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觀摩門診醫師:我在監所駐診的經驗
也許一般人認為受刑人不值得過太好,他們不應該享有人權,有得吃有得睡就已經很好,但在「重回監獄」人數比例越來越高的當下,監獄是否有盡到「教化」或「矯正」的功能呢?
2018/07/30 | 人權觀察
喀麥隆內戰雙方的暴行:只找到母親的頭顱和內臟,剩下的都被燒光了
喀麥隆政府軍和分離主義武裝團體雙方均在該國西部省分對平民施暴,自2017年12月迄今已導致逾18萬人流離失所。
2018/07/21 | TIME
沙烏地女性終於能開車上路,但女權運動者依然待在牢裡
沙烏地阿拉伯在5月發動大規模強制取締,至少拘留了11位女權運動份子,並把這些女性標記在一項「汙名化活動」中,指控她們是叛國賊且與「外國人」勾結。
2018/07/20 | 人權觀察
川普頂多罵媒體是公敵,但普亭能逼反對者承認自己是叛徒
在俄國民眾心目中,「外國代理人」等同於「敵人」或「叛徒」,令他們回想起蘇聯時代對外國特務和破壞份子的恐懼。即使相關組織不願主動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有關當局也可以強制代為登記。
2018/07/20 | TIME
世界關注北韓人權,卻忽略了韓國的陰暗面
韓國是全世界網路最發達的國家之一,網路普及率約90%,儘管如此—又或正因如此—網路隱私近年來儼然成為人權自由的一大挑戰。
2018/07/11 | Abby Huang
沒有科學證據、遭到刑求的自白能判死嗎?監委為死囚謝志宏提「非常上訴」
王美玉認為,國家機構「剝奪一個人生命時候,可以證據不齊全、不正當、有瑕疵嗎?」如果這樣還可以論處死刑,令人遺憾,完全違背人權,她並且指出,「我相信他(謝志宏)是冤獄」。
2018/07/11 | Abby Huang
中國為何用「人權」賣世界一個「人情」?被軟禁近8年的劉霞安抵柏林
劉霞獲准出國的時機,正逢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拜訪德國,「李克強彷彿把劉霞作為一件『禮物』送給德國」,「劉霞就是中國政府手中的一枚棋子,這時候把她拋出來,就是向德國、歐洲示好,希望能聯手對抗川普」。
2018/07/09 | 精選轉載
公民運動領袖不對中國問題表態,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中國對台灣的統戰,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和力量,身為一個住在台灣沒有第二本護照的人,卑微的請求這些所謂的大人物,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
2018/07/08 | 人權觀察
世界盃比賽結束哨音響起前,俄國異議人士能被釋放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距世足賽落幕僅剩不到十天。FIFA日前宣佈關注人權護衛者,以及要求俄羅斯官員釋放人權工作者,可望樹立體育團體運用本身影響力為善的重大先例。
2018/07/06 | 法操FOLLAW
如果殺人犯罪證確鑿,為什麼還需要律師辯護?
有民眾會疑惑:為什麼我們認為的「殺人魔」,也適用「強制辯護」呢?許多犯下重罪的現行犯,都是罪證確鑿,到底還需要律師辯什麼呢?其實這問題的背後,隱含著一個更根本的問題⋯⋯
孟加拉總理緝毒是「杜特蒂2.0」?一場國家支持的恐怖行動
根據孟加拉人權組織(Odhikar)發布的資料,近十幾年來,共有1,758人在法外處決中死亡,但是警方對於蓄意殺人的行為矢口否認。
2018/07/01 | 李秉芳
從鄭捷、小燈泡到華山分屍案的律師都是他!為什麼黃致豪要幫「壞人」辯護?
黃致豪是國內極少見擁有心理學博士學位的律師,他因多次為社會矚目殺人犯辯護,聲請為被告重做精神鑑定或心理衡鑑,尋求對被告有利人格成因求免死。
在斯里蘭卡,人權捍衛者為何成為國家安定的代罪羔羊?
斯里蘭卡以反恐名義打擊國人的言論自由,壓制甚至消滅任何異議。根據國際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2017至2018年的報告,斯里蘭卡境內的人權狀況在內戰結束後可說是幾乎沒有起色,大量被拘留與囚禁者遭受身體虐待及酷刑。
2018/06/24 | Abby Huang
就是不讓難民踏上國土:澳洲政府與台簽署秘密協議,全額支付難民來台就醫
澳洲維權律師指出,澳洲政府與台灣達成的醫療轉移協議,旨在規避好好照顧前往澳洲尋求庇護的難民。
2018/06/16 | David Green
把過去給中共的發展藍圖提供給金正恩,是一場難堪挫敗後的悲哀
川普和他的團隊聲明準備開放美國企業到北韓投資作為去核化的回報,不但為北韓經濟打開一扇可能成為「中國模式」的自由化的窗,還能使他們的裙帶企業得利,但這絕對不是一場成功的談判。
2018/06/15 | 人權觀察
川金會的最大輸家:仍在勞改營中的北韓人民
事實上,北韓人民看來更像是這場會談的大輸家:川普政府把人權遺忘在會議聲明之外,無異昭告北韓,人權不是美國優先急務。
朱家安:三個反對網路實名制的理由
匿名與否不只影響人是否敢說話,也影響你說的話被別人如何看待。有些話,就算你在身份暴露時依然敢說,別人也有可能恰恰因為你的身份,而低估那些話的可信度,或者認為不需要認真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