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3/01/15 | 精選書摘

《譯者即叛徒?》:熱區、舒適圈、佛系⋯⋯說穿了全是譯者偷懶直譯釀成的疫情

少了這些外語直譯詞,中文難保不會被港台語和中國更巨大地影響我們。我倒寧可捨「論理」(logic)而屈就「邏輯」。語言又不是一潭死水。拉丁文作古兩千年了,朽木都能吐新芽,新拉丁文(Neo-Latin)裡的電腦、手機、網際網路樣樣不缺,誰又壓得住活跳跳的中文?

2021/04/26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專訪】《停下來的書店》夏琳:熱愛小說世界的江湖情義,兒時在家擺香案差點嚇瘋媽媽

1960年代至1980年代,夏琳的家族曾在高雄五福四路上同時有三間書店經營,從小在書店長大的她,親眼體驗了鹽埕埔的繁華與沒落,新作《停下來的書店》即是關於曾經人文薈萃、經濟發達的鹽埕歲月,她所經歷過的在場證據。

2019/06/08 | 精選書摘

《譯難忘》:接受委託的郁達夫,到底有沒有翻譯林語堂《京華煙雲》?

雖然郁達夫是林語堂指定的譯者,但郁飛的譯本卻有很嚴重的翻譯腔。其他三個譯本都是先說地點「北京東城馬大人胡同西口」,再談物事,正規中文寫法;只有郁飛的「一批騾車來到北京東城馬大人胡同西口」以騾車為主語,顯然受到英文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