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21 | 李秉芳
美2017人權報告:中俄敘緬等8國情況嚴重、3國有亮點、台灣剝削移工
美國國務院公佈2017年的人權報告,中國、伊朗、緬甸、北韓、俄羅斯等被點名嚴重侵害人權,台灣被特別關注的則是勞工權利。
2018/04/20 | 精選轉載
針對反同公投三案,挺同派應該發起的是「立刻適用民法」公投
這次的三個反同公投案,只有一個是真正重要而關鍵的,反同派即使輸了其他兩個法案,只要第一案通過,都是在大法官解釋的合乎憲法的基礎下的一大勝利。只要這一案通過,立法院必須也必然通過「同性婚姻專法」,沒有釋憲的餘地,也完全符合先前立法院國民兩黨立院黨團的真正態度。
2018/04/18 | 讀者投書
中國威脅「抽資」阻撓敘利亞人權簡報,象牙海岸後悔
象牙海岸起初承諾支援聽證。但據數名知情外交人員指出,中國的高規格強勢介入,終使象牙海岸改變心意。中國在象牙海岸基礎建設專案有大量投資。
2018/04/02 | 李修慧
拉瓦克部落寧可面對怪手「強拆」,也不要一家人安置後被「拆散」
今日遭拆除的住戶,都曾在填寫「安置意向調查」時,被半哄半騙下簽署了一份「安置切結書」,當時高雄市政府人員告知住戶,「先簽切結書,反正簽了可以取消」,但後來高雄市政府就以切結書,要求住戶接受安置。
習近平稱帝?中共政治「制度化」的背景脈絡和其影響分析
習近平修憲去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相關討論熱烈,卻少有人真正了解中共的權力體制中「實權」和「轉移」的問題、西方國家對中國人權的態度、台灣的反思,以及在這樣的集權形態下,中國究竟是變得更強,抑或是更弱?
2018/03/10 | 李修慧
西藏抗暴紀念日:不只為了西藏,也為李明哲、二二八受難者等人權鬥士
「為西藏而騎」活動不只為了西藏,也為所有遭受人權迫害的人,包括遭到中共判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台灣人李明哲和過去白色恐怖、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
2018/03/09 | TIME
黑人社運者:吃著早午餐的洛杉磯白人,看我們被警察包圍的日常
一部分黑人女性也趁機以機會主義論點反擊白人女性:「如果你們真的想感謝我們,何不改變法律讓我們能更輕鬆地參與投票,或是透過加薪表揚我們?」
美國槍管爭議︰立憲原意容許人人攜槍?
美國訂立憲法時,真的肯定了人民有權在家中管有武器、繼而隨身攜帶嗎?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為準,最高法院裁定美國人享有「個人擁槍權」,其實不過是最近十年的事。
2018/02/12 | 李修慧
法務部長:廢死是台灣目標,「看狀況」決定要不要執行死刑
目前全國監所超收約5,000至6,000人,受刑人中也有4萬人睡地板,要達成一人一床目標,首先要緩解超收問題,但要蓋新監獄,但每個地區的居民都反對。
2018/02/08 | 觀念座標
不提香港只講貿易,梅伊展現西方對中國「未知」的通病
英國首相梅伊訪中的問題——也是其他西方國家訪中的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中國正在變成什麼樣的國家。
2018/02/06 | 林艾德
宥勝生病了,他的心需要治療,而他的腦需要知識
人性不是一成不變的,宥勝認為的人性,不是現代人的人性,而是我們還是原始人時的人性;所以他認定的教育,也是原始人的教育,是用力量、用威權的教育,但人類從來不是靠強壯生存,我們是靠彼此尊重跟團結才走到今天。
中國「紅黃藍幼兒園」虐童案:警方稱沒證據,因為監視器「沒有畫面」
中國許多類似案件中,警方的調查報告都說在犯罪現場的監視器,或者連接的硬碟無法使用。可想而知,多數的案件都以相同的結論結案:沒有證據證實那些指控。
2018/01/31 | TIME
為什麼我們應該多討論宗教與政治,而非避之唯恐不及?
政教分離並不會停止我們在廣場上對宗教進行辯論;它正是確保了我們有自由能夠有這些辯論。宗教值得在美國文化的任何一處被提及,甚至是在餐桌上。
2018/01/16 | Abby Huang
2018自由之家報告:擴大禁制區的台灣仍「最自由」、美國民主卻「標準惡化」
台灣被美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列為最自由國家,但鄰近的香港,卻因為中國對香港的影響力日益擴大,自由度評分再下跌。
2018/01/15 | 觀念座標
當西方都在譴責翁山蘇姬,等於是放過殺害羅興亞人的真兇
西方怪罪早就放棄道德權威的翁山蘇姬,雖然沒錯,但也太過容易了。她顯然是一位毫無影響力的人物,歸咎於她,轉移了焦點,使得真正的壞人得以逃過譴責。
2018/01/05 | Abby Huang
超過半數營養不良、外力致死,龍發堂8年來近百人死亡將被調查
高雄衛生局昨(4)晚發表聲明,指出龍發堂近8年來有97人堂眾死亡,平均每年死亡12人,而部分死因與病歷也出現落差,高雄地檢署已指示衛生局展開調查。
2018/01/03 | 法夢
反思精神病病人的自主權及醫療權
支援模式於是致力處理障礙及環境調整,而非只是治癒病患;它亦相信我們是給予精神障礙者支援,讓他與其他人平等,以及給予他們肯定及去除歧視,而非要奪去其法律上決定的能力。