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從返鄉下到變陌生──「今日廣州,明日香港」故事
曾經同朋友討論「五獨」(疆、藏、台、港、廣),朋友話中央政府其實唔怕你港獨,最怕廣獨。當時捍衛粵語嘅廣州人話:「今日廣州,明日香港」。相信好多人包括我自己,係有呢個意識,但未有呢個準備。
2019/04/05 | 精選書摘
走過亞洲金融風暴、強人總統下台,印尼「新政治」是否會到來?
筆者認為在本書對於印尼民主最為關注的部分,就是民主化的過程會牽涉到選舉等「政治動員」;特別是以「以認同為基礎」的政治動員(Identity-Based Mobilization)。若再細分,其中包含「伊斯蘭認同」 (宗教)、「印尼華人」(種族)、「外島邊緣化」(地域)三大動員議題。
2018/11/30 | 吳象元
在印尼江湖中練功的台灣女子:原本說好在印尼「只待一年」,結果轉眼就是十多年
「我希望他們維繫一份對台灣的感情,因此常分享很多關於台灣的人事物,也曾想把他們教成台灣人,但後來發現這只是我的想像,因為最多也只有一半,畢竟印尼是他們成長的地方,他們的連結也在這。」
重回「激情與純潔」的足球:越南國足曾因收賄醜聞失去球迷,如今由新一代足球員重拾活力
一位越南著名的足球評論員Trương Anh Ngọc所說:「越南人對國家足球隊的瘋狂是很多外國人都不會明白,但這些年來我們感受到的是欺騙與背叛。但現在,年輕的球員們讓我們看到了激情與純潔的足球。」
2018/09/04 | Abby Huang
蔡英文見亞運國手、承諾體育預算加倍,說好的「體育改革」你還記得嗎?
今年亞運創下史上次佳的成績,總統蔡英文今(4)日接見亞運代表團時表示,現在就要開始為東京奧運準備,提供比這次亞運更好的後勤支援。
2018/09/04 | 李牧宜
亞運閉幕2022年杭州見:金牌榜印尼隊第4名、台灣第7名寫下佳績
2018年雅加達亞運落幕,2日在格羅拉蓬卡諾體育場舉行絢爛的閉幕儀式。交接儀式中,主辦城市雅加達市長也將聖火火炬交給2022年主辦城市中國杭州市長徐立毅手中,象徵2022年亞運由大陸杭州接手。
2018/09/02 | 李秉芳
亞運拿下20年來最佳成績,改善選手的「吃住」有差嗎?
這次亞運在總統的特別關注下,包括選手的吃、住,都比以前安排得更好。吃有專屬廚師,住有包棟公寓,戴資穎說,長官總和了所有的金牌數量,驚覺住在公寓的奪牌數量最多。
2018/09/01 | 羊正鈺
亞運「最燒腦」橋牌為台灣再添第17金,男排打敗卡達睽違20年奪牌
除了橋牌為中華隊拿下第17金,棒球和男排也收下銅牌,中華男籃雖然沒搶下銅牌,但已是睽違48年後重返亞運四強,還是全靠本土球員完成的里程碑。
2018/08/30 | 羊正鈺
【影音】就差0.001秒痛失金牌,楊俊瀚:櫻木花道也沒拿到總冠軍!
值得關注的是,今(30)日晚上七點半,同時有中華隊的棒球、籃球都將在四強賽面對中國隊。
【亞運橋藝】印尼首富黃惠祥與中華隊並列銅牌,成最年長奪牌選手
中華橋藝代表隊26日在雅加達巨港亞運,橋藝超級混合團體4強賽,以積分92.33分未能晉級決賽,與印尼並列銅牌。其中印尼隊其中一位選手為78歲印尼首富黃惠祥,成為觀賽焦點。
2018/08/28 | 李慧明
【雅加達巨港亞運】口罩難題
N95口罩有個挺嚴重的問題,就是一沾水整個口罩就要作廢,那水上戶外活動的項目的運動員和職員可以怎麼做?
2018/08/28 | 李秉芳
台灣羽球史上最佳戰績:戴資穎直落二奪金、周天成也破紀錄拿銀
自從1962年亞運增設羽球項目以來,中華羽球隊最佳成績只有銅牌,戴資穎和周天成在2018亞運獲得一金一銀,已是目前台灣羽球在亞運的最佳紀錄。
2018/08/27 | 李慧明
【雅加達巨港亞運】口罩難題
N95口罩有個挺嚴重的問題,就是一沾水整個口罩就要作廢,那水上戶外活動的項目的運動員和職員可以怎辦?
2018/08/27 | Abby Huang
亞運第十金入袋!中華射箭隊「複合弓」混雙, 一分之差氣走韓國
中華射箭隊今日在三場比賽中,繼上午的反曲弓男子團體奪下金牌,下午的複合弓混雙再贏韓國,目前在射箭項目拿下兩金一銀。
2018/08/26 | 李修慧
亞運再添振奮消息:睽違12年,台灣棒球擊敗韓國
25日到26日這個週末,台灣隊在亞運斬獲不少,除了拿下兩金四銀五銅之外,就在週日晚間的棒球賽,上演被稱為是「小蝦米對大鯨魚」的台韓之戰,台灣隊拿下勝績。
2018/08/24 | 李修慧
【影音】翻滾吧台灣好手唐嘉鴻曾4度動刀,昨天拿銀牌、今日單槓再搶金
唐嘉鴻長年練體操,身上大小傷勢不斷,手肘開過三次刀、手腕也開過一次刀,被問起是憑著怎麼樣的信念一路走到現在,他沒有任何猶豫地說「我愛體操」。
78歲印尼首富黃惠祥,代表印尼參加亞運「橋藝」項目
黃惠祥對橋藝的愛好源自幼年時期。他說:「日本佔領的1944或1945年,我放學後都看叔叔打牌。有一天叔叔的朋友沒來,由我頂替,就這樣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