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朱家安:身為胚胎,我寧願出生在一個能自由墮胎的社會
反對墮胎的人,主張每個生命都值得活,但你們有真的準備好一個社會,讓每個生命都覺得自己值得活,覺得自己「有被生下來真不錯」嗎?
居加拿大的港人,莫踐踏「香港人」這三個字
請不要心存僥倖,以為加拿大是亂世中的樂土,事不關己。從六月起,香港人,三個字在別國眼中,不論任何訴求也是原罪。
2019/09/30 | 譚蕙芸
929金鐘道上,中學生被制服後仍被警員揮棍打腳
9月29日下午在金鐘道,警察持續用盾牌、警棍推記者,我一度跌低,再爬起身繼續拍攝,片段可以清晰看到,一名示威者頭部受傷,血液持續從頭頂流出到地上。我幾次向警察指出,該傷者頭部流血,不獲理會。
2019/09/27 | Kayue
曾入新屋嶺被捕者集會上發言︰葵涌警署被非禮、保釋後每晚發噩夢
有曾經進入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在集會上講述經歷,亦提到曾於葵涌警署被男警非禮,呼籲市民繼續站出來抗爭,參與罷工、罷課、罷市。
2019/09/19 | 羊正鈺
2位維族大學校長傳出面臨中國處決,美參議院通過「維吾爾人權法案」
美國參議院11日通過了《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要求當局加強關注新疆人權被侵害的狀況,以及製裁侵權的中國官員。眾議院正排期審議,如果通過,經總統川普簽署後將正式成為法律。
2019/09/17 | 李秉芳
德國人向國會請願「與民主的台灣建交」聯署已破8000人
聯署人數達到5萬人後,德國政府必須舉行公聽會,讓發起人去陳述意見。相關部會如德國外交部必須出席備詢。也就是德國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將會在德國國會中被討論。
2019/09/17 | 李秉芳
德國人發起「與民主的台灣建交」請願,連署破5萬門檻將進入國會討論
等到連署人數達到5萬人後,德國政府必須舉行公聽會,讓發起人去陳述意見。相關部會如德國外交部必須出席備詢。也就是德國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將會在德國國會中被討論。
2019/09/15 | 法夢
問被捕者資料助尋法律支援,不算「阻差辦公」或「妨礙司法公正」
近日每當有熱心市民或社工問被捕人姓名和其他個人資料,或提醒他們記得「我無嘢講」時,有警員為了阻止被捕人尋求法律支援,繼而指控市民或社工妨礙司法公正。
2019/09/13 | Abby Huang
為何撤回修例還不夠?何韻詩登人權論壇,警告香港正面臨「二次報復」
何韻詩表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抗爭近3個月後才說撤回修例,時間剛好接近美國國會要推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時間點相當可疑。
我們與監控的距離:從香港、新疆、非洲看中國的「數位威權輸出」
澳洲研究團隊追蹤了包括阿里巴巴、騰訊、華為與海康威視等12間中國主要的科技公司在全球的業務與投資,發現這些公司不但參與中國政府在新疆維吾爾族地區的人權侵犯行為,也在世界各國與當地的專制政權進行合作,利用由中國所提供的科技與網路技術來強化社會控制。
2019/09/07 | 李秉芳
人權要談、生意照做:梅克爾「訪中」除了當面提香港,還談了什麼?
帶著高層企業代表團訪中的梅克爾這回處理政治事務將得特別細膩:要在人權上對北京堅守底線、敦促讓貿易戰落幕,還要持續施壓以便德國企業能互惠地進入中國市場。
2019/09/04 | Kayue
示威者沒有喬裝市民,但香港警察在「喬裝」警察
8月31日晚,警察闖進太子港鐵站及車廂內用警棍打乘客,事後警方回應指有示威者喬裝市民,更否認有打人。這種「喬裝論」否定示威者是市民,令前線警員放心使用暴力,非常危險。
2019/09/04 | 林彥邦
那輛42C上的人,與自由只有一窗之隔
週末時警方說,被捕人數是1117人,過了這兩天,或許已經超過1200,像是一堆數字,但其實也是有血肉的人,會哭、會笑,就像這一夜那輛42C上的人,他們和自由之間,只是隔著一面窗。
2019/09/03 | TIME
無懼警察暴行,津巴布韋人民相信總有一天將獲自由
承受多年政治與經濟苦難的津巴布韋民眾試著發起抗議,結果引發另一輪的警察暴行。遭毆打的平民難以計數,任意拘留和違反人權更是家常便飯,但人民沒有退縮。
黃致豪 X 林立青:當我們討論死刑時,我們討論的並不是「死」,而是「人」
「死刑議題是所有社會議題到最後的簡化版。它涉及了階級、教育、經濟、精神障礙、所謂的公平正義、司法正當程序、所謂法官養成和刻板印象;它涉及了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經濟學,各種你想得到的議題,都在死刑裡面。」
2019/08/30 | Lo's Psychology
言論自由?不了——談寒蟬效應
「寒蟬效應」過度限制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產生的不良後果將導致公民對社會公共事務缺乏關心,甚至對國家政權的腐敗不敢出聲。
2019/08/30 | 余杰
「千古罪人」與中國之恩怨情仇:彭定康眼中的香港災難
在彭定康心目中,香港「是一個華人社會,一個典型的華人社會,而又帶有英國特色。」他在感人至深的告別演講中宣稱:「從來沒有一個屬地,在脫離殖民管治時,能夠像香港這般繁榮昌盛。」香港的首要特徵,並不是作為人種意義上的「華人社會」,而是作為制度意義上的「英國制度」。
2019/08/30 | 余杰
「千古罪人」與中國的恩怨情仇:末代港督彭定康眼中的香港災難
在彭定康心目中,香港「是一個華人社會,一個典型的華人社會,而又帶有英國特色。」他在感人至深的告別演講中宣稱:「從來沒有一個屬地,在脫離殖民管治時,能夠像香港這般繁榮昌盛。」香港的首要特徵,並不是作為人種意義上的「華人社會」,而是作為制度意義上的「英國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