的「不斷電祈禱」實現了,荷蘭政府不遣返難民家庭

荷蘭嚴格的難民法這幾年一直飽受爭議,去年新選出的政府採取了更加強硬的做法,2017年的庇護申請,只有一半通過。

2018/12/15 | Abby Huang

繼續禱告警察就不能進來:荷蘭教會馬拉松祝禱千二小時,保護難民家庭不被遣返

荷蘭嚴格的難民法這幾年一直飽受爭議,去年新選出的政府採取了更加強硬的做法,2017年的庇護申請,只有一半通過。

2018/08/17 | 精選書摘

《交會的所在》:亞美尼亞人強悍的生命,地震或共產黨都拿不走

那一年,亞塞拜然人肆虐全城,砍殺居民,不論死活,都將他們由高樓窗戶往下拋出去。沒有人確知到底有多少人遇害。亞美尼亞人永遠無法原諒戈巴契夫遲來的援兵,他們認為這是莫斯科對他們的懲罰。

2018/08/17 | 精選書摘

《交會的所在》:有哪個民族的建築技術能和亞美尼亞人比?

土耳其塞爾茲克王朝勢力進入土耳其,他們融合中亞的傳統和在東安納托力亞發現的新事物,狂熱地進行建設,開始以石材取代磚材,同時為了善其事,他們雇用這個區域的工匠能手:亞美尼亞人。

2018/06/02 | 精選轉載

沒人承認,地圖上也不存在的「阿爾札赫共和國」

1988年亞美尼亞北部發生地震,部分阿塞拜疆人願意捐血,但卻有災民寧死,都不想要輸來自阿塞拜疆的血液,當局只好拒收,就知道這仇恨有多深。

2018/06/02 | 劉晃銘

沒人承認,地圖上也不存在的「阿爾札赫共和國」

1988年亞美尼亞北部發生地震,部分亞塞拜然人願意捐血,但卻有災民寧死,都不想要輸來自亞塞拜然的血液,當局只好拒收,就知道這仇恨有多深。

2018/02/01 | 精選書摘

《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華人、伊朗、印度與亞美尼亞商人的移民世紀

歐洲的東印度公司把勢力拓展到從東南亞到西亞這片廣闊地區時,沒有遭受到過多的抵抗,其貿易事業之所以能夠成功地開展,與此地區王權開放而且同意「自由貿易」的態度有極大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