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18 | 讀者投書
教授派傭兵從「伊斯蘭國」救回學生,要翻拍成電影嗎?
博士生祖瑪與特納的故事的確值得翻拍成電影,不過比起好萊塢的戰爭片,更希望是亞茲迪人自己創作的電影、希望是能夠協助募資並協助重建辛賈爾山區家園的電影啊。
2018/12/15 | 李秉芳
「可能無法完成論文了」博士生受困伊斯蘭佔領區,教授派傭兵救援成功
被救援的學生祖瑪是「亞茲迪人」,因為信仰習俗經常被視為異端,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之一的穆拉德也是,穆拉德被伊斯蘭國綁架並成為性奴。
2018/10/22 | TIME
戰爭是父權的展現,女性的身體內外都成為男性的戰場
一直到1990年代南斯拉夫內戰後,聯合國才認可性侵害及性騷擾為違反人權的罪。在那之前,文學作品常常將女性塑造為「戰利品」,性暴力更是社會禁忌話題。
2018/10/12 | TIME
和平獎得主穆拉德:世界領袖就只是聽,什麼事都不做
當她覺得還需要更多行動來幫助她的族人時,她成立了「納迪婭倡議」與「辛賈爾基金」,旨在協助亞茲迪人和其他戰爭罪的受害者。也因此,她戰勝了袖手旁觀的不作為。
2018/10/05 | 李秉芳
諾貝爾和平獎揭曉:由剛果醫生和25歲「倖存的女孩」共享
穆拉德是3000名亞茲迪族女性的其中一員,他曾在21歲時被IS伊斯蘭國的恐怖份子綁架,並遭受殘忍性侵虐待達3個月,成功逃脫後為其他受害者到處奔走、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