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1/10 | 謝子涵

【台日進鄉遊學團】島根縣:留在地方的老師越來越少,那就把整個島嶼都視為學校吧

海士町除了少子化問題外,就連高中老師的人數都不足,高中入學學生也在減少,未來學生可能必須離開隱岐島到日本本土去唸書,造成離島效應,為解決這個問題,便開始推動高中魅力化計畫,希望學生在學校學習的東西,未來都可以運用在島嶼上。換言之,計畫將整個島嶼都視為是「老師」

2021/12/27 | 讀者投書

別再糾結於人口了,「自由意志的勞動」才是推動地方創生的根本

鄉村地方快速的人口下降,是危機也是轉機,我們如果不著重鄉村勞動的本質,也讓鄉村引入消費、引入複雜的投資關係,將可能重現這些過去抹平地方的經濟掏洗,但反過來看,鄉村與都市的勞動對照,也有機會因為生活的彈性與自由度,扮演發展好不同的社會角色。

2021/05/07 | 謝子涵

如何說服都市民眾移居地方?日本「移居交流促進中心」的角色與服務

從日本的移居政策沿革與案例,我們能看到中央部會因應社會經濟環境,協調訂定了移居政策的大方向與跨部會共識,接著由地方政府、相關執行單位與在地組織,進行後續的移居組織分工,台灣可以從中學習到什麼呢?

2020/11/30 | 方格子vocus

新莊、三重、蘆洲、五股這些「繁華」的衛星城市,為何也需要地方創生?

一個地方需要活化的不僅於「人口流失」,「人心流失」也是,如果衛星城市的人們只把這裡當作棲身之所,縱然每天在此吃飯睡覺上班通勤,也宛如身處一座放大版的宿舍或餐廳,時間過得再久,也不易產生歸屬感。

2015/03/28 | TNL 節目組

【影片】你絕對沒去過的日本鄉間-稻草人比活人多的名頃村

日本南部的小村莊名頃村,有150個稻草人,卻只有35名村民。製作這些稻草人的是村裡最年輕的人——65歲的綾野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