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2 | 區家麟
「電光火石」之間,人格的分野
示威者中槍後,另一個示威者因關心其傷勢而被警員撲倒,他只是一直希望警察及記者關注傷者,但警察卻只顧制服他。
2019/07/23 | 精選書摘
胡適:抬出孔聖人,有如戲劇情節不通後搬出觀音菩薩解圍
革命的一點進步不是孔夫子之賜,是大家努力革命的結果,是大家接受了一個新世界的新文明的結果。
2019/07/22 | 精選書摘
胡適〈寫在孔子誕辰紀念之後〉:抬出孔聖人,培養「國民精神上之人格、民族的自信」?
可憐的沒有信心的老革命黨呵!你們要革命,現在革命做到了這二十年的空前大進步,你們反不認得它了。這二十年的一點進步不是孔夫子之賜,是大家努力革命的結果,是大家接受了一個新世界的新文明的結果。
2019/01/29 | 精選書摘
《品味這件事》:為什麼市面上沒有更多高雅品味取向的脫口秀?
要怎麼找出是哪些元素使我們的屁股律動起來?對劍橋大學心理學研究員大衛.格林堡而言,這是一道專業難題。他的研究主題就是音樂偏好與人格或思考特質之間的關係。為了研究,他和同事首先必須知道大家喜歡怎樣的音樂,然後再想辦法問出他們之所以喜歡的真正原因。
2018/07/31 | 麥志綱
地域心理學:我住的地方,跟我的個性有什麼關係嗎?
你所住的地方確實會影響著你的個性,用一種你不知道的方式影響著,畢竟你所住的地方扣除工作場域你有至少50%的時間在那裡流動,人是吸收刺激的容器,而這些空間中變動的物件,也持續刺激著你,形塑著你。
2018/07/31 | 麥志綱
地域心理學:我住的地方,跟我的個性有什麼關係嗎?
你所住的地方確實會影響著你的個性,用一種你不知道的方式影響著,畢竟你所住的地方扣除工作場域你有至少50%的時間在那裡流動,人是吸收刺激的容器,而這些空間中變動的物件,也持續刺激著你,形塑著你。
2018/06/18 | 羊正鈺
哈佛招生為平權歧視亞裔:因為「人格」較差
哈佛大學校長法絲特(Drew Faust)12日發信給全校師生,她說,哈佛試圖創建一個多元化的學生群體,招生中考慮多種因素,聲稱「哈佛的做法既合法又公平」。
2018/06/17 | 羊正鈺
哈佛招生為了「平權」卻歧視亞裔:因為「人格」較差
哈佛大學校長法絲特(Drew Faust)12日發信給全校師生,她說,哈佛試圖創建一個多元化的學生群體,招生中考慮多種因素,聲稱「哈佛的做法既合法又公平」。
2018/03/11 | 精選書摘
海苔熊導讀《情緒陰影》:我是誰?一場穿越陰影的冒險之旅
「與其當個完美的人,我更想當個完整的人。」榮格曾說。問題是,到底怎麼樣才算完整?許皓宜的這本《情緒陰影》,用四大類、共五十六個原型,帶我們一步一步來回答「完整」這個問題。
2017/05/05 | 精選書摘
惡人?善人?只要不趕時間就能當個「好撒馬利亞人」
「情境論」的假設質疑個性對行為預測的影響力,而且這個假設沒有被駁倒。它不否認某些典型的行為特徵會表現出程度很高的普遍性。它只是認為這些特徵不能準確預測或解釋行為。
2017/05/05 | 精選書摘
惡人?善人?只要不趕時間就能當個「好心的撒馬利亞人」
「情境論」的假設質疑個性對行為預測的影響力,而且這個假設沒有被駁倒。它不否認某些典型的行為特徵會表現出程度很高的普遍性。它只是認為這些特徵不能準確預測或解釋行為。
2016/11/22 | 精選書摘
如果黑武士斬斷的不是路克的手而是大腦,路克還是路克嗎?
因為(正如我們現在知道的)大腦是肉體當中的人格殿堂——所謂的人格,即是你的信念、渴望,以及記憶、恐懼、志向、目標。這一切都貯存在大腦當中。所以,大腦的那個部位就是個人同一性當中的關鍵肉體部位。
2016/11/22 | 精選書摘
如果黑武士斬斷的不是路克的手而是大腦,路克還是路克嗎?
因為(正如我們現在知道的)大腦是肉體當中的人格殿堂——所謂的人格,即是你的信念、渴望,以及記憶、恐懼、志向、目標。這一切都貯存在大腦當中。所以,大腦的那個部位就是個人同一性當中的關鍵肉體部位。
2016/08/26 | 精選書摘
是什麼讓他們殺人?一個「幸運的心理變態」腦科學家的自白
我們可以透過行為因素、基因因素、後天因素、精神病學因素和社會因素去清理社區,再給予那些容易受到影響的孩子多一點愛。這並不是說,孩子們可以變得完美,但至少不會使他們向著更壞的方向發展。
2016/08/26 | 精選書摘
是什麼讓他們殺人?一個「幸運的心理變態」腦科學家的自白
我們可以透過行為因素、基因因素、後天因素、精神病學因素和社會因素去清理社區,再給予那些容易受到影響的孩子多一點愛。這並不是說,孩子們可以變得完美,但至少不會使他們向著更壞的方向發展。
穿西裝的蛇(a snake in a suit):談人見人愛的「心理病態」
他們把「人」當作單純的物品,興致一來就隨意玩弄,冷酷掠奪與操控的本性,卻可以藏在具有表面魅力的面具之下。他們靠的不是情緒感受,而是透過觀察與模仿,他們可以注意到說什麼話?或做什麼行為?別人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而透過這些方式,他們可以「模仿」正常應有的情緒,但這樣的情緒就好像是「鱷魚的眼淚」,只是一種手段。
2016/08/05 | 精選轉載
穿西裝的蛇(a snake in a suit):談人見人愛的「心理病態」
他們把「人」當作單純的物品,興致一來就隨意玩弄,冷酷掠奪與操控的本性,卻可以藏在具有表面魅力的面具之下。他們靠的不是情緒感受,而是透過觀察與模仿,他們可以注意到說什麼話?或做什麼行為?別人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而透過這些方式,他們可以「模仿」正常應有的情緒,但這樣的情緒就好像是「鱷魚的眼淚」,只是一種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